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追债(37)

字体 -

第九章 (5)

 

时机总是意外地出现,随着台海局势再次紧张起来,内存条的价格也一路飞涨,从丹尼手上接收过来的那批货一直在仓库里压箱底,现在变成有利可图的抢手货,志伟果断地全部出清存货变现。

 

九六年三月上旬,大陆再次发射飞弹,多枚东风15在天空中划出一道道美丽的曲线,飞跃海峡。与此同时,大陆的海陆空部队进行联合实弹演习,剑指台湾。美日等多个国家都已着手准备从台湾撤侨,美军的两艘航母,独立号和尼米兹号也赶赴台湾东面海域应对危局,大战似乎一触即发。岛内再次人心浮动,工商界兴起大搬风,股市暴跌,李登辉不断对岛内民众信心喊话,“安啦,对岸打的是空包弹。”不过各阶层民众并不买账,股市继续沉底。

 

身在美国的大陆人与台湾人之间始终有着一道看不见的海峡,随着两岸情势的变化而时隐时现。

 

李惠和李娴姐妹俩大吵了一回,几乎彻底翻脸,起因是李惠忍受不了李娴没完没了地指责她,教训她不要和大陆人交往,甚至骂她是“共匪婆”。李惠也反唇相讥,又扯出要老爸拿钱帮李娴买房的事,李娴的白人老公也加入骂战,他曾在台湾留学七年,国语相当地留利,一点不输于李家姐妹。

 

李惠气得要发疯,跑来找志伟,劈头就问,“你在大陆有没有老婆?”

 

志伟看着李惠气势汹汹的样子,还以为是自己有什么地方得罪她了,“怎么啦?”

 

“你要是没有老婆,我现在就嫁给你!”

 

这让志伟哭笑不得,两个人连一次正式的约会都没有过,怎么就谈婚论嫁了?这算什么事啊!

 

顺手拉过一把椅子,志伟示意李惠,“你先坐下,有话慢慢说。”

 

一番好言安慰,劝走了李惠,志伟开始收拾东西,打点行装,他来加州的任务已经完成,现在是回纽约的时候了。虽然在这里只待了四个月,却是不可逆转地改变了志伟的人生轨迹,这段时间,所经历的一切都在他身上留下了无法磨灭的痕迹。

 

有太多的不舍,还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温情,想到要离开这里,他的心就忍不住颤抖起来。志伟不打算把这事告诉李惠,有什么必要呢?他给她出学费没有任何企图也不为回报,动机很简单,他不愿看着一个女孩因为受经济压力逼迫不得已放弃自己的理想,这事与感情无关。

 

不通知李惠可以,不告诉方琳就说不过去了。志伟很为难,不知该怎么对方琳讲。

 

“你要去多久?”电话里方琳显出一丝不安,轻声问道,“什么时候回来?”

 

“我也不确定,”这一刻志伟感受到自己内心的软弱,“不知道还回不回来。”

 

“什么意思?”方琳的声调骤然变了,“你是开玩笑吧?”

 

“是认真的。”

 

在福临门海鲜酒家门口,志伟站了足足有半个小时,才见到方琳的身影。

 

“我本来都不想来了,”方琳说话的语气里少了惯有的泼辣劲儿,“想了想,我还是来吧,就算是给你送行,说实话,你真不应该让那边的人等你这么久。”

 

志伟明白方琳是误会了,二人在餐馆里坐下来,志伟简单解释了一下自己来加州的目的和留驻的缘由,。

 

“对客户,对朋友,我都得有个交代,另外,我还有一些事情必须回去处理,律师说我的学生签证已经批下来了。”

 

“真的没有女朋友在等你?”方琳的情绪稍见轻松。

 

“我是‘苟全性命于乱世’,哪敢再连累别人呢。”

 

“没那么夸张吧,”方琳笑起来,“你是怕别人连累你吧?我又不靠你养。。。”她突然意识到自己说过头了,想收已收不回来了。

 

两个人都有点窘,一时间谁也不说话。志伟明白方琳的心思,但是他不敢,他怕,他的未来有太多的不确定,他不想再有一个女人因他而受到伤害。

 

“你需要多长时间才能把事都处理完?”

