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深南夜未央(32)机遇与挑战

字体 -

在开往深圳的列车上,杜新细心地照料陈萍,打理一切琐事,看着杜新做事细致有条理的样子,陈萍忽然冒出个念头,要是和杜新结婚一起生活的话,自己是否会象母亲那样对父亲事事顺从呢?母亲好像从来没有自己的主见,凡事都是以父亲的意见为意见,大小事情都由父亲做决定。她不禁摇摇头,笑了一下,她发觉在自己身上父亲的影响似乎更多一些,如果真的嫁给杜新,当家作主拿主意的多半是她而不会是杜新。

望着杜新的背影,她似乎看到了一点志伟的影子,她发觉其实这两个人有不少相似之处,都是那种很细心的人,不同的地方是,在杜新身上可以觉察到一种南方人的温和,而志伟身上则有一股北方人的硬朗。一晃就过去一个多月,这段日子里志伟怎么样了?陈萍心里升起一阵儿渴望,忍不住想立刻就知道答案。

刚过了春节,农历初三,志伟就接到陈老师从香港打来的一个电话,陈老师说他有一个朋友要见一见志伟。志伟觉得有点奇怪,想不出来是谁要见他。他一向对陈老师都是非常敬重,陈老师很多年来一直都在为一家财经周刊撰稿,同时还为几家金融公司培训员工。陈老师介绍的朋友一定很重要,所以志伟很认真地看待这次的见面。

见面的地点定在深南大道上的麦当劳餐厅,时间是下午两点。提前五分钟,志伟就站在餐厅门外等。两个人没见过面,陈老师又抽不出身来作陪,所以约定志伟手里拿一份当天的《深圳特区报》以便相认。志伟觉得有点好笑,这弄得好像特务接头一样。

准时准点,一个面色黝黑,中等身材很壮实的男人走到志伟面前,他开口说着还算流利的普通话,

“你是志伟?”

他同时伸出手来,紧握住志伟的手。

二人进了餐厅,拣一个靠窗的座位坐下,志伟打量着对方,粗壮的身材,面相敦厚,浓眉大眼,手掌很厚实,像是个做体力活的人。来人自我介绍说他姓林,这个姓氏在闽粤一带很常见。

“我一下就认出你来了,”这位林先生接着说道,“陈老师跟我讲起过你的样子。”

“哦,您要喝点什么吗?”志伟问道。

“什么都可以,我从香港过来还没吃东西。”

志伟心想,现在是下午两点,他要排队过关,再租车赶到这儿,应该是还没吃午饭,于是便站起身,说:“那您先歇一歇,我去买点吃的来。”

端着盛满食物和饮料的托盘回来,两个人坐在窗边,强烈的阳光透过玻璃照进来,室内的暖气开得很热,外面的街道很冷清,春节期间,街上没多少行人,车也很少。

“我以前做过工厂,搞过贸易,现在打算转行做外汇生意,”林先生边吃边说,“陈老师向我推荐你,他说你是他最得意的学生。”

志伟一时还不明白这位林先生的目的,点点头,认真听他往下说。

 “我想找一个帮手,帮我在内地打理生意,最好是有经验,努力肯做事的,听陈老师说你做这行有一段时间了,你对这里的情况应该比较了解吧?”

志伟想了一下,“现在深圳有几间公司在做,竞争已经很激烈了,新开一间,打市场不是很容易。”

“我明白,所以我想开到内地城市去。”

“内地?听说也有公司在做但具体情形不清楚。”志伟心里没底。

“你愿不愿意跟我合作,打开内地市场?”

