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追债(36)

字体 -

第九章 4

 

“你是怎么弄到我的电话号码的?”菲列目不转睛地盯着志伟。

 

志伟笑而不语,拿起餐桌上的五粮液给菲列斟满,“这酒在大陆可是名酒,跟茅台差不多。”

 

“你还没回答我呢?”菲列仍然不错眼珠地盯着志伟,继续追问道,不给志伟留含混过去的机会。

 

“我们有共同的朋友。”志伟回答的轻描淡写,似有若无。

 

一个身着粉红色工作服的女服务员托着一盘姜葱炒温哥华蟹走过来。志伟抬起头,不禁一愣,怎么是李惠?

 

李惠看到志伟也很意外,她对志伟拘谨地笑笑,神情不大自然,看了一眼坐在志伟对面的菲列,似乎有话要说又不便说,扎着手呆立了一下,转身走了。

 

“你是不是常来这里吃饭?”菲列望着李惠的背影,对志伟说,“这个女孩子认识你吧,怎么也不打一声招呼就走了?”

 

“她搭过一回我的车。”志伟避重就轻,说的也是实话。

 

“不只是搭车这么简单吧?”菲列乜斜着眼,一脸坏笑。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嘛!”志伟笑得有点诡异。

 

“唔,说得对,”菲列点点头,似是表示认同,“好吧,你要想跟我合作也可以,不过我现在手上没东西,你想要的话得自己去LA提货。”

 

志伟心里很清楚,要得到菲列的信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顿饭能取得这样的结果就算是达到目的,直接从菲列手上拿货是不可能的。去LA将会面对什么样的局面现在还很难说,前途仍是未知之数。

 

在金银岛餐馆门前,志伟和菲列挥手道别。之后志伟坐在车里等了大约四五分钟,这才返回餐馆,前台带位小姐刚要开口,志伟冲她摆摆手说,“我进去找个人。”

 

从厨房里端着托盘出来,正要给客人上菜的李惠被突然出现在她面前的志伟吓了一跳,“你不是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志伟说,“我没想到你在这里打工,不上学啦?”

 

“我要挣学费,你以为台湾人都是有钱人啊!”李惠的脸色微红。

 

志伟闪身让开一条路,“我只是随便问问,没别的意思。”

 

李惠从志伟身边走过去,忽然转回头来问了一句,“我还有半个小时就下班,你能等我一会儿吗?”

 

“我为什么要去餐馆打工?还不是因为李娴!”坐在车里,李惠的嗓门一下子拔高几度。

 

正在开车的志伟连忙劝解她,“你先别着急,有话慢慢说。”

 

“说起来我真是火大了,你知道吗,当初李娴和她老公说要买房,向我们家借钱,我老爸就汇给他们一笔钱,当时大家讲好,以后我来美国读书的费用都要从这笔钱里出,后来我老爸过世了,李娴和她老公就想赖账,我来美国上学,第一年的费用是李娴直接交到学校的,第二年年的学费她就不肯出了,说是她的钱都拿去付房屋贷款了,没钱给我,她要我自己想办法解决学费,她还说我学油画没前途,不如趁早嫁人。”

 

这涉及到李惠姐妹间的家事,志伟不好多说,记得李惠说过他姐嫁了一个白人,是个电脑工程师,志伟随口问道,“你姐夫不是工程师吗?还付不起房贷?”

 

“别提那个人,李娴从一开始就上当了,那个人离过婚,还有前妻,一大半工资都拿去养他的前妻跟孩子,买房还要从我们家拿钱,李娴根本就是脑壳坏去!”

 

自从上次顺路让李惠搭过一次车之后,志伟整天忙得晕头转向,一直也没再见过李惠,要不是今天晚上在这里约菲列吃饭,意外地遇上她,志伟肯定也想不起来这个学油画的台湾女孩。

 

“你们姐妹可以好好商量,最好想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其实志伟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还能有什么办法,钱在她手里,我老爸人没了,她死不认帐,上次我去她家跟她吵了一架,她居然把我赶出来,让自己搭公车,后来在路上遇上你,还是搭你的车回来的。”

 

这真应了那句老话: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

 

志伟去了一趟LA,来回用了一天一夜。去的时候是空车,回来是满满一车的货。这完全出乎菲列的预料,他原算定了志伟将是有去无回。那帮越青做事毫无顾忌,上一代参与过战争的一批人打了几十年的仗,见惯了血腥死亡,头脑中的疯狂如同基因一样传递给他们的下一代,不能小瞧这班根号二,一个个都好勇斗狠不怕死。以他的经验,志伟此去绝无生还的机会。

 

“我看姓陈的这小子身上可能还真有点功夫呢!”说话的是菲列的帮手,一个看功夫片和漫画书长大的年轻人。

 

菲列摇摇头,“你呀,是看了太多的武侠功夫片,中毒了!那都是意淫加手淫鼓捣出来的玩艺儿,全TM骗人的!就算他会点功夫,遇上几个玩儿枪的,他一样死的难看,做事关键靠的是头脑,而不是四肢。”

 

年轻的时候,菲列曾在美军服役三年,到过越南战场,对枪弹的威力有过非常深刻的体验,所以他对那些武侠功夫之类的东西一向很不屑。

 

