文章 RSS
评论 RSS

受伤的女人(三)北京姐们

字体 -

有人说,移民就是换一种活法。生活环境可以换,但是要改变人天性里的某些东西就不大容易了。

 

温哥华的冬天时常下雨,又湿又冷,和北京冬天的干冷大不相同。

 

办公室楼下临街有一间快餐店,供应早午餐,附近的上班族是店里的主要客源,我们这些OFFICE男女可以说是店家的现金牛。店老板是一对欧洲来的移民老夫妻,男店主头发斑白,穿一身工作服,总在操作间里忙碌不停,很少见到他有空闲的时候。女店主站前台收银,招呼客人,她讲话有很重的口音,习惯性地打嘟噜,对每一个进店里来的人都送上个灿烂的笑容。

 

店里的食物不大合我的口味,所以偶尔才会进店里买点吃的应一下急,尤其是天气不佳,下大雨的日子,我算不上是店里的常客,和店主夫妻的接触不多。

 

过去我喜欢喝港式奶茶,直到有一次看到一篇文章说很多港式丝袜奶茶都是用奶精勾兑出来的,打那儿以后,奶茶就从我的菜单中划去了,取而代之以咖啡。同事推荐说楼下店里的咖啡很不错,去试了一次,确实好味道。

 

有天出去办事回来,停车场里都趴满了,转了一圈儿也没找到车位,只有快餐店门前还有空,也没多想就直接把车停在那里。还没下车,就见店门一开,女店主冲出来,向我使劲地挥手,嘴里还在高声喊叫。

 

没听懂她喊什么,一时愣在那里。这时从她身后店里又出来一个身上系着围裙,面孔像是华人的waitress,大概是看出来我和女店主的沟通不畅,走到我车窗边上,一口京味普通话:“她让你别把车停在这里,怕耽误她店里的生意。”

 

这事过去了大约有一个多礼拜,那天一早起就是个大阴天,从中午开始下雨,雨势越下越大。整天都很清闲,坐在办公室里没事做就开始犯困,索性下楼喝杯咖啡提提神儿。

 

店里空荡荡的不见一个客人,见我进来,女店主立马送上一个免费的笑脸。我在靠窗的位置坐下,上次见过的那个说京味普通话的waitress走过来。我要了杯咖啡,望着窗外的落雨出神。

 

不一会儿,她端来只托盘,把盛咖啡杯的小盘,一小杯牛奶,袋糖和小勺一件一件摆在桌上,然后笑盈盈地问:“今天你不忙吧?这么闲在,平时很少见你进来。”

 

“是啊,下这么大雨,也没什么事可做。”在她摆放咖啡的时候,我注意到她手腕上戴着块瑞士名表。

 

Nice car。”她手按在桌边,并不急于离开。显然这会儿店里也没什么事情做,女店主不介意她和我闲聊几句。

 

“我原来也有一辆,跟你的一模一样,”她脸上的神情平和,语气轻松。

 

这倒是一点也不意外,以我的经验,开着十几万的名车,挣七八块一小时的最低工资,在这里并不是件稀罕的事。

 

“开了一年的新车,六万就卖了,赔了一半儿。”脸上虽仍带着笑,眼角却闪过一点泪光。

 

我预感到她身上一定有个不一般的故事,有点好奇,便问:“那你怎么跑这儿打工来了呢?”

 

说着,我向柜台收银处的女店主扫了一眼,还好,女店主戴着老花镜,低着头,象是正在算账。店里除了我也没别的客人。

 

“附近几栋写字楼里的老中越来越多,店主想招一个华人做waitress,我当时正在做保姆,顾不了家,也想换个工作。这里收工早,五点就下班,我还有时间回家给儿子做饭,挺合适。”

 

她调整一下站姿,把支撑重心换到另一只脚上,“搁在三年前,打死我也想不到我会给人家做保姆,在餐馆里打工,真像做梦一样。不光是我想不到,我们家里也没人相信我在这儿端盘子,我现在整个变了一个人。”

 

一阵沉闷的雷声滚过,暴雨来得更加猛烈,天都黑下来,窗外停车场里的情形已完全看不到。下这么大雨估计这会儿不会有人愿意开车上路,正好,听她讲故事。

 

移民以前我们家住在北京东三环边上,家里有几处房产和商业铺面,根本就用不着上班,光吃房租就够了。我老公有他自己的生意,做进出口贸易,也不少挣钱。要是留在北京,吃喝不愁。

 

为什么要移民呢?还是因为我老公,那会儿我们俩的婚姻已经出了问题,我知道要是不办移民我们俩就得玩儿完,他肯定会被那个小三勾走。正赶上他的生意开始走下坡路,利润越来越薄,也想换个环境,弄本外国护照,你也知道,在中国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政策说变就变。赚钱要靠关系和机会,好多事不能摆在台面上。我老公做生意时间长了,和很多政府部门打交道,关系众多,有不少说不清道不明的事,万一哪天有哪个官员犯事了,上面追查起来,一揪一大串儿,谁都跑不了。所以我一提出移民,我老公就同意,他也想给自己留条后路。

