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追债(22)

字体 -

第七章 绝路求生

1

 

出国后的头半年最难熬,而这半年之中最难熬的又是头三个月,对亲人的思念最是折磨人。尤其是在夜深人静,孤身一人的时候,强烈的孤独感便会不可抑制地冒出来,那感觉就好像是心里有只虫子在啃咬,迫切地想找个人倾诉,忧郁总是紧紧跟随着孤独。

 

不见舒敏已经三个多月了,每次和舒敏通电话的时候,志伟都是告诉舒敏自己现在很好,让她放心。每次要放下电话不得不说再见的那一刻,心里都非常难过,许久难以平复。

 

搬进地下室第三天晚上,志伟拨通了舒敏的电话,一听到志伟的声音,舒敏就急切地说道,“都快急死我了,这几天一直在等你的电话,有个好消息,法院那个姓庄的出事了,听说他跟打官司的人要钱,收贿赂,被人告到上面去,现在已经抓进去了,朋友告诉我,就是他在背后整你。”

 

志伟拿着话筒的手微微发抖,心里说不出是喜还是悲,先前的猜测如今被证实,他还是难以相信,这个姓庄的到底和他有多大的仇,何至于非要下狠手整治他。

 

“我托的人还在想办法,他们说你的案子目前还有难度,经手这事的是分局的人,据说他们手里有证人和证词,更具体的情况还没搞清楚,”听得出舒敏有些失望,随即语气一转,又来安慰志伟,“你先别急,再等等,这事正在向好的方向转化,再努力一下,应该不用等太久。”

 

“太辛苦你了!”志伟由衷地感谢舒敏。

 

“你也是,一个人在那边更苦,委屈你了,每天我都在想你,晚上睡不着。。。”舒敏忍不住开始抽泣。

 

两个人都难过得说不出话,电话里只有舒敏哽咽的啜泣声。

 

舒敏说这个案子里有证人,那证人是谁?难道是吴江?

 

好歹大家也是朋友,关系一直不错,吴江不应该故意陷害朋友吧?如果不是吴江,那会是谁呢?

 

志伟的脑子都是疑团,混沌一片,理不清个头绪。想起当初吴江来找他帮忙,要借调一大笔资金救急,自己实在是无能为力,签字权在刘路手上。吴江不是因此而怀恨吧,何况在吴江被拘以后,志伟还联系老同事和朋友尽力营救。吴江再糊涂也不应该害他。

 

他又想起陈萍当面教训他时说过的话,“讲义气也不是你这种讲法,得分什么事,该说不就得说不,别活的稀里糊涂的!”

 

陈萍这话说的没错,自己是不大明事理,可还是不能相信吴江是坏人。

 

和舒敏通过话之后,志伟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听到门外有动静,有人说话,志伟看一眼手表,已是后半夜,凌晨两点半。

 

过了一会儿,有人敲门,就听于娜在门外问道,“睡了吗?”

 

志伟有些疑惑,这么晚了,于娜敲他的门干吗?听声音不像是有紧急情况。

 

打开门,于娜站在门口,在她身后还站着一个中年男子,样子很壮实。

 

“看你屋里亮着灯,估计你还没睡,”于娜的脸上涂着一层浓妆,很艳丽,“跟你说一下,明天早上你跟我去餐馆见工,我已经跟我们经理说好了。”

 

“谢谢你,想不到这么快!”志伟一边向于娜道谢,一边打量一眼她身后的那个男人。

 

“他是我朋友,洪杰。”于娜回头看着那中年男人介绍说。

 

洪杰友善地笑着伸过手来和志伟握了一下,志伟感觉到他的手掌很厚实,粗糙而干燥,很有力量,像是个做体力活的人。

 

事交待完了,于娜拉着洪杰回她的房间。

 

志伟关门,熄灯躺下,努力召唤睡神。隔壁传来一阵嬉笑声,然后是吱吱呀呀,床垫受压迫的声音,和沉重的喘息声,这下让志伟的努力全部付之东流。

 

转天一早,志伟跟着于娜去餐馆见工。那个洪杰也不知是什么时候走的,志伟不会主动打探于娜的私事,再说那个洪杰给志伟留下的印象也不坏。

 

坐上地铁,于娜告诉志伟,她现在打两份工,上午十点到下午两点做餐馆,晚上去一家西人开的CLUB里做事。至于那是个什么样的CLUB,做什么工作,于娜住口不说,志伟也不问。以于娜的个性心里是藏不住秘密的。果不其然,过了一会儿,于纳自己主动说了出来,为了不让坐在旁边的乘客听到,她凑近志伟耳边,诡秘地笑着,悄声说,“那个CLUB是无上装的。”

 

“什么是无上装?”志伟一时没听懂,看着于娜发愣。

 

“哎呀,这个你都不懂!就是上身不穿衣服,成人。。。”于娜叫道,嗓门突然拔高,不知道有没有八度,反正是一下子把周围乘客的目光吸引过来了,志伟倒不好意思了,侧转脸看窗外。

 

过了一会儿,志伟见没人注意他们了,对于娜说,“打两份工你受得了吗?何必这么玩命呢!”