 

“我想。。。一个星期吧。”志伟思索片刻。

 

“那好,我给你十天时间,十天之内你回来,我去机场接你,超过十天,你就是回来也别再找我了, 我们就当是萍水相逢一场,过后就忘,谁也别记着谁。”

 

当志伟出现在祝明面前时,祝明的眼前一亮,他极为强烈地感受到志伟在精神层面的变化,那是一种豁达不羁,一股霸气。

 

祝明现在正在忙着找工作,做毕业论文,这些还不是最令人头痛的,让他感到为难的是秦雯,正可谓“上贼船容易下贼船难”,祝明无奈地承认自己看走了眼。促成他和秦雯走到一起竟然是他的房东罗太太。

祝明和罗太太一直相处的还算融洽,加上周强,正好是老中青三代,罗太太是二房东,把两间卧室分租给祝明和周强,她自己住客厅。祝明和周强都忙,在家的时间很短,更少煮食,罗太太对这两个单身男房客还算满意。矛盾的开始起源于秦雯的出现,罗太太对其他女人,尤其是年轻女孩进入这套两室一厅的公寓,条件反射般地强烈排斥。

 

那天是圣诞节的前夜,祝明和秦雯约好一起去教堂观礼,见面之后祝明看秦雯身上穿的有些单薄,而且时间尚早,便说要顺路回住处拿件厚实的外套。这是他第一次带秦雯到他的住处,到目前为止,两个人的关系还处于不明朗阶段,仅限于一般性的见面聊天,参加过几次集体活动,秦雯的态度也是若即若离。

 

二人一进门,正遇上房东罗太太,一见到秦雯,罗太太的脸色立刻就阴沉下来,祝明本想给两位女士引见一下,谁知罗太太一扭脸避开了。祝明见罗太太面色不悦,为了不让秦雯感到难堪,便把她让进自己的房间坐下,然后打开箱子找衣服。

 

就在这时,罗太太在房外猛力地敲门,祝明打开房门,就见罗太太面沉似水,冷若冰霜,她语气严厉地告诉祝明不可以带外面的女人回来。祝明虽然觉得罗太太的表现有点过分,还是耐心解释说他的朋友只是路过进来坐一下,马上就走。

 

拿上外套,祝明和秦雯便要离开,站在门口,秦雯问,“我的鞋呢?”

 

没想到罗太太把秦雯脱下来放在门口的鞋丢进了垃圾筒里。一场激烈冲突便由此而爆发,罗太太和秦雯两个女人初次见面就像前世怨家仇人相见一样大吵起来,罗太太的口中迸出一串恶毒的詈骂,秦雯也不是善与之辈,Bithch这个词像一颗颗子弹不断从秦雯口中射向咆哮的罗太太。

 

祝明夹在两个凶悍对抗的女人中间,尽力劝解,但是毫无成效。罗太太威胁说要报警,她是房东,这里是她的地盘。秦雯也不甘示弱,“报吧,看警察怎么处理。”

 

警方的反应速度很快,几分钟之后,一黑一白两位全副武装的警官就到了门口。罗太太自觉有理,向两位男警察哭诉自己受到的委屈,寻求保护和“正义”,没想到却碰了一鼻子灰。

 

警官问罗太太,“他们有没有付房租?”

 

罗太太点头承认,“有,但是只有他一个人住在这里,这个女人不能进来。”

 

这位警官耐心地向罗太太解释,“他付了房租,这房间就是属于他的,他有权带朋友回来,你不可以阻止他。”

 

罗太太尖叫起来,“我是房东,这里是我的家,他得听我的!”

