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追债(15)

字体 -

第五章(6

 

本想再多聊几句,瞧见店主过来,二人赶紧分开,各忙其事。

 

“陈先生,有几个外卖,你去送一下。”店主吩咐道,回头对小帮工说,“这虾放了两天,不太新鲜了,去切两个柠檬,把汁挤在上面,去一去异味。”

 

车把上挂着几只装着外卖饭盒的塑料袋,志伟蹬着小二六自行车,直奔东河边的政府廉租屋,他手里有一串钥匙,能打开附近这几栋楼的大门,每把钥匙上都写有编号,对应不同的楼门,也不知店主是怎么把这些楼门钥匙搞到手的。

 

这几栋政府楼和北京的塔楼很相似,不同的是这里没有自行车堵在楼道里,骑车的人很少,除了骑童车玩耍的小孩子们,所以一楼的前厅显得还挺宽敞,物业管理比较严格的几栋楼,内外看不到任何涂鸦,管理比较差的两栋楼完全就是另外一个模样了,有的楼道里画得像是地狱一般。

 

志伟用手里的钥匙开了楼门,连车带饭盒一起搬进电梯,车不敢留在外面,没准儿就在上下楼的这几分钟时间里,车就不见了,店主还特意叮嘱过这事,好在这车很轻便,可能是店主捡来的或者是从YARDSALE低价买的,原本就是一辆童车,成年人骑着感觉很滑稽。

 

楼道里的光线不足,志伟一手着推车,一手拿着订餐单子找房号,核对确认号码无误之后,按下门铃。

 

房门半开,一个身穿浅色长睡衣的白人老太太,脚步蹒跚地走出来,她冲着志伟扬起手中的拐杖,嗓音嘶哑地吼叫道,“GOGO AWAY。”,态度很不友善。

 

志伟站在门外,看着这个时日无多,行将就木的老太太。对类似的行为已经见怪不怪。来美国后的这段日子里,他已领教了什么是种族歧视,就连街头七八岁的西裔小孩儿都喜欢戏弄像他这样送外卖的华人,更何况他还骑着辆童车。

 

越是贫穷的低下阶层,越是直接表现出对其他底层人士的歧视,而且毫不掩饰。

 

又等了一会儿,在白人老太太身后出现了一个黑白混血的年轻女孩儿,她把钱递给志伟,接过饭盒,一句话也没说,随即关上门。

 

志伟清点手里的钱,一分不多,一分不少,就是没见到小费的踪影,这里很少有人会给小费。对本地的大多数居民来说,食物是必需品,小费是奢侈品,奢侈品可以不要,必需品不能不买。

 

接下来的客人付账用的是白票,也就是食物券,代替现金。这本是政府给穷人的一项福利,只能用来买食物,不能用于其它用途。但是有人会拿它换现钱,用于购买毒品或是别的东西,满足非食物类的需要。

 

有一次,志伟见到一个白人女子在餐馆窗口用白票跟女店主换现钱,手指比比划划的,估计是在商讨打多少折扣,看女店主那一副神神秘秘,紧张兮兮的样子,志伟判断这样换钱应该是不合法的交易,店主肯定是有好处才会做。

 

在厨房里面,店主用手指点着那白人女子,对志伟说,“你看她现在这样子挺难看的吧,弯腰勾背,都快站不起来了,我刚来这里做的时候,她可不是这样,其实她人长得挺漂亮,以前她来店里,我们都跑到前面去看她,那时候她真是年轻漂亮,都是吸毒吸的,”,店主不无惋惜地说,“才一年多就变成这样了,我看她活不了多久,吸上毒,人也就差不多完了。”

 

志伟骑车往回走,快到餐馆门口的时候,见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年黑人站在便道上,离餐馆前门不足两米,仰着头,正对着马路撒尿,看样子很畅意,很享受。

 

志伟远远地站着,他不想上前破坏这位老人家的兴致。这里是他们的地盘,愿意怎么干就怎么干。等那黑人尽兴而去之后,志伟才绕过地上的污迹,回到店里,把钱交到老板娘手上,然后回后面,接着给鸡翅化妆扮靓。

 

小帮工凑过来,“刚才你出去,有一个客人进店来吵架,说把他定的菜弄错了,在窗口吵了半天,刚刚走,估计是老板娘没听清楚。”

 

志伟没说话。餐馆里的活儿繁重而枯燥,他对此也没兴趣,从没有想过在餐馆里长期干下去,店主的人生路决不是他的奋斗目标,和小帮工想法不同,店主不是他要学习的榜样。

 

出路在哪里呢?这是他最苦恼的地方。

 

