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追债(18)

字体 -

3

送走了胡科长和小孙,看看时间差不多了,祝明收拾一下桌上的文件,准备去见志伟。GEORGE手里拿着一份文件走过来,“Ming,你看看这个。”

 

祝明接过来一看,是纽约南区法院签发的一份法庭裁定书,签发日期是昨天。内容是关于恒发衣厂的案子,审理这件案子的法官拒绝接纳辩方的理由,最终裁定恒发衣厂胜诉。

 

这是一个好消息,应该尽快通知恒发衣厂的林老板。

 

“官司赢了,但是钱还没拿到,你得继续追下去,”GEORGE说,“这个家伙非常精明,输了官司也不会老老实实还钱,你有很多事情要做,要找出他的财产藏在哪里,否则,我们大家还是白忙一场。”

 

这个问题,祝明早已想到了,不过做事只能一步一步地来,不能跨越程序,再说查找财产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中午正是上班族吃饭,休息,出来透一下气的时间。在办公室里憋闷了一上午的人们从一栋栋高楼里蜂拥出来,街上顿时变得更加拥挤。正是乍暖还寒的时候,有人着皮草,也有人穿短袖衫,感觉是季节错乱了。

 

在写字楼和商业密集的街上,总是满满当当地挤满了人,大多数人走路的速度都很快,急急忙忙地向前赶,如果脚下稍微停顿一下就会挡住后面人的路,最明显的是在路口,等待过街信号灯由红变白,街两边的人一个个都是脚下生风,快速冲向另一侧。

 

站在高处向下望去,街上的行人如同一股股奔腾的溪流,这里的行人密度兴许跟北京的西单,王府井大街,上海的南京路差不多,不同之处的是这里行人的步伐频率高,移动速度快,也许是纽约生活节奏快的缘故。

 

当祝明快步赶到三十五街和第七大道交汇的街角处时,志伟已经在路口的灯柱下等他了。

 

祝明快步上前,拉住志伟的手,“你要不打电话来,我还真不知道去哪里找你呢!走吧,前边有个快餐厅,我们先去吃饭。”。

 

二人汇入拥挤的行人当中,并肩往南走,祝明问,“你是不是换工啦?现在做什么工作呢?”

 

“我刚辞了工,这几天一直在找房搬家,还没开始找工作。”

 

“对,你早就应该搬家,那里的条件实在太差,”祝明想起在志伟住过的那家旅馆里,自己亲眼看到的情形,觉得那里的环境的确不适合正常人居住,“那你现在住哪里?”

 

“离昆斯中心不远。”

 

“房租多少钱一个月?”

 

“每个月一百六。”

 

祝明突然停住脚步,盯着志伟。在他身后,一个穿风衣的白人男子差一点扑在他身上,那人侧了一下身,嘴里嘟囔一句,就绕到前面去了。

 

“你是不是租的地下室土库?交了几个月的房租?”祝明追问道。

 

志伟不明白为什么祝明的反应会如此强烈,“我刚搬进去,交了一个月租金加一个月的押金。”

 

“那种土库最好别住,里面的空气不流通,对人的健康不利。”祝明迈动脚步跟上来,“你要是能退的话赶紧退掉,找个地面上的房间,前一阵儿我也在找房搬家,要知道你也找房,还不如我们俩合租呢。”

 

“已经交了钱,恐怕是不能退了。”志伟有些无奈。

 

“房东是哪里人?好不好相处?”

 

志伟不知道该怎么评价房东一家,刚搬进去,接触不多,“是从台湾来的,应该还好吧。”

 

在一家门面装潢颇具中国特色的餐厅门前站住,祝明拉着志伟走进去,“你看这家餐厅的名字叫‘鹿鸣苑’,像是中国人开的对吧?其实这里的老板是一个犹太人,他在前台用的都是华人,可后面厨房里干活的却是墨西哥人,想不到吧?”

 

“墨西哥人做中餐?”

