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长篇小说:追债(1)

字体 -

得罪了官府要准备进监狱,得罪了黑道则要准备下地狱。

 

第一章 他乡遇旧

 

1

一九九五年二月一日是中国农历新年正月初二,凌晨时分,纽约市上空曾飘过一阵小雪,雪花落在地面上转瞬就化为湿痕。

 

一清早,住在曼哈顿73街一幢公寓内的犹太商人Ron腋下夹着皮包,推开公寓楼前门,站在门口,探头向街两头张望一下,整条街很清静,不见一个行人。他下了台阶,向地铁站走去,边走边想事,今天要见一个外州来的客户,有几个非常棘手的事项要商谈,对方不是那么容易就上钩的,该用什么招数对付呢?

 

接近街口的时候,迎面过来一个身穿黑色皮夹克的中年黑人男子,挡住他的去路。

Mr. Ron  Karftman?

Yes。”

You’ve  been  sued,  I’m  process  server,  deliver  summon  to  you.  You’ve  been served.”(你被起诉了,我是来向你递送传票的)

 

Ron的后背突然生出一股寒意,他已经承认自己的身份,无法再抵赖,只好接过黑色皮夹克递过来的文件,低头仔细看了一眼,传票是由纽约南区联邦地方法院签发的,原告人是恒发制衣厂。

 

他不禁有些懊恼,如不是自己刚才心里在想事也不会这么大意,随口承认。同时他又有点迷惑不解,自己是怎么被人找到的。他在这条街的住所很隐蔽,这里没有任何与他有关的纪录,外人是很难发现他的。

 

黑皮夹克转身离开,Ron手拿着法院传票,转头向四下里看了一眼,心想如果周围没有人看到,也许还能再抵赖一次。他这才发觉街对面原来还站立着一人,手执相机正对着他拍照。

 

站在街对面的祝明一通猛按快门,连拍几张,见那犹太人还在定睛望着他,祝明把手中的相机举起来晃了一下,满意地冲对面还在呆立着的犹太人裂开嘴,传送过去一个带有嘲弄意味的微笑。

 

祝明脚步轻快地向地铁站走去,心里非常痛快,这次我手里有照片为证,看你还能怎样耍赖!接了传票你就得上庭,不上庭你就是输定了。

 

从他接手这个案子开始到现在已经过去半年了,这半年里他费尽心机,花了不少工夫才有了今天的结果。逮到这只老狐狸,总算是对恒发衣厂的林老板有个交代。

 

当初接手这个案子时,祝明进George的收账公司上班还不到一个星期,他从人烟稀少的阿拉巴马州转到纽约来上学也不过一个多月。完全不了解这一行的底细和门路,因此对林老板的愤怒不是很能理解。

 

那天,祝明正坐在办公桌前打电话联系客户,老板George,一个身材健壮的拉丁裔男子,走过来说:“Ming,帮我一个忙。”

 

George的办公室里,祝明看到,身材瘦弱,已是人到中年的林老板和一个年轻女子并排坐在George对面的长沙发上。林老板不懂英语,讲一口外人很难听懂的温州话,由他身边的年轻女子把他的话翻译成英语,讲给George听。

 

George说他实在是听不大明白对方的要求,把祝明叫过来,要他向林老板和那女子解释公司的办事程序,安抚他们的情绪,说白了也就是为自己解围。

 

情绪激动的林老板马上把发泄怨气的目标转换成祝明,那张饱经风霜的脸由于气恼而涨得通红,他用带温州口音的普通话说:“你们收了我的钱,什么结果也没有,当初你们对我说,拿钱出来请律师打官司肯定能讨回钱来,现在又说找不到人没办法追,让我怎么相信你们?”

 

一时间祝明还没弄清楚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可是老板已经把这个麻烦甩给他了,他不能不接着,只有耐心应付。对祝明来讲眼下这份工虽说挣钱不算多,但是比打餐馆卖体力还是强些,每天在冷气充足的办公室里坐上几个小时,打打电话,发发传真,一小时七块钱的底薪还有佣金可拿,轻松自在,也不耽误上课读书。

 

和林老板一同来的那个年轻女子开口说话,她叫阿珍,用普通话向祝明讲述了一遍事情的经过。

 

