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追债(3)

字体 -

第二章 人生江湖

 

1

在纽约唐人街以北有一条不算太长,路面狭窄的小街,街两边的房子至少有五十年以上历史,有一幢六层高的老楼,外表看上去很残旧,楼里面的设施也残破不堪。整栋楼原来应该是一个工厂车间,被改造成廉价旅馆,房价十块钱一天。

 

所谓的房间就是在宽大的厂房里用木板分隔成每个面积大约有三四平方米的小格子间,里面放一张床垫和一个床头柜,余下的空间只够摆几双鞋。小格子间的墙体高度估摸只有两米左右。每个格子间倒还都有房门,可以上锁,但是没房顶,或者说是不完整的房顶。所谓的房顶是一张渔网状的铁丝网,露空见光,格子间里没有灯也没有电源插座,照明靠的是悬挂在高处的几支日光灯,透过铁丝网可以看到吊在厂房顶部的一排排粗细不等的管道。格子间里半明半暗,头上的日光灯昼夜不息,说是旅馆,其实更像囚笼。

 

墙壁完全不隔音,隔壁的动静能听得一清二楚,连旁边的人咳嗽一声吐口痰都像紧贴在耳边一样清晰。狭窄的过道蜿蜒曲折,有如迷宫,如果在过道里登高一望就可以看的非常清楚,在密集的格子间顶上平整地钉着连成一大片的铁丝网。落在网里的人如同迷宫中寻找奶酪的老鼠一样,蜷缩在不同的角落里。

 

公用洗漱间是一大间连排隔断,立式淋浴,类似国内机关工厂的公共浴池。公用卫生间的手纸箱用粗大的铁链子锁着。楼下一层有一块公共活动空间,摆着三四张桌子,供住客们喝酒打牌,靠墙有一张铁椅子,椅子上放着一台十四寸电视,不知道是显示屏上的灰尘太厚还是显像管太老,总之已分辨不出它是黑白还是带色的。

 

住在这里的人基本上都是社会最底层的一部分,更有几个老住客整天抱着酒瓶子在街头游荡,以乞讨为生。这里的住客以白人居多,黑人占少数,华人面孔更少见。其实黑白黄又有什么分别呢,这里的人生都只有一种灰色。

 

在这样狭小而开放,近乎透明的生存空间里,除了维持最基本的生命活动以外,实在是没有什么人格尊重与社会文明可言。这里也是纽约这支万花筒的一个组成部分,只是大多人都忽略了它的存在,不注意它而已。游客到纽约来必定要看一看自由女神像,没人会留意它底座下的泥土。

 

已是下午三点,志伟还抱膝坐在床铺上,默然望着头顶上一组粗大的管道发呆。昨晚在警察局里蹲了一夜,除了早餐领到一份三文治和一小纸盒牛奶,到现在还没吃过东西,中午被放出来,回到笼子里就一直这么坐着出神。

 

回想起过去的一年,他的生活简直是一场挣不脱的噩梦,昨天中午,在警察冲进杂货店的那一刻,他的确是相当地惊恐,脑子里冒出来的第一个念头就是:他们是来抓我的!

 

来抓他的原因可能有两种,一种是他入境时使用的假身分被美国警方发现了,另一种是中国警方察觉到他潜逃出国,通知美国警方抓他归案。

 

不管是哪一种情况,他的前景都不美妙。

 

浑身上下全副武装的纽约警察给他和杂货店店主都戴上手铐,那警察在铐他的时候还问了一句“OK?”,像是关心他戴着手铐舒不舒服,然后把他推进警车。

 

随后警察开始在店里店外还有后面的仓库里进行全面搜查,有几箱还没开封,产自中国湖南浏阳的鞭炮被搬到店门外,和店门口货摊上摆着的几挂鞭炮放在一起,此时志伟还不知道纽约市内禁卖鞭炮。

 

被推进警车的那一刻,志伟说不出的沮丧,原以为到了美国终于可以摆脱深圳警方的监控和黑道的追逼,不成想,一转眼又戴上纽约警方的手铐,真是背运到家了,怎么想也不明白,为什么霉运总纠缠着他不放。

