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不同视角:从小事看大人物

字体 -
标签:

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有过一段歌舞升平的日子,中央隔三差五开宴会,人大会堂内经常高官满座,民主党派,社会名流云集,很多场宴会都是由周恩来主持,例如为欢迎卫立煌归来举办的宴会,有一大批国民党时期的要人故旧都出席,必须顾及各种关系,妥善安置席次,不能出差错,所以跟在周恩来身边的人要特别仔细。

 

在一次宴会当中,一个党国元老的孙子跑进来缠着周恩来说要当海军,周恩来耐心规劝他“年纪还小,再等几年”,谁也没想到这孙子未能如愿心有不甘,出门把周恩来的座车偷着开跑了。

 

宴会结束,众人步出大会堂正门,依照惯例,按位阶高低名望尊卑排序,位尊者先行登车离开,余者立于阶前恭送。毛主席的座驾排在第一位,最先开到台阶前,毛和众人挥手道别,登车离去,接下来该是周恩来的车,可是迟迟不见车的影子。

 

周恩来身边的工作人员顿时乱成一团,急忙分头去找车。总理的车丢了,这事非同小可,按内部纪律要算责任事故。

 

周恩来双臂抱于胸前,站在台阶上,一言不发,面沉似水。在他身后站着一大群参加宴会的宾客,周不走别人也不能走,尊卑有序,官场上的规矩不能破,众人只好干等,场面很难堪。一时找不到车,只好打电话给在统战部留守的秘书长童小鹏,临时调车。

 

待查明情况,向周汇报是某某把车开跑了,周的脸色稍霁,说了一句,“小孩子淘气。”,上车走人。

 

跟在周恩来身边的人很生气,有人说“像这样的就应该枪毙!”

 

周的座车后来在西单附近被发现。那孙子把车开出去兜了一圈,扔在西单不管了。

 

还有一次,周恩来坐车去京郊延庆,出县城没多远被公路收费站拦下,要征收养路费,工作人员下车跟收费站的人解释说这是总理的车,出来办事,问能不能放行。收费站的人超牛,根本不吃那套,说管你是总理还是主席,只要经过我的路面你就得交费。

 

周恩来当时端坐车中,一声不吭,等回到中南海,很快就下发了一份红头文件:取消全国的养路费,所有的公路收费站全部撤销。

 

周恩来在世人的眼中是精力充沛,能力过人,亲和友善,高雅不俗,尽忠职守,体贴下级,关心民瘼,个人形象近乎完美。其实周恩来应算是少年得志,一大半生都置身于权力最高层,经常周旋于达官贵人之间,举手投足免不了官派,带些贵气。随侍在周身边的人大都很小心谨慎,看周的颜色行事,不敢僭越。

 

与周不同,毛的做派洒脱,不拘形迹,甚至有点随便不讲究,不过在某些特别的时刻可以看出毛的自我控制力很强。很多人都知道在重庆谈判期间,烟瘾很大的毛知道蒋讨厌烟味,在和蒋会面时毛没有碰过烟。

 

其实不止是蒋,还有其他人能让毛忍住烟瘾,有一位革命先烈的夫人,这位先烈夫人脾气甚大,特别不能忍受别人在她面前吸烟,有人说她有洁癖,她家里总是打扫得一尘不染。曾有一客人登门看望,坐下刚掏出烟盒就被她用鸡毛掸子打落在地。毛和周等几个人曾一同去看望这位先烈夫人,其间毛也没有碰过烟。

 

李维汉是党内元老,资历和毛周不相上下,并且和毛周二人的交情也很深。李维汉是个爱开玩笑的人,有一次在统战部活动室,毛和周并排坐在长沙发上看别人打乒乓球,李维汉架起一部电影摄影机,对着毛和周,然后他悄悄地转到沙发背后,伸手把毛和周的脑袋往中间一并,让二人来个头碰头,三人相视哈哈大笑,毛不以为杵。这段胶片估计还保留在机要局的档案库内,也许有一天会展现在世人面前。

 

曾有人总结说,周有官气;毛是豪气;曾统率六十万大军的傅作义面相凶悍,有霸气;前清进士,曾任高法第一任院长的沈钧儒人很倔,有股傲气。

 

 

 

分享博文至:
归类于: 杂感, 未分类 | RSS 2.0 | Trackback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