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京城往事(39)对树的记忆

字体 -

 

胡同里一般都会有几棵树,一些比较大的胡同会在路两边种树,好像杨树最常见。杨树高大,树荫茂密,在炎热的夏天能遮挡烈日,给路人带来清爽。后库大街,三十九中学东墙外的那段路,两边都是多年生长的大树,夏日里树冠在头顶上连成一片,不见阳光,形成一条林荫路。(可不是林阴路,呵呵),乘坐十四路公共汽车经过此地的时候,都能明显感觉到这里的温度要比别处低一些,清凉少许。只可惜再也看不到了,都被城市开发者们砍光了。这些年京城的改造不知道消灭了多少这样的多年古树和美景。

 

有些大的胡同和稍微小一些的街道在人和汽车的流量上差不多,比如西单的辟才胡同,太平桥的屯绢胡同都是交通频密的地方,人车争道,路旁的树叶上总是落满尘土,多亏有了树,路旁的院子里才会减轻噪音,也少落点土。

 

小时候有一种游戏名为“勾纲”,就是用杨树叶的梗儿较力,两个人各执一支去掉叶子的梗儿互相勾住使劲拉,看谁手里的梗儿更结实,梗儿断即输,有时还会加点赌码,反正都是小孩子玩儿的物件。为了赌赢,打败对手,就要寻找耐力强有韧劲儿的树梗,碧绿泛青的梗儿比较脆,水分较多,一拉即断,太老的梗儿水分都流失掉了,颜色发黑,太干也容易断,半新半旧,有油性的梗儿是最佳之选。为了增加油性,还有一个窍门儿,把梗儿放进鞋里沤着(有点恶心啊,抱歉),男孩子活动多,脚底常出汗,这样炮制出来的梗儿油黑发亮,韧劲十足,百折不断,战斗力超强。

 

还有一种树是最不招人喜欢的,就是槐树,到了夏天,树上垂下一只只浅绿色的虫子,“吊死鬼儿”。经过树下的时候,不注意就会沾到头上身上,看着手指长,筷子粗细,圆滚滚,不停地蠕动的绿虫子只觉得恶心。小时候最腻歪“吊死鬼儿”,偏偏住家附近的公厕墙边就有一棵老槐树,到了夏天,从树上垂下来很多的吊死鬼儿,把公厕的入口封堵得严严实实,被逼无奈只好去远处的公厕。

 

柳树种在水边的较多,河边垂柳,本身就是一幅写意画。故宫筒子河边,什刹海,后海岸边都有不少柳树。小时候看小人书和电影里,打仗的时候,战士头上戴着柳条帽,也折下柳枝编成帽子玩儿,被大人教训“不要破坏树”,不编帽子,还可以做柳笛儿,折一段不太粗也不太细的柳枝,慢慢地把中间的枝干抽出来,留下完整的树皮,放在嘴边吹,粗细长短不同的柳笛可以吹出不同的音色。

 

常听说灾荒的年月,吃榆树叶子,还有榆钱饭。春天榆树开花,一串串的榆钱挂满枝头,一片片嫩绿的花瓣,随风飘落。据说榆钱要用开水焯一下,去除苦味,才好吃。把榆钱拌在玉米面里,做成窝头上锅蒸,还可以加点红糖味道更好。还是学龄前儿童的时候在老妈单位赶上一回吃“忆苦饭”,野菜汤,榆钱窝窝头。汤的味道没印象,窝窝头吃起来有股清香还带点甜,估计是放了糖。据说这榆钱有“健脾安神,清心降火,止咳化痰,清热利水,杀虫消肿”的功效。

 

记得也是小时候,邻居大孩子给过我两只蚕,说要用桑叶喂养,这事有点难度,住家附近没有桑树,只好让老妈拜托邻居每次採回来桑叶分我几片,看着胖乎乎的蚕虫在桑叶上爬,不停地蚕食桑叶。晚上睡觉前把养蚕的盒子放在枕头边,能听到细微的蚕吃桑叶的声音。后来蚕开始吐丝,不再进食,慢慢把自己包裹成一个金黄色的长圆形物体,连着几天没动静,最后见到的是一只白色的蛾子在房里飞来飞去,蚕和桑叶的记忆仅此而已。

 

大街上也有很多树,长安街两边的树都有专人管理,遇上节日还会在树枝上张灯结彩,从六部口到南长街一段沿着红墙种着玉兰树,迎春花,花开的时候望去是一片花海,煞是好看。

 

读过很多赞颂松柏的文章,本来这松树和柏树四季常绿挺可爱的,只可惜被“永垂不朽”拖累了,有一个单位在主路两边载上松柏,一路走来感觉太肃穆了,有人开玩笑说“好象是进了八宝山”。

 