离开深圳,去内地城市开发新的市场,这个念头志伟还没有想过,一时没了主意。

“不忙,现在还在过节,你再好好想想,我给你的待遇条件肯定会好过你现在的。”

“好的,我考虑一下。”

志伟没有把话说死,留个活口。他要好好权衡一下利弊。说实话,他对这位林先生有点信心不足,看上去林先生不像是实力雄厚,有硬背景的人,在内地做生意能行吗?内地其它城市不同于深圳,没有特殊的开放政策做挡箭牌。

还有一点,这门生意现在还不是完全公开合法的,如果没有黑白两道的关系和人脉,出了事别指望得到官方的保护。远的不提,就说这深圳周边的车匪路霸,大白天就敢明抢,在深圳市区坐中巴,时常都会遇到设局明骗或是暗偷的贼党,那些大一些的酒店娱乐场所哪一个背后没有靠山?深圳市内的治安都这样恶劣,象东莞,宝安这些地方就更不用说了。志伟不想太冒险,这是他的性格使然。他想过要是帮林先生做事,薪水可能会增加一些,但是未知的风险太大。他刚刚适应了这里的环境,生活和工作也刚开始稳定下来,突然一下子再换个陌生的地方,他真有点不情愿。

几天后,陈老师从香港上来深圳,见了志伟就说,林先生对他的印象极好。据林先生讲,他在内地做生意的这几年,跑过不少地方,从来都是他请客,志伟是唯一的一个请他吃饭的人,虽然只是一顿麦当劳,这让他对志伟另眼相看,他觉得志伟与众不同,不是个趋炎附势,贪小便宜的人。通过交谈发现志伟思路清晰,说话既有条理又有分寸,他非常希望志伟来帮他做事。

陈老师的一番话让志伟有点动摇了,在他的深层意识里还是对林先生的实力有所怀疑,毕竟要面对的是内地客人,如果资金的调动都由香港一方掌握,一旦有个风吹草动,业务发展不顺利,港方随时可能卷款跑路,丢下一个烂摊子,那样的话,所有的责任和矛头都会指向经手的内地人。这种事已经发生过几起了。

志伟知道自己的分量,他对自己也信心不足,打理一间公司,不仅要面对内部员工(这部分还好说),更大的考验是要面对公司外面,社会上的各路神仙,应对很多意想不到的挑战。他忽然想到了吴江,要是有他在就好了。吴江最令志伟佩服的地方就是,他只要三言两语就能和任何人都热络的像老朋友一样。吴江的社交手段是志伟学不来的,不善交际是他性格上的一个短处。可惜吴江被郑菊拉走跟着LAURENCE做事去了,不然倒是可以介绍给林先生。

这件事就搁下了,志伟没有明确表态,林先生那边也没再来询问他的意向,志伟以为事情就这么过去了。

春节期间,公司里很少人来上班,好多人都有些日子没露面了,也闹不清是转工作了呢还是回家了。反正这种期货公司人员流动性很大,来来去去的很正常。

就在陈萍回来的前一天,志伟在办公室楼下等电梯,杨松瘸着腿从外面一步一晃地走过来,杨松的脸色在阳光的映照下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望着他,志伟甚至感到了恐惧,色是刮骨钢刀,此言不假。

杨松凑上前,眯起眼,神秘地笑着低声问志伟,“哎,你知道吗?程富跳槽了,这小子跟着一个香港人到惠州开新点去了。”

“去惠州?”

志伟对这个地名没概念,一时也想不起地理方位。

“他妈的这家伙,没出一声就跑惠州去了,公司里的人还不知道呢,哎,那边的鸡肯定比深圳便宜,这回他可爽了。。。”

 

 

 

分享博文至:
归类于: 文艺 (全局), 文艺, Blogroll | RSS 2.0 | Trackback |

3 条评论

  1. 2012年1月12日 13:55olive tree

    哎呀,最后这段很男生滴。。。

    志伟将何去何从呢?

    -—男生的本质暴露出来啦~~~ 志伟会走向哪里暂时没定~~~~

  2. 2012年1月12日 16:36百艺

    机遇和挑战是孪生

    —说的是,不承担风险就没机会~~~

  3. 2012年1月12日 20:45加国无为

    富贵险中求啊!内地刚搞股票那阵,似乎每个人都小发了一笔。

    —-胆量和收益呈正比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