他想起半个月前那次在唐人街遇到祝明的情形,当时听祝明讲正在纽约理工学院读书。对,读书才是一条正路。既然来了美国,那就争取进大学读个MBA出来,等将来能回国了还用得上,自己的能力并不比刘路差,像刘路那样烂的英文都能拿到美国的MBA学位,自己为什么不能呢。找时间给祝明打个电话问问,了解一下上学的事。

 

到这会儿志伟才有点后悔那天对祝明太过冷淡,祝明两年前就出国了,怎么会知道后来的事情呢。自己总是处处小心,简直是草木皆兵。志伟想到这里,决定要主动联系祝明,毕竟他们俩曾是室友,共处一室,也还谈得来。

 

从下午五点开始,店里的生意忙起来,订餐的电话不断,志伟跑进跑出,往楼群里送了几趟外卖。

 

天渐渐黑了,街上的路灯亮起来。七点来钟,又连着接了几个外卖订单,大厨炒好了菜,小帮工打好包,一份份地分装在塑料袋里,交给志伟。

 

志伟骑车在楼群内转来转去,进进出出。手里还剩下最后一份,志伟先把车靠墙放好,核对下房号,上前正要敲门,却见房门虚掩着,他试探着轻轻敲了一下,里面传出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志伟不敢冒失,又敲了一下门,再次听到里面有一个女人说:“COME IN。”

 

慢慢地推开门,走进去,眼前的景象吓了他一跳。

 

房间里没开灯,月光透过窗口的纱帘照进来,若明若暗,隐约中只见一妇人如同一座肉山一样堆坐在一张长沙发里,没看到别的物件,感觉那女人连同那张长沙发占了房内的一半空间。

 

那妇人略抬一抬手,示意志伟把饭盒放在她身旁的桌子上。

 

志伟这才看清楚长沙发旁边还有一张折叠式小方桌,桌上放着几块钱,显然是早就给他准备好了。于是上前放下饭盒,拿起钱,对那妇人说了声“THANK YOU。”

 

一回身,目光扫过那妇人的脚下,只见她小腿上的肉一圈一圈地堆积到脚面上,只能看到一点点脚尖。

 

出门时志伟随手把门虚掩上,这才长吁了一口气,平生头一次见到这么臃肿的人,真是难以想象。

 

志伟扶着车等电梯,手上的饭盒都送到了,他可以回去了。电梯门一开,里面站着两个黑人男孩儿,看上去大约十四五岁的样子,个子不高,瘦瘦的。志伟推车进电梯,站在一侧,两个男孩在他对面,电梯嗡嗡做响,轻微晃动着往下走。

 

过了约一两分钟,两个黑小子互相对望了一眼,其中一个看着志伟,开口说:“GIVE ME YOUR MONEY。”

 

志伟迟疑了一下,没听明白,但是觉察出对方的意图不善。

 

那黑小子见志伟没反应,又重复说了一遍,要志伟把钱给他。

 

这回志伟听懂了,神经一下子绷紧,双手抓紧车把和车座,看着说话的黑小子。脑子里想,虽说这俩小子个头不大,但不知道他们身上有没有带着刀或是枪,会不会上来硬抢?自己口袋里有刚收回来的外卖盒饭钱,大概四五十块。

 

怎么办?

分享博文至:
归类于: 文艺 (全局), 文艺 | RSS 2.0 | Trackback |

6 条评论

  1. 2012年7月23日 12:40

    写得很真实很细腻,我想,很多大城市里有很多人的生活应该就是那样的吧?好看, 加油!

    ——谢谢鼓励!写的都是凡人琐事~~~

  2. 2012年7月23日 13:28莽牛

    人要是点背,啥不好的事都往一起凑!志伟看来真是倒霉了。

    ——人生常常是有起有落,福无双至~~~

  3. 2012年7月23日 17:12olive tree

    你越写越投入了, 问好!

    ——哈哈,不小心陷进去了,一时半会还出不来~~~谢谢!同好!

  4. 2012年7月23日 17:52哈皮大熊

    怎么办?如果是我就把钱交出去算了~

    描写的很真实,问侯~

    ——谢谢大熊,个人有个人的选择~~~

  5. 2012年7月23日 20:38group7

    太真实了!我还没动笔,你已经把我的纽约经历先写出来啦!你怎么知道我租住在一个独身老太家里,你怎么知道我当时付的是三百房租?

    ——看来我鼓捣的这个故事还具有普遍性~~~

  6. 2012年7月23日 21:13annitezhao

    靠,敢抢我们中国人?我踢我踹我咬我掐,哪找能用上我用哪招!气死我了,决不能忍。奶奶的,想当初,刚落地加拿大一个月就被4个年轻人给抢了,到现在还没咽下这个口气。在遇到这种情况,姑奶奶我拚了老命也要跟他们干一架。叔可忍,婶不可忍!

    ——遇上明抢能不气人吗,向你表示同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