 

警官不客气地教训罗太太,“你错了,你不可以这样做。”

 

这下秦雯的胆气更壮了,对警官申诉,“她把我的鞋拿走了。”

 

警官追问罗太太,“你是不是拿了她的鞋?”

 

罗太太没好气地说,“扔掉了!”

 

警官的语气更为严厉,“你必须还给她,否则你会有麻烦!”

 

罗太太心中万分的委屈,低声嘟囔着从门外的垃圾筒里把秦雯的鞋给拿了回来。

 

两个女人的交锋,在警官的仲裁下,以罗太太的落败告终。临走前,两位警官好意劝告祝明和秦雯,“如果你们不想再有麻烦,最好搬走,换个地方。”

 

事发时周强正在厨房里,目睹了全过程,过后周强悄悄地对祝明说,“这女人啊,最容不得的就是女人,罗老太一个孤身女人容不得年轻女人进这个门!你瞧这么长时间,咱们俩住在这儿,屁事没有!今晚你带个女孩回来,罗老太就疯掉了,赶紧着吧,搬家走人,是非之地不宜久留。”

 

要搬家也不是说搬就搬那么简单的,房东手里有一个月的预付房租做押金,到时候能不能拿得回来就看房东的态度了。罗太太的一口怨气没释放出来,怒火需要有个发泄的机会。祝明只想息事宁人,赶紧找房搬走,对罗太太蛮横无理地扣下押金也不想费力气争执。另一边还得劝秦雯,别为此较真,不值得斗气。

 

秦雯回他一句,“反正是你的钱随便你,要是我,非跟她斗到底不可!”

 

经过这一番冲突,祝明和秦雯的关系来了一个飞跃,同仇敌忾的结果是使二人直接进入同居阶段,罗太太的强力干涉促使二人站到了同一战壕里。祸兮福兮,省略了必要的相互了解过程,苦果随后便显现出来了。

 

秦雯从小比较娇惯,不懂得体谅别人,生活自理能力也较差,这与祝明的期望有相当的差距,此时祝明悔之已晚。秦雯的坏习惯还不少,不管是吃零食还是正餐,用完的勺子,盘碗之类的餐具随手一丢,吃剩的果核,瓜子皮就放在桌上,洗手间里梳下来的头发随处可见,把残局留给祝明,如果祝明不收拾那这一切就会一直维持原状,她的个人用品也是杂乱无章,时常要翻找东西,经常对着祝明喊,“我的东西不见了。”

 

从心理和自理能力方面来讲,秦雯仍处于儿童期,她把别人为她做的一切都视为理所当然,饭来张口,别指望她会主动帮手,这让祝明很伤脑筋。

 

志伟回到纽约为祝明提供了新的选择。

 

分享博文至:
归类于: 文艺 (全局), 文艺 | RSS 2.0 | Trackback |

6 条评论

  1. 2012年10月1日 13:06olive tree

    又出现了好几个新角色啊~~

    ——人多热闹~~~

  2. 2012年10月1日 13:06五行学

    Sha Fa.

    ——VIP待遇~~~

  3. 2012年10月1日 14:32百艺

    志伟越来越有范儿了,曾将沧海再加上阅人无数

    —— 生活改造人~~~

  4. 2012年10月1日 16:28加国无为

    人多了,情节就更复杂了,故事就更多了~

    ——就是,人多故事多~~~

  5. 2012年10月2日 01:07seaweed

    人家俩省略了解的过程, 不等于你可以省略他俩是怎么省略了了解的过程的. 你不是很擅长描写人物心理活动的么… 虎头最近吃糖太多了~ :D

    当妖精当习惯了, 做成人精也算公德圆满, 哈…

    ——你这是要我深挖阿,

    把人物写得太恶让我有点负罪感。

    妖精的功力非我等凡人可及:-)

  6. 2012年10月4日 10:51莽牛

    房东老太太的行为难以理喻,只能用有病形容了吧。

    ——确实是难以理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