 

“我需要钱呀!请律师办身份要钱,我儿子在国内上幼儿园也要钱,还有。。。,唉,要钱的地方多了,不玩命不行啊。”

 

于娜打工的那间餐馆在纽约中餐馆里也算是比较上档次的,位于中城,周围是较为高档的住宅公寓。餐馆大堂内有两百来个座位,有吧台供应酒水,有SUSHI台,光是在前面大堂里做侍应生,招待客人的人就有二三十个,还没算上在后面厨房里干活的几十个人。

 

差五分钟十点,志伟跟着于娜来到餐馆门前,志伟停住脚步,打量一下。餐馆正门是一座仿明清京城大宅门楼,上覆绿琉璃瓦,门楣上有一块蓝底金字牌匾,上书“大观园”,左右门柱上镌刻着一副对联,上联是:大观园洋洋大观,下联是:美食客啖啖美食。一进门是座影壁,前面设有水车浅池,流水澹澹,鱼游龟栖,假山寿石,嵯峨琼奇。

 

这会儿餐馆刚开门,还没有客人进来,大堂里显得空荡荡的,两个身穿制服的女孩蹲在窗前擦玻璃。

 

于娜领着志伟走到一个正坐在桌边吃早饭的中年女人近前,态度恭敬地说,“张妈早,我把人给您带来了,您看看吧。”

 

“这是张妈,餐馆经理。”于娜回头对志伟说。

 

志伟听着这称呼觉得十分别扭,张妈李妈的,好像是过去的富贵人家称呼家里的佣人才这么叫。看着眼前这个戴眼睛,留齐耳短发,颧骨高耸,表情严肃,脸庞瘦削的女人,志伟一下子滞住了,没张开口。

 

张妈抬起眼皮,上下打量一下志伟,似乎不甚满意。简单问了两句,扭头对站在一旁的于娜吩咐道,“你带他去找ANDY,让ANDY先给他讲讲这里的规矩,给他排在晚班,先做BUSBOY。”

 

于娜连连点头答应,张妈说一句她答应一声,表示她听清楚了。

 

转过身来,于娜悄声问志伟,“刚才你怎么不说话呀?他们台湾人很看重规矩和礼数的,你得先给她一个好印象,往后你才好做下去,不然,她老挑你的刺儿,你就惨了。”

 

志伟不禁语塞,说什么呢?跟着学叫张妈?一时还不能适应这台湾文化。

 

ANDY是个马来华人,个头不高,白净脸,人精瘦,态度也还友善,他向志伟笑一笑,问道,“你的英文名字叫什么?”

 

“我没有英文名。”志伟没想过这事。

 

“我们都是称呼英文名字,你看NINA,”ANDY指着于娜,“她的名字还是张妈给起的呢!”

 

“你的中文名字叫什么?ANDY问志伟。

 

“陈伟。”

 

“嗯,陈伟,陈。。。”,ANDY一只手托腮,另一手掐腰,偏着头端详志伟,“哎,你就叫CHARLES吧,怎么样?英国王储也叫这个名字。”

 

ANDY开心地拍拍志伟的肩,显得颇为得意,“你从明天开始上班,张妈说了安排你上晚班,从下午三点开始上班,做到十二点,收工下班,记住,明天要准时来别迟到。”

 

事情就这么定了,于是餐馆里就多了一个跟英国王储同名的BUSBOY

 

 

分享博文至:
归类于: 文艺 (全局), 文艺 | RSS 2.0 | Trackback |

6 条评论

  1. 2012年8月8日 16:11annitezhao

    busboy? 这个词猛一看的时候,容易迷糊。

    ——上一定规模的餐馆雇佣的人多,分的等级也多。

  2. 2012年8月8日 22:52seaweed

    好吧, 那就当把刘姥姥, 看看大观园里会有什么戏…

    你的脑子真好, 跟着你的笔走一走没走过的路

    ——事先查了一下,还没有餐馆使用《大观园》这个名字,所以咱先跟《红楼梦》攀个亲,杜撰一回,嘿嘿。你是绝顶聪明的人,比做刘姥姥不行,把你比做谁好呢?~~~~

  3. 2012年8月9日 07:56olive tree

    呀, 一不留神, 你又追了一篇~~

    ——哈哈,忙里偷闲~~~

  4. 2012年8月9日 08:41小闷

    忙了几天,终于又追上来了。问候辛勤的石竹。

    ——谢谢!都忙着看奥运呢~~~

  5. 2012年8月9日 13:13莽牛

    还以为志伟能和于娜发生一些感情纠葛呢,现在看来没戏了。

    ——嘿嘿,二人无缘~~~

  6. 2012年8月10日 23:28奔远

    问好,周末愉快!

    ——谢谢,同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