恒发衣厂在中城的一幢老旧大楼内,接单加工成衣,林老板原是温州人乡下人,只有小学文化,从前一任厂主手里买下这间厂,至今已经做了四五年了,厂里的接单加工生意一直是通过一个华人中介,从一个犹太人手里接活。一年前,那个犹太人开始拖欠加工费,每次通过华人中介去追讨,犹太人总是说过几天就给支票。当时恒发衣厂没有别的业务货来源,四五十个工人都等着开工,没活就没有收入,工人很快就会转到别家厂里去做,所以即使拿不到钱也不能停下来不接活,结果就这么一路拖下来,累积的欠款有八万多,林老板实在坚持不住了,工人的工钱不能拖欠太久,两个星期不出粮,工人也还是要转厂。林老板几乎掏光了家底,先把工人工资付了一半,余下的工资只有想办法向那个犹太人追账,讨回钱来才能付给工人。

 

在祝明来这里上班之前,公司里原来也有一个中国人,接了林老板这单案子,收齐了各种单据文件材料,然后向那个犹太人追讨,两个月下来不见任何成效。犹太人干脆不理,躲着不见,发了几封律师信都石沉大海,杳无音信。公司建议林老板请律师上法院起诉,立案起诉要先预交一笔费用。

 

打官司的费用交了,法院也受理了,可是传票却送不出去,因为找不到被告人,犹太人的公司关了,住址变了,人也不见了踪影。再后来连当初接手这个案子的那个中国人也走了。这案子走进了死胡同,眼见是鸡飞蛋打,林老板当然有理由感到愤怒,被欠的钱没讨回来又多花了几千块进去,能不生气吗?

 

在阿珍对着祝明叙述事情经过的时候,祝明注意到她脸上微微泛红,说话时露出一口细碎的白牙,嘴角上有一颗小小的痣随着她的话语轻微地跳动。

 

祝明一边仔细听她叙述,一边思索如何应对。眼前总是有一粒痣在不停地跳动。他心里突然有一种异样的感觉,想起他在大学里的前女友嘴角上也有一粒这样的痣,若非五年前遭遇了一场变故,也许他们俩的孩子都该上幼儿园了。估计现在多半她已经成为他人之妻了。一想到这些,祝明的心里还会隐约地痛。

 

待到阿珍的话停住,祝明赶忙收摄住自己奔涌的思绪,把注意力拉回到眼前,他好言好语安慰林老板和阿珍,并承诺会尽心尽力地帮他们追讨欠债。为什么要做这样的承诺呢?其实祝明自己也说不清,也许是见到阿珍让他联想起前女友。再者,看着像林老板这样处于弱势的华人,一番辛苦努力的结果却是被人骗。于情于理,祝明都觉得自己有义务帮他们讨回血汗钱,争取挽回损失。

 

分享博文至:
归类于: 文艺 (全局), 文艺, 未分类 | RSS 2.0 | Trackback |

11 条评论

  1. 2012年6月24日 00:07seaweed

    占个座~ :D

    给你留着座呢,这篇可说是《深南》的续集,你就使劲地批,别客气~~~

  2. 2012年6月24日 08:54olive tree

    看****曼哈顿的追债人~~

    小树好,咱又开新篇啦~~~

  3. 2012年6月24日 09:33annitezhao

    俺开始追债了,一周最少一篇行不?

    ——完啦,债主上门,只好努力干活了~~~

  4. 2012年6月24日 11:33哈皮大熊

    受伤的女人都去追债了,哪里还记得曾经的过往受过伤,嘿嘿~

    ——受伤的女人需要疗伤止痛,换个口味先~~~

  5. 2012年6月24日 11:35哈皮大熊

    忘了告诉你了,偶改名了,无为改大熊,一笑一红尘,一哭一情缘,该还俗了~

    ——这名字好啊,熊皮很值钱的,做熊很海皮~~~

  6. 2012年6月24日 12:41奔远

    Wah,又一个长篇,了不起,羡慕得不得了

    ——奔远兄好。我这不是给自己找点事干嘛,哈哈~~~

  7. 2012年6月24日 14:25

    仰慕写长篇的人……等着看怎么个追法.

    ——太客气啦,您就等着看好戏吧~~~,

  8. 2012年6月24日 15:52莽牛

    得罪了官府要准备进监狱,得罪了黑道则要准备下地狱。

    这个引言很有吸引力,故事开篇也精彩,继续欣赏。

    ——多谢牛哥夸奖!

  9. 2012年6月24日 16:21乐陶陶

    我这个债主很nice的,慢慢写,记得在高潮的地方吊吊瘾~~~

    ——遇上好说话的债主是咱的福份哪,吊胃口的事咱拿手,嘿~~~~

  10. 2012年6月24日 22:45午夜茶-茶水博士

    开篇就很吸引人,这次我会从头到尾跟踪的,你好好地写,写得好了姐给你买糖吃。。。

    ——就冲您这糖咱也得使劲写:D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