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追债(2)

字体 -

2

送走林老板二人,祝明便请教公司里的几个同事,问他们有什么办法可以对付这种故意赖账的人。他把关于这个案子的文件材料全找出来,仔细研究,这才发现,他还要学习一些相关的法律知识,包括纽约的民事诉讼司法程序。

 

林老板也把祝明当成最后的希望,几次三番打电话来催问进展情况。而George也乐得把这单case交给祝明去处理。

 

在跟进恒发衣厂这单案子的过程中,祝明通过与林老板和阿珍的接触逐渐了解到一些纽约时装加工行业内的情形。

 

曼哈顿岛上第七大道从34街至39街这一段也称作时装大道,这里集中了很多搞时装设计,接单加工,批发销售,以及原材料供应等与服装相关的企业。设计师和批发商的办公室多集中在第七大道两侧,门面宽大,装饰华丽的办公大楼里,而华人经营的加工厂则退缩在华丽外表的后面,藏身于第七大道至第八大道,从三十四到三十九街之间的一片老旧楼群中。

 

时装业上下游的结构分布,近似自然界的生物链,一环扣一环。更形象地说,时装加工厂就象是一座养牛场,从超市接到订单开始挤奶,收集起来送出去,换回买草料的钱。在设计师与加工厂之间还有很多中间环节,包括落订单,布料和辅料的配送,成衣运输,仓储检验等,多层分工合作。一部分衣厂东主,象恒发的林老板,文化程度低,语言不通,只好通过中介接订单,再让人从中多剥一层皮。

 

其实做养牛场也没什么,这世上本来就是各有分工,有吃草的就有吃肉的,现状就是由各人内在与外部的多种因素相互作用达至的一种平衡,因缘际会,大家各安其位,互相依存。让人不能接受的是那些偷食者,因为偷食者破坏了上下层之间的合作与信任关系,对整个系统运转起的是破坏作用。

 

细说起来衣厂拿到的订单也有肥瘦之分,比如加工一件男式上衣,要上领子,翻口袋,加衬里,放垫肩,拼接的布片数量多,配料也多,车几针就得换线,效率低,做工复杂,相对于加工长裙或是裤子要多花费些力气。再有同样是钉扣,锁扣眼,套装上衣就要比裤子的工钱高,这是惯例。

 

如果拿到手的活不好做,工钱又少的话,说不定连工人都不买帐,撂手不做转去另一间厂,工人出卖的是体力和时间,哪里轻松,挣钱多就去哪里,谁都不傻。

 

这时候最惨的就是衣厂老板,要么多加工钱请人回来,要么就动员家人和亲友一起上阵救急,加班加点。到了期限交不了货可是大麻烦,运气好的话,上家肯通融,宽延些时间还好,遇到不宽容的要扣减加工费,甚至白忙一场。

 

在公司里上班久了,祝明逐渐认清了收账这个行业内的一些常用套路,对情况了解得越深,也就越发地失望。对恒发的案子,祝明甚至一度感到绝望。如果跟足法律程序去办事,要想从犹太人那里讨回欠债是非常困难的,可以说是几乎不可能。首先是这人找不到,法庭传票送达不了,这个案子就只能无限期拖延下去。还有一个更大问题是要找到这个犹太人的资产藏在哪里,即使打赢了官司,被告名下没钱没资产也是白费力气,受害人还是得不到任何补偿。

 

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查,祝明发现这个犹太人的确是非常精明,而且早有预谋,两年前就已经把公司转手了却还在借用原来公司的名义继续和几个华人衣厂做生意,被骗的也不仅是恒发衣厂的林老板一人。类似的情形在这里很常见,祝明通过向附近衣厂查询,陆续拿到很多生意。这一来George很高兴,祝明很快就成了公司里的Top  SalesGeorge放手让祝明自己安排工作日程,完全不干预。

 

此前,祝明一直以为美国的法律制度是世界上最完善最严密的,通过这个案子,他发觉任何法律都有漏洞,都有局限,反倒是中国的法律看似宽疏,实则无所不包,只要官员们愿意出手,国家的权力几乎无处不及,无所不管。像这样的案子要是发生在中国,去疏通一下工商局和公安局,肯定有办法解决。不过,国内的招数在这里不适用,还得另想办法。

 

为此祝明开动脑筋,潜心研究各种侦探技巧,用了一些非常规的招数,终于找到犹太人的隐秘住处和行动规律,通过律师提交法庭申请,做了一系列准备工作才有今天的结果。这也仅仅是第一步,后面还要做很多后续工作。祝明觉得自己现在近乎于一个私家侦探。

 

对于偷食者,他是个猎手;对于受害人,他是救援队。这份工作不单是挣份生活费,还让他有一种荣誉感。

 

