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追债(17)

字体 -

头顶上传来一阵沉重的脚步声,还有高音贝的吵闹夹杂着狗叫,把志伟从无尽的噩梦中唤醒。睁开眼,望着从窗户透进来的一线日光,志伟重新仔细打量这个小小的房间,屋顶很低,不足两米,四壁空空。房门上有一个黑点在移动,揉揉眼睛仔细看,是一只蟑螂在爬。

 

昨天刚搬进来时,看着用几块木板拼凑搭成的一张低矮的光板床,志伟犯难了,他只有出国随身带来的一支皮箱,没有被褥枕头。住在廉价旅馆,好歹还有个床垫,这光板床怎么睡?

 

去跟房东商量,房东太太说,他们只是出租一间空房不提供家具,这地下室是他们搬进来以后新装修的,也没有多余的家具。最后还是房东太太翻箱倒柜,找来一条旧毛毯,让志伟铺在床板上,半铺半盖,算是帮他解决了难题。

 

头枕着一件随身带来的毛衣,身上盖着半幅毛毯,志伟呆呆地望着那一条紧贴地面的小窗户,觉得像是住进了活棺材,自己被活埋了一样。

 

志伟非常沮丧,心情十分灰暗,甚至是绝望。

 

门外像是有人走动,能听到厨房的抽油烟机在嗡嗡地响,好像是有人在做饭。记得昨天房东太太说过,这里还有另外一个住客,也是从大陆来的。

 

现在志伟没有心情面对任何人,住进地下室的感觉实在不好,昨晚一直没睡着,直到天快亮了才迷迷糊糊地合上眼睛。

 

一直等听不到外面有响动了,志伟才起身,拿上毛巾和洗漱用具去洗手间。一拉开门,没想到迎面正遇上一个女子,她手里端着一只长柄锅。

 

那女子友好地笑笑,“你是新来的房客吧?”

 

志伟无奈,只好应付一下,“是。”

 

“我也是这里的房客,我叫于娜。”她爽快地说道,“我也刚搬来一个星期,你是从哪里来的?”

 

“河北,石家庄。”志伟现在已经习惯于说谎,完全是出于本能的自保,他时刻提醒自己不要提及深圳,不要说自己是从深圳来的。

 

“我刚做好饭,要不要分你一半?”

 

“不用不用,谢谢,”志伟连连摆手,“我还没洗脸呢。”

 

“不要客气,你先去洗脸刷牙,我给你盛碗里放在桌上。”

 

从洗手间出来,于娜不在,志伟注意到厨房的饭桌上摆着一只碗,红红绿绿地,红的是辣油,绿的是青菜,这显然是于娜留给他的。

 

心里不禁有一点感动。厨房里收拾得干干净净,锅碗也都摆放得整整齐齐,看得出这个于娜是个会持家过日子的利落人。

 

志伟出了地下室,抬起头迎着朝阳,阳光原来是如此可爱,如此温暖,心情也开始明亮起来。

 

走到大街上,找个公共电话,打给祝明。电话刚一接通,祝明就叫起来,“志伟?你跑哪里去了?我昨天还去旅馆找过你呢!你先给我个地址,下了班我去看你。”

 

志伟心生惭愧,忙说,“还是我去看你吧,我现在就有空。”

 

“那也行,我现在有事正忙着,中午,就定在中午十二点吧,在三十五街和第七大道的东南角,我们一块去吃饭,见面再谈。”

 

放下电话,祝明对坐在他面前的两位客人说声抱歉,继续刚才被中断的谈话,“现在的情况是,收下货的这家公司账上根本就没有钱,收到的货也出手了,所以,即便是打赢了官司你们也拿不到一分钱。”

 

两位从国内来的客人,面面相觑,对望了一下,年长的那位,农副产品进出口公司的胡科长眨巴眨巴眼,“哎,祝先生,咱们都是中国人,您得帮帮我们,想想还有没有别的办法?难道在美国就不讲法律了吗?”

 

祝明耐心解释,“在美国是讲法律,所以有些事才难办,对方是间有限公司,随时可以关门,或是宣布破产,你要追究股东的责任很难,恐怕要花很多时间和精力,搜集证据,证明他们的确是故意欺诈才行。”

 

看着客人脸上失望的神情,祝明也觉得这事太不公平,“我去调查过这家公司的股东,他们和另一间‘兴发实业公司’是同一伙人,这两间公司就隔着一条街,我怀疑他们把收到的货款转移到兴发实业公司的账上,这边只是个空壳。”

 

坐在胡科长身旁的那个年轻人接口说道,“那这不就是咱们国内说的皮包公司?专门骗钱的。”

 

“差不多吧,”祝明看看这个被胡科长称作“小孙”的年轻人,“这种贸易公司没有资产,也不需要像国内那样验资,一般情况下,银行都不给这类公司贷款,没资产没抵押,风险太大。”

 

胡科长看看祝明,再看看小孙,转过头来说:“哎,我说小祝,我这么叫你,你不会见外吧?我们真是把你当做自家人,你看,我们出来都两个多月了,单位的领导一直在催我们回去,家里人也都等着急了,你看这么办行不行?”

 

胡科长停顿一下,看祝明的反应,“我们把这事全权委托给你,后面怎么弄都由你来决定,你看着办,行吗?”

 

祝明思索着,“继续帮你们追没问题,不过遇到一些细节还是要和你们商量。”

 

“咱们不是有份合同吗?”胡科长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份对折着的文件,“要不我们再签一份委托书给你,写明了这事全权交给你处理,咋样啊?”

 

“我看不用,你们和公司已经签了合同,这就相当于一份委托书。”祝明当然知道胡科长手里拿的文件内容,这是他经手办的,里面的条款还能不清楚?

 

“要是能追回来,不管有多少,你们公司收取百分之三十二的费用,余下的部分会还给我们,对吧?”

 

“没错,合同里是这么定的。”

 

“行啊,不管能不能追回来,追回来多少算多少,小祝啊,我一见面就知道你是个好人,信得过,这回成与不成都不要紧,我们还有机会合作,将来你要是回国,一定要去我们家乡来看看,我们会好好招待你。”

 

“好,那就一言为定。”

 

 

 

 

 

 

分享博文至:
归类于: 文艺 (全局), 文艺 | RSS 2.0 | Trackback |

7 条评论

  1. 2012年7月27日 13:03哈皮大熊

    这债难要,还是要“追命”去追吧,呵呵,怪不的很多公司之间的交易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没钱马上把货拉走~

    周末好!

    ——没错!银货两讫,概不赊帐最好。在家安心看奥运会~~~

  2. 2012年7月27日 13:37五行学

    周末好!

    ——周末愉快!

  3. 2012年7月27日 14:19

    等着看怎么追…

    ——请看下集~~~

  4. 2012年7月27日 15:00奔远

    周末快乐!看奥运拿金牌

    ——看奥运,还有金牌可拿,开心啊:)))

  5. 2012年7月27日 15:05olive tree

    嘿嘿, 一群坠入生活迷雾中的人~~

    ——故事里的人和事~~~

  6. 2012年7月27日 18:17group7

    很吸引人!又离我们很近的故事。

    ——谢谢!写的是周围人的故事~~~ 周末快乐!

  7. 2012年7月30日 11:21莽牛

    国内公司海外被骗,确实难办!

    ——类似的事例很多,经手处理过几件案子,都让人痛心不已~~~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