 

“是啊,中餐也没什么难的,谁都能做,再说这里的客人主要是本地人,正宗的中餐还不见得有这西式中餐受欢迎呢!”

 

志伟笑道,“还有西式中餐?”

 

“西式中餐的特点就是酸甜,调味重一点,味精多一点。”祝明半真半假地说。

 

来这里就餐的人很多,各族裔都有,队伍一直排到了门外,大家耐心地等候着,手拿托盘,依次点菜交钱。

 

楼下大堂里已坐满了人,祝明和志伟端着托盘上二楼,正巧靠窗的地方刚空出来两个座位。

 

祝明又想起一直藏在他心里的那个疑问,忍不住说出来,“刚过完春节的时候,有一次我在唐人街好像见到过你,那回是警察搜查商铺,还抓了两个人。”

 

志伟的脸色微微发白,没说话,那天他被警察抓住,关进警车的时候,心里正是惶恐不安,一片茫然,根本没有注意到祝明当时也站在围观的人群当中。

 

祝明接着说,“我当时还想,是不是我看错人了,你在深圳干的那么起劲儿,意气风发的,好端端地跑纽约来干吗?”

 

他见志伟仍是一言不发,觉出很点尴尬,便转移了话题,“你还要接着打餐馆?”

 

“我已经申请了转学生身份,移民局还没批复下来,你现在是在读研究生对吧?我正想问问你,在这里申请大学都需要准备那些材料?”

 

“嗯,你肯定是要读MASTER对吧?本科学位证书和大学成绩单是一定要的,还有托福成绩,GRE,读商科的话,还要有GMAT,你打算学哪一科?”

 

志伟的脸色随着祝明的话变得更加苍白,心也一个劲往下沉,摆在面前的困难要比他想象中的大得多。

 

他现在手里拿的那本护照,除去照片是他本人,名字和个人资料都是别人的,他的大学毕业证书和成绩单还都放在舒敏那里,让舒敏把证书寄过来毫不费力,可是他不能用也不敢用,因为和他护照上的名字不一致。陈伟这个名字和个人资料都是陈萍帮他弄的,难道说还要再找陈萍帮他弄一份假文凭和假成绩单不成?

 

这件事说来话长,里面的前因后果没办法一下子跟祝明解释清楚,志伟心情沉重,低头不语,下一步该怎么办,一时没了主意。

 

看志伟的神色,祝明隐约猜到他身上一定是隐藏着一段极不寻常的经历。至于内情是什么,如果志伟自己不愿说的话,问也是问不出个所以然。祝明对志伟这个人还是有所了解,个性内敛,固执。既然如此,还是等他自己主动开口吧。

 

 

 

分享博文至:
归类于: 文艺 (全局), 文艺 | RSS 2.0 | Trackback |

5 条评论

  1. 2012年7月30日 11:12莽牛

    呵呵,真正的沙发!我是第一个阅读这章的,先睹为快!

    ——牛哥驾到,先问好!

  2. 2012年7月30日 15:06olive tree

    你周末也看奥运了吧?

    ——四年一次,不能错过~~~

  3. 2012年7月30日 19:41

    看过奥运又赶上来看追债,接着写, 加油!

    ——这样就不闷了吧:)))

  4. 2012年7月31日 09:21哈皮大熊

    住不通风的地下室,久了就会生病,省下的钱还不够医药费的吧~

    周末也这样勤力,你说。。。。。。

    ╭︽╮ ╭︽╮ ╭︽╮ (”该”)╭︽╮(”么”)╭︽╮ (”扬”) ╭︽╮ ╰︾╯(”怎”)╰︾╯(”表”) ╰︾╯ (”你”) ╰︾╯ ╰︾╯ ╰︾╯

    ——谢谢大熊的表演,有创意!

  5. 2012年7月31日 10:48千万里之外

    狠狠的表扬。 :D

    ——哎,多谢多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