 

坐在警察局的监房里,心里灰暗至极,他很清楚如果被送回国他将面对怎样的局面,弃保潜逃的罪过不轻,别想指望警方会对他手下留情。其实落在警方手里和落在黑道手里也没多大分别。

 

被遣送回去,帮他办出国手续的陈萍也必定会有大麻烦,一想到陈萍,志伟不禁心生愧疚。陈萍不计后果,冒着风险,帮他逃出绝境,绝不能再牵连陈萍。他打定主意,如果警方逼问他冒用身份的事就说自己花钱在街上买的,死也不能说实话。

 

上午十一点左右,一个白人警察打开牢房铁栅,把志伟叫出来,翻开手里的文件夹板看了一眼,“HaFireworkwhat a big deal。”

 

站在警察局大门口,志伟还在游移不定,不知该往哪里去。刚才那警察对他说“You can go now。”他还在发愣,没听懂,即使听懂了他也不敢相信就这么轻易地放他走。那警察见他发愣,指着大门,又重复了一遍,“Goyou are freego home。”

 

Go home,这句话他听懂了。回家?哪里是家?在深圳他曾有过一个温馨的家,有全身心爱他的舒敏,可是他已经回不去了。

 

一年前当他走出公安分局的拘留所时,看到前来为他办理保释手续的舒敏,那一刻他忍不住落下泪来,才短短的两个月,舒敏看上去像是老了十岁,面色憔悴,失去了光泽,眼角的鱼尾纹也显现出来,志伟的心拧着痛。他明白这段日子舒敏心中的痛苦肯定不亚于自己,甚至更深。她承受这么多痛苦,全都是受了自己的拖累,想到这些,他觉得实在对不住舒敏。在他蒙冤落难时,舒敏想尽办法,托关系,找门路,四处求人,竭力营救,始终不离不弃,可谓患难见真情,这份感情更让他铭心刻骨。

 

最令他心有不甘的是,到现在他还没弄清楚是谁在陷害他,这件事的起因还得从吴江身上说起。

 

 

分享博文至:
归类于: 文艺 (全局), 文艺 | RSS 2.0 | Trackback |

9 条评论

  1. 2012年6月26日 17:25olive tree

    看着心爱的女人变老如此心痛,还真是患难真情~~

    ——小树很会抓重点~~~

  2. 2012年6月26日 19:29莽牛

    从中国写到美国了,我上部没全看,得补课了。

    ——知道牛哥是大忙人,忙里偷闲不容易,哈哈

  3. 2012年6月26日 22:08annitezhao

    坐下来慢慢看,除了钱的债,还有着情债怎么还?

    ——BINGO!你说到根本上了,钱债有数,情债难偿。

  4. 2012年6月26日 23:01午夜茶-茶水博士

    你在纽约生活过吗?怎么写得这么逼真

    ——逛纽约不用看地图,借机吹一下牛,嘿嘿~~~

  5. 2012年6月27日 00:55哈皮大熊

    真的这么牛!当导游吧,带无忧博客纽约三日游~

    欠钱的债好追回,欠人情债就难追咯~

    ——行啊,有你大熊带队,咱头前引路~~~,

  6. 2012年6月27日 08:47

    景、物、人、心每样都描写得细腻到位,太油菜了! 佩服!

    ——果酱,多谢! 呵呵

  7. 2012年6月27日 13:53乐陶陶

    特佩服写景写得那么细致的人,不象我,只会让照片替我说话。

    ——我喜欢你拍的PP,花草都有灵气~~~

  8. 2012年6月27日 14:14百艺

    各线主人公到米国相聚了,真不容易

    ——转换个空间,这样与我们的生活环境更接近一点。

  9. 2012年6月28日 11:57漣漪

    前面那個可憐的場景都把我嚇著了,寫的太生動了!讚!

    ——哎呀,抱歉抱歉。写的完全是实景,没添加。谢谢夸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