 

刚移民出来的头半年是我最开心的一段日子,我们一来就在北面的好区买了一栋二层独立房,面积有三千六百多呎,离社区公园不远,买了辆车,还请了一个住家保姆,收拾家务,洗衣做饭。儿子上私立学校,我们俩不上班,天天都放假,就等着儿子不用上学的时候,全家出去旅游,南美,欧洲都去过了,游轮也坐了,美国就更不用说了,刚出国,看什么东西都比国内便宜,花钱也大手,一克拉的钻戒,两万多欧元的手表,眼都不眨地就刷卡。

 

平时我上LINC班学英文,周末去教堂参加聚会,纯粹是为了多认识人。我老公比我大十来岁,对学英语兴趣不大,他又不爱钓鱼,滑雪这类的体育活动,呆在家里闷的慌,就想在这儿接着做生意,可是这里的环境跟国内完全不一样,投资了几个生意机会都没成功,赔了不少钱进去,其实也是被人骗了。后来他死心了,整天在网上炒股,他在国内的时候炒股赚过钱,以为在这里炒股也没什么难的。

 

一直有理财顾问打电话追着要帮他投资,还有经纪拉他炒外汇,炒房。

 

“这几年房价一直在涨,炒房也能赚到钱啊。”我插了一句。

 

“谁说不是呢,”她把手里的托盘放在桌上,“当初他要是肯听我的,把自家的房贷先Pay off,再买俩Condon收租,我也不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唉,他就是在国内赚钱太容易了,老嫌这里房价涨的太慢,收点房租还要缴税,总想着挣快钱。”

 

“炒股票炒外汇,赔赚都有可能,关键是要控制风险。”我顺口说了一句毫无新意的套话。

 

“道理都明白,等一入市就不是他了,什么都忘了。”她的嗓音拔高了几度(我对音乐是外行,分辨不出她升高了多少度),听得出她心里仍然愤恨不平。

 

女店主抬起头,向这边望了一眼,估计被她的高嗓音干扰了对账。

 

我示意她坐下,“要不要喝点什么?”

 

她回头看一眼女店主,“算啦,我还是站着吧,要不然老板娘该说话了。我听你说话也是北京人,就想跟你聊聊天,平时客人多的时候,也没工夫闲聊。”

 

接着说,在金融危机前我老公就已买了不少股票,大概有二十几种吧,书房里摆了六个显示屏看股票,白天炒美国和加拿大的,夜里炒中国股票,我看他最后人都神经了。危机一来,股票大跌,他整天躲在书房里,除了吃饭和上厕所就是看股票。还动不动就发脾气,连儿子都怕见他。当时我真想把他的电脑砸了。

 

我也劝过他,赔点就算啦,少赔当做赢,犯不上和市场较劲儿。可他不听啊,非要跟市场玩儿命,结果越陷越深,手里的钱都进去了还不够,把Margin也用到尽,后面Margin call来了,这下子彻底傻眼,再从国内拿钱过来?谁知道他这无底洞有多深啊。再说,国内的生意也需要资金,他把那边的生意都交给那个小三,钱根本调不过来。

 

没辙儿,开始欠账,保姆辞了,每个月的Mortgage供款也停了,先得顾着吃饭,其它的都不管了,过一天算一天。我们俩的矛盾也越来越激化,天天吵架。唉,想起来那会儿我们俩都不正常,简直不是人过的日子,我当时连死的心都有了,要知道会闹成这样还不如留在北京不出来呢。

 

她用手背擦了一下眼角,长吐一口气,笑了笑,“跟你讲这些,你是不是也觉得我挺傻,像个傻大姐似的,北京女孩不应该像我这样缺心眼儿吧?”

 

“傻不傻,其实也没有个绝对标准,就看你怎么想了,我并不认为你傻。”在我看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行为方式和世界观。机关算尽,凡事都不吃亏的人都总觉得自己聪明,周围吃过亏的人谁还愿意跟他来往呢?倒是那些心胸宽阔,能容人,肯吃亏的人更能赢得别人的好感和亲近。

 

“我们家里人都说我傻,对那小三太客气了。”她吸了下鼻子,摇摇头,接着讲述后续发展。

 

银行的催款单,房贷,信用卡,水电费,一大堆账单,全都拖着,实在拖不过去了就开始变卖东西,值钱的卖得差不多了,就剩下辆车,我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找到的买家,一年前花十三万买的新车,他六万就卖了,一分钱都没留给我,上午刚卖完车,下午他就回国了,他什么时候买的机票,哪一个航班都没告诉我,把我和儿子扔下就走了。

 

他这个人心真狠哪!丢下一个烂摊子给我。

 