这些年来在北美见惯了松鼠在树枝上跳跃,抱着松果啃。其实长安街路旁,大会堂外的松树上也有松鼠,上学的路上经常见到这些一身灰皮,一对小眼睛,摇着毛茸茸的大尾巴,行动灵活敏捷,非常机警的小东西在树丛里窜来窜去。

 

住过的院子里有棵枣树,有棵石榴树,挥杆打枣,剥石榴,都是好玩的事。入秋以后每天都要扫落叶,清早起来,院子里落满枯叶。抬头看着树梢渐渐变成光秃秃的,冬天就来了。说起来好笑,小时候总想,为什么不在路边种上各类果树,有水果吃还可以遮荫,够幼稚的吧。

 

 

 

 

 

 

 

分享博文至:
归类于: 博采 (全局), 京城往事 | RSS 2.0 | Trackback |

10 条评论

  1. 2012年1月21日 02:18seaweed

    是挺恶心的. :D 但是很喜欢这篇, 很喜欢, 尤其是在这个想家的时候…

    小时候, 我家住的大院里也有石榴树, 是妈妈和我亲手种的. 三年没接果, 别人都说砍了吧, 但妈妈说, 就当花看着. 后来每年都接好多,又大又甜.

    春天爬树摘香椿, 五六月的时候有甜桑仁, 站在家门口的台阶上, 边聊天边拉个树枝吃. 夏日的傍晚, 闻着金银花香, 在葡萄架下乘凉和小伙伴打牌, 下棋, 唱OK, 偶尔也听爱吹牛的老人讲故事…

    祝新年健康,平安!

    —-好故事,小时候只惦记摘石榴吃,我家门前有一架金银藤,顺着花架子爬,夏天挂满了金银花,很香,还喜欢摘花泡水喝,真怀念那段时光~~~

    祝你龙年吉祥!

  2. 2012年1月21日 10:21olive tree

    境由心生,你的境中有一幅风景画呀

    —谢谢小树,好眼力,

     祝你龙年吉祥!

  3. 2012年1月21日 10:23加国无为

    嗯,橄榄树说出了我想说的。

    新年快乐!兄弟! :-)

    —谢谢无为兄弟,龙年吉祥!

  4. 2012年1月21日 10:56007008

    男孩玩的多叫拔根,其中上品是老根,可以跟毛嫩小嘎蹦豆子的初玩者數根一起較勁,泡製方法如是說,放在鞋里燜成醬油色,那年月沒人覺得惡心,有几個人像現在可以天天洗澡。過年了,思鄉是最爽的事。祝新春快樂。

    -—想起来了,是叫拔根儿。那会儿我们院里有个小孩儿说话有点大舌头,喜欢追着大家问,“玩勾纲么?”,这印象太深了。鞋里沤出来,“酱油色”,描述的太准确了。每到春节,就想起在北京过年的情景来~~~。

    祝龙年吉祥!

  5. 2012年1月21日 12:01千万里之外

    祝龙年吉祥如意!

    谢谢!祝你春节好,龙年万事如意!

  6. 2012年1月21日 14:43奔远

    那种钩纲的游戏,我是边玩边走,一会儿就到了学校 榆树的花没有苦味,甜甜的,我小的时候就摘下来吃,很好吃的 新春快乐!

    -–谢谢,祝你龙年万事如意!

  7. 2012年1月21日 22:38007008

    您這篇頭圖很美,不知是加拿大還是北京的景,彷彿是昆明湖西堤外的一景,當然也是舊時的印象,現在恐怕不再。自改革開放南風吹,柳樹被冠垂敗之意,因此京城柳樹越來越少,毀恨! 樹的回想也讓我想那京昌公路一直沿到十三陵石人石馬排排柳林。

    -—这图是51博克的模板之一,看着挺对心思就选了。河岸垂柳,摇曳多姿,美不胜收,与“垂败”何干?,真想不通今人竟是如此愚昧。记得好多有水流的地方种有柳树,柳枝垂向水面~~~,近几年回京,感觉树少高楼多,很多幽静的胡同,四合院都不见了。你我这一代人所熟悉的的景物越来越少了,也许不久的将来只能回味了。

    握手,给您拜年,春节好。

  8. 2012年1月22日 01:43seaweed

    糟糕, 在一个写上海话的人家, 给你起错外号了, 我把’勾纲’ 和’拔根’给记混了, 说成’老勾根’ 了~ :P

    —哈哈,这个外号还挺形象的,挺好:))),谢谢啦。

  9. 2012年1月22日 13:51枫叶

    新年快乐,龙年大吉!!

    —同喜同喜。。。

  10. 2012年1月23日 17:52百艺

    总听家的领导讲:一帮屁孩总去上同学家院里的香椿树,吵吵嚷嚷的吵得街坊四邻不安生,结果有个邻居买了几把香椿给他们。结果哈哈哈,几个小孩天天对着树相面: 这树要是能长出肉来该多好啊。。。

    -—还是安抚“收买”的效果好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