那帮越青怎么会轻易就相信志伟,这小子到底有什么过人之处?菲列实在想不通,他并不知道志伟会讲几句越南话,这在关键时刻救了志伟一命。

 

一回到旅馆,志伟倒头便睡,他实在是身心都疲乏到了极点,经历了一番高强度的意志较量之后,神经由高度紧张进入麻木状态。他并不是天生就胆大不要命的人,相反,他的个性一向是计划周密严谨,做事尽量减低风险。

 

在菲列同意安排他去提货的那一刻,志伟的手心冰凉,且喜且惧,他心里很清楚他是在拿自己的生命做赌注。

 

“舒敏是因我而死,如果赌输了,就算我把这条命还给她了。”一路上,志伟不断地给自己壮胆,靠这个信念支持着,志伟逃过一劫。

 

也弄不清昏睡了多久,直到被放在枕边的手机铃声吵醒,志伟努力睁开眼,是方琳的电话。

 

“你这家伙死到哪里去啦?我打了无数次电话都不接!你是不是不想活啦!”

 

刚接起电话就被她一通狂轰乱炸,听上去口气颇为凶蛮,话音里却透着几分欢喜。

 

“我跟你说,下礼拜二湾区有一间公司要搞一个上市庆祝酒会,公司派我去参加,我可以把你带进去,你可以认识很多人,哎,我这可是在帮你,去还是不去你自己看着办。” 方琳说话方式就是这样,听上去有点霸道却不失温情。

 

接下来方琳的嗓音越来越柔和,志伟心头一热,明白方琳这样做完全是为他着想,这个女孩,内柔外刚,热诚直爽又细心周到。

 

“伟,昨天有个女孩来找过你。”拉瑞在电梯门口正遇上志伟。

 

谁找我?志伟一时愣住了,方琳并不知道他住在这里,除了她还会是谁呢?

 

“我知道那女孩,她住在五楼。”拉瑞又补上一句。

 

敢情是李惠,她又怎么啦?

 

“我想转行,学平面设计,电脑太难,我学不会,学油画又没出路,”李惠看着志伟,“学平面设计,出来找工作容易,学费也便宜一些,你帮我出个主意吧,你觉得我是不是应该转行?”

 

志伟有点奇怪,李惠干嘛跟他商量,“你和你男朋友商量过吗?”

 

“谁对你讲我有男朋友?”李惠瞪大了眼睛。

 

“上一次,”志伟的表情有点尴尬,“我听见你在电话里和人吵架,那个人不是你男朋友啊?”

 

“你弄错了,我那是在和李娴吵架。”

 

“是这样啊,”志伟不好意思地笑笑,“我还奇怪呢,你男朋友为什么不帮你。”

 

“我认识的几个从台湾来的男生,他们自己的事还一团糟呢,哪里帮得上我。”

 

“你还在餐馆打工?”志伟问道,“打餐馆很辛苦,你哪里还有精力上学?”

 

“我也想换个工,可别的工作收入太少,有人给我出主意去广场给人画像,我去看过,那里已经有几个画摊了,可能还不如我打餐馆挣钱多呢。”

 

志伟帮李惠交了一个学期的学费。

 

“当不成大画家,我的画也不值钱了,”李惠有点遗憾,“送给你,留着将来挂在你的办公室里做装饰吧。”

 

志伟现在只有一间仓库,丹尼抵给他的那半车内存条还堆在仓库里。

 

 

 

 

 

 

 

 

 

 

分享博文至:
归类于: 文艺 (全局), 文艺 | RSS 2.0 | Trackback |

9 条评论

  1. 2012年9月28日 17:28olive tree

    踩个脚印, 是在沙发上不?

    ——刚才还在审问虎头,沙发上的脚印是谁的呢:-)

  2. 2012年9月28日 19:48莽牛

    志伟很有女人缘啊。 :-)

    ——是啊,幸运哈~~~

  3. 2012年9月28日 21:27seaweed

    左边学费, 右边人情, 债在施与受之间

    我也好奇他是怎么从越南人那里要来的, 这细节的忽略, 便是手里的和屏幕上的距离

    ——在“咖啡眼神”那里已经夸过你一次了,还要说一次,海草你真是个人精!

    人情尽在施与受之中,简略的部分就留下想象空间给读者吧~~~

  4. 2012年9月28日 22:42annitezhao

    虎头虎头虎头啊,脚印是谁的?打死也不说。

    ——哈哈,中秋节快乐!

  5. 2012年9月28日 23:31加国无为

    祝您中秋节快乐,周末快乐!

    ——多谢无为兄弟,中秋快乐!

  6. 2012年9月29日 15:31百艺

    我有点穿越的感觉,头绪估计再过两集就能理清了,我们不急啊,慢慢写

    ——这一段有个跨越,省略了部分细节,所以有点接不上的感觉。

  7. 2012年9月29日 18:37牧童之家

    过节了,先不忙追债~~ 哈哈。。 祝您和家人中秋节快乐!

    ——多谢旅游专家,刚才还对着您家的美图流口水呢~~~

    中秋快乐!

  8. 2012年9月30日 01:01seaweed

    骗人, 人精不是好话, 发回去, 重夸 :D

    ——认错,应该是人杰,这回可以了吧:-)

  9. 2012年10月1日 23:19爱心幼儿园

    做生意真的要有智慧啊,看来我做不了了。

    ——我相信你能行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