没办法,我只好找经纪帮我卖房,收回来的钱还了银行贷款,付清账单,还剩下几万,我带着儿子租了个一居室的Condo,然后我开始找工作,打工挣钱养活我和儿子。私校读不起了,改上公校,花两千五买了辆旧车,打工没车不行啊。我一没技术二没经验,只好去应征保姆,以前我们家花钱请保姆,现在我给人家做保姆,整好掉了个个。

 

你能想象得到吗?换个人非得精神分裂不可。我儿子才七岁,不能扔下他不管哪。我打两份工,长这么大,我还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多苦呢。不想吃苦,回北京也行,可是我不甘心,我非要证明给家里人和我老公看,不靠他们我也能活下去,还能养活儿子。做了半年多的保姆,我的手都变粗了,儿子也夸我手有劲儿。

 

听着她讲述的经历,我沉默了,一时想不出说什么好。她是个意志坚强的女性,有超常的心理承受力。我不知道要是这事换了我,处在她那种情形下我会怎样,能不能做到如她一般的顽强,坦然面对这样巨大的落差,这还真说不好。

 

“那你不想回北京吗?”我冒出一句连自己都觉得无趣的问话。

 

“我还在等,等我和儿子够入籍条件了,拿了护照就回北京。”她脸上泛出神采,“也算完成一项任务,回去有个交待。”

 

“你觉得为个身份,值吗?”

 

“嗨,自己觉得值就值!”

 

我忽然觉得不必再为她担忧,人这一辈子到底有多少值得坚持不懈的事呢?什么是值与不值,只要自己认定了,终生不悔,就是值了。没必要管别人怎么看怎么想。这位北京姐们的执着让人不得不佩服。

 

 

 

 

分享博文至:
归类于: 文艺 (全局), 文艺 | RSS 2.0 | Trackback |

16 条评论

  1. 2012年6月9日 15:27午夜茶-茶水博士

    是个拿得起放的下的妈妈!

    ——的确是个心理很坚强的人,令人敬佩!

  2. 2012年6月9日 15:35加国无为

    这个姐姐伤的很无辜啊!

    很喜欢这样一小段一小段的写作方式,正好边看边吃土豆片,看一段吃一片,看完了,土豆片也吃完了,还言犹未尽呢!

    ——多谢无为!受你的启发,以后把这种写作方式就定名为“土豆片体”,呵呵~~~

  3. 2012年6月9日 15:58jane12345jane

    好嘛,打一枪换一炮,吊足胃口啊

    ——绕着圈儿跑,下回该到湾区啦,呵呵~~~

  4. 2012年6月9日 18:37olive tree

    唉~~ 好女人的命怎么介么苦, 有时候坚强的人, 考验就更多一点啊

    ——古人说“多难兴邦”,对人来说,多难又意味什么呢?难题~~~

  5. 2012年6月9日 21:34seaweed

    向家人和老公证明自己? 这人活着真是百事可乐, 穷尽一生的勤快着证明吧.

    自己觉得值就值, 不值又能怎样? 有选择么? 这话听着真悲壮. 好想听听当那些摆不上桌面的事情发生是, 这个好女人是怎么做的, 怎么个好法. 哈

    这是一个曾经助纣为虐的女人, 今日之下场, 算不算佛家说的因果? 那个熟读金刚经的家伙怎么说? :D

    ——《金刚经》是大乘入门,深信因果是修行的要件之一,嘿,扯远了。。。

  6. 2012年6月9日 22:01不在乎

    这是真事儿吗?

    ——现实生活里确实有比这更离奇的故事,问好!

  7. 2012年6月9日 22:09莽牛

    算是能伸能屈之人吧。

    ——是啊,确实是心理强大!

  8. 2012年6月9日 22:52朝阳

    能把老婆和孩子都丢下不管的人,那小三不是蠢人,会真心跟她的老公?早早把钱盘紧了,再去找个男人,就把她老公甩了。等着瞧。

    ——种什么样的因结什样的果,~~~

  9. 2012年6月10日 01:51seaweed

    刚好闲, 就跑来扯近的~ :D

    我若是见了靓车加帅哥, 也会颠颠地跑去, 添油加醋地来上个烈女中篇血泪史, 感动天地. 当然了目的是多金美男动了情, 然后… 此处省略1万字, 供给比我更闲的人, 写个长篇~ :D

    朝阳区说的是另一个因果.又一部中篇. 哈. 但文章里的女人说不定也是三进一. 女人一但动了情, 就似了春虫虫.

    就算那小三这次不蠢, 再找了个男人, 又变成春虫虫, 又一轮因果, 又一部中长篇

    ——海草,你有一颗玲珑剔透心!能看出背后的故事来,真是个人精!呵呵

    不能求证真假虚实,所以这篇我用转述的方式。

  10. 2012年6月10日 15:06

    钦佩这样的女人!

    ——我和你想的一样,由衷的佩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