在第七大道和36街交汇的街口有一架流动早餐车,车上卖东西的是一个身材肥胖的阿富汗女人,面孔白净,看上去还很年轻。祝明买了一杯咖啡和一个“背狗”,手里举着早餐,快步走进230号,一座高二十层的办公楼。搭电梯上到五层。办公室大门锁着,老板还没到。祝明看看手表,才八点四十五分,时间尚早,他在门外的楼道里席地而坐,吃完早餐,擦擦手,从挎包里拿出本书来。楼道里很安静,丝毫感受不到外面街上的嘈杂,正适合读书温习功课。

 

在名气和财力上,纽约理工学院虽说比不上哥大,也比不上NYU,但是在教学质量上与那两家大学相比也不是差得太远,要混个文凭出来还是需要花点力气的。这段日子在恒发这单案子上祝明费了不少力气,用来读书的时间自然是少了点。

 

正月初六是星期日,阳光明媚,温暖如春。中午时分,祝明在坚尼道站下车,出了地铁,一路走到唐人街。还没过正月十五,过年的气氛依然浓厚,街面上的装饰物以红黄两色为主,突出中华文化传统特色。过年再加上周末,来逛唐人街的人比平日里多,街道两旁的店铺门前人如潮涌,场面非常热闹。唐人街里专卖中国特色商品的杂货店大大小小有好几家,来这里观光购物的人很多是从世界各地来的游客,各种旅游纪念品最受欢迎。在几家中餐馆门外等待就餐的食客已经排起长队。

 

天气好,祝明的心情也好,这半年一直在忙活,过年都没休息,今天来放松一下,听人说“乔家栅”的上海炒年糕做得很好吃,早想去尝尝,也算是犒劳犒劳自己。他沿着百老汇大街边看边走,慢慢往前溜达,猛然见前面街上的情形有些异常,一大群游客站定脚步,挤在一间杂货店外围观。狭窄的路中央停着几辆警车,车顶的警灯还在不停地闪烁。祝明平时很少来唐人街,曾听别人说过,经常有摄影队来唐人街拍电影取外景,说不定今天正好遇上了,一时心中好奇,走近前去看个究竟。

 

就见几个身高马大的警察从一家杂货店里带出来两个被戴上手铐的华人男子,把他们分别押进两辆警车,没见到摄影机,看这意思不像是拍外景。祝明的眼前突然一亮,其中一个被戴上手铐关进警车的人看上去很像志伟。

 

这怎么可能呢?志伟在深圳做得不错,干吗跑这里来,他马上否定了自己的联想。

 

祝明再往前凑近一点,正巧那人也抬起头来向车外望。祝明几乎叫起来,这人真的太像志伟了。难道真是志伟到了纽约?他不是在深圳做外汇干得风生水起吗?如果说这不是志伟,那这两个人也长得太相像了,五官和脸型,尤其是那眼神。祝明几乎可以确定这个人就是曾和他在深圳同处一室的旧同事志伟。让祝明感到疑惑不解的是,志伟什么时候到了纽约,又是因为什么事情而被抓?

 

 

 

分享博文至:
归类于: 文艺 (全局), 文艺 | RSS 2.0 | Trackback |

8 条评论

  1. 2012年6月24日 14:29

    沙发! 才看完第一,猛一回头,第二都出来了! 问候辛勤的石竹!

    ——谢谢小闷!

  2. 2012年6月24日 23:25annitezhao

    好看,蹲着也要看。

    ——别蹲着,咱这还有一把藤椅您先坐着,哈哈

  3. 2012年6月25日 00:40哈皮大熊

    是的,国内讨债还可以找几个黑帮大汉赖到债主家里,不还钱就不走。

    ——各村有各村的高招~~~

  4. 2012年6月25日 09:17olive tree

    果然是深南的续~~

    ——熟门熟路,哈~~~

  5. 2012年6月25日 11:11午夜茶-茶水博士

    你咋这么能写,好快!

    ——这不是惦记着糖呢嘛。。。

  6. 2012年6月25日 13:17百艺

    挖 小石同学真是好童鞋

    ——多谢百艺童鞋表扬:)))

  7. 2012年6月25日 13:42莽牛

    你对服装加工业也很熟悉啊,应该也接触过这个行也吧。

    这篇和上一篇相关,是个三部曲?

    —我就是好奇心比较重而已,哈,这篇是《深南》的续集。

  8. 2012年6月25日 21:25乐陶陶

    写得快,我就只能有时间回头再来看了,为健康着想,少吃糖~~~~ :D

    ——留在这儿,等你空闲了解闷儿。就听你的,少吃糖,多喝水,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