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深南夜未央(35)竭泽而渔

字体 -

第三十五章  竭泽而渔

 

就在志伟和舒敏走到大剧院正门附近的时候,志伟身上的传呼机响起来,他看看来电显示的电话号码很陌生,看不出是谁找他。舒敏问道:“有事吧?前边的小店里有公共电话。”

 

电话打过去,志伟开口问是谁找他,对方的语调欢快,“嗨,志伟,我是陈萍,我回来啦。。。”

 

志伟下意识地转头看了一眼舒敏,心里忽然有一点忐忑不安,说话也变得有点不顺畅了,“嗯,嗯,是你啊?什么时候回来的?”

 

“前天回来的,哎,我想约你见见面,还有一个熟人也想见你,现在有空吗?”

 

“现在。。。”志伟看着面前的舒敏,“明天行吗?你说的熟人是谁啊?”

“见面你就知道啦。”

 

放下电话,志伟有点晕乎,陈萍说的熟人会是谁呢?

 

“你有事就去忙吧,”舒敏这会儿情绪平和,微笑着说,“我先回去了,咱们改天再聊,谢谢你今天陪我这么长时间。”

 

舒敏招手拦住一辆出租车,和志伟道别,上车走了。

 

站在路边,目送舒敏的车走远,志伟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该往哪里去,刚才在电话里和陈萍说好明天才见面。看看时间现在还不到晚上八点,离美盘开市还有一会儿。志伟的心里有点乱,理不清头绪。转念一想,干脆去找吴江聊聊,散散心,前几天传呼吴江一直没回音,不知他在忙什么。这样想着,志伟便直奔金融大厦。

 

日子真是过得快,转眼离开这里几个月,大厦内外的景物没变,不同的是进进出出的面孔。乘电梯上楼,公司的牌子换了,这里是LAURENCE新开的公司,志伟在门口停住,他觉出自己有点冒失了。虽说同行不一定要成冤家,但是这里的好多员工是从那边分出来的,和自己曾经是同事,贸然闯进去恐怕引起误会。

 

就在这时,电梯“叮”地响了一声,门开了,出来一人,那人手里端着一杯奶茶。志伟认识,他叫袁方,也是过去的同事。袁方见志伟站在门外,便说,“怎么不进去啊?噢,这里你还没来过吧?哎,来得正好,我向你请教一下,你怎么看今天市场?英镑应该沽还是揸?”

 

志伟和袁方一边说话一边往里面走,“我看图表分析这几天应该是调整阶段,现在美元走强,揸英镑的风险很大,我觉得应该做沽不能揸。。。”

 

志伟低头说着,忽然感觉什么地方不对劲儿,不由得收住脚步,袁方也停下来。二人抬头就见右侧的大厅里坐着一群同事,人人都默不作声,有几个人扭回头注视着他俩,神色有些怪异。

 

志伟的视线越过众人,这才发现在大厅的尽头,LAURENCE一条腿跨坐在一张办公桌上,一双眼睛透过金丝眼镜正盯着他,脸上的神情似笑非笑,甚是古怪。

 

这景象让志伟心里猛地打个机灵,意识到刚才自己话多了,赶紧得转移话题,他愣了一下,然后轻拍袁方的后背,“我还有事,先回去了。”转身离开。

 

LAURENCE注视着离去的志伟,心里虽然气恼却无处发泄,就在志伟进来之前几分钟他刚刚对在场的员工讲了一番话,分析市场走向,然后告诉大家今天都要揸英镑,不要沽货。没想到志伟跑进来说了一通话,和他唱反调。

 

LAURENCE在行内的经验,他当然看得出来眼下的市场趋势,若不是现在急于筹到一大笔资金,他不会出此下策。那些急于赚快钱,捞一把就想跑路的香港公司老板常常这么干,指挥着全公司的员工反方向下单,让客户一夜之间全部爆仓,客户亏的钱就都进了老板的保险箱。

 

自从分家之后,LAURENCE一路北上,寻求商机,先是在武汉开了一间公司,但是业绩不佳,始终处于赔钱的状态,不得已,把吴江从深圳抽调过去,坐镇武汉。他自己直奔北京,经一个关系人介绍,他和一家中字头的国营公司搭上线。这家国营公司实力深厚,背景很硬,公司的掌门人梁总据说是平时穿军装,谈生意才换上西装,出入的座车牌号是白牌甲字头。见面后谈到合作,梁总开口说话做事的气魄让LAURENCE不得不服。梁总说,“既然要做就做大,小打小闹的没意思。”

 

要做大生意自然要大投入,LAURENCE明白在内地做生意如果没有关系,没有过硬的背景那是做不起来,也做不大的,一定要依附于权贵,借助权利的保护伞。他很庆幸自己找到了一个硬靠山。

 

之后便是注册公司,租场地,购置设备,培训人员,各项开销如流水,数目惊人。开始定的是公司的注册资金一千万,梁总说这是最少的注册资金了,集团下属的分公司都是几千万,上亿的。按照协议双方各占百分之五十股份,公司的办公地点选在京城大厦,面积有一千三百多平米。具体到资金到账的问题,LAURENCE提出是不是可以分几期打入,梁总爽快地答应说,“行啊,不过要快,别拖太久,你知道,这种事前几年管得比较松,现在查的紧了,拖久了会有变故。”

 

现在LAURENCE的处境是,北京的生意刚开始,需要大笔的投入,而武汉那里一直往里赔钱,只有深圳这边的公司还有现金流入,为了撑起京城那一摊,资金必须尽快到位,京城里的生意拖不起,唯一的办法就是从深圳抽血,LAURENCE不得不选择通杀,把客户帐上的资金吃掉。权衡利弊,LAURENCE决心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就放弃深圳,反正这里的市场竞争已经很激烈了,而北京的潜力很大,只要保住京城的生意何愁将来没有钱赚。

 

一夜之间,公司的大部分客户都爆了仓,孖展(MARGINCALL的电话接连不断地从盘房打过来,员工们一个个灰头土脸,心事重重。有几个人忍不住在私下里抱怨老板LAURENCE心太黑,搞得大家集体爆仓,现在不得不硬着头皮向客户做解释,还要找新客,外面竞争得这么激烈,哪有那么容易找到新客?

 

LAURENCE心里当然清楚,但他更明白自己不是慈善家,早晚要让客户输光,否则他怎么赚钱,仅仅靠那一点手续费还不够维持公司运作的开支呢。所以他并没有任何愧疚,象他这样既无根基又无专长的人,不博命,不冒险,那就只有食豉油泡饭的份,惟有心狠手辣才有机会揾到“鱼翅捞饭”。如果有人能让他进入香港的超级富豪行列,代价是要他老爸的一双手,他也会毫不犹豫地剁下来。手下人的这点抱怨又算得了什么呢,湿湿碎啦,根本无损他一根毫毛。

 

这件事的结果志伟是在几天后才听说的,那天晚上袁方没有下单,找个机会溜掉了,因此才逃过LAURENCE的快刀。

 

 

 

 

 

 

 

 

分享博文至:
归类于: 文艺 (全局), 文艺 | RSS 2.0 | Trackback |

5 条评论

  1. 2012年2月8日 15:17百艺

    这个名字起得很好竭泽而渔,这样做生意不知可以持续多久? 但那时的中国浑水摸鱼,把池塘放干肯定有人干

    —短期行为,捞一把就跑~~~

  2. 2012年2月8日 18:17olive tree

    事业和金钱,没有它们的铺垫,也没有其它故事了~~

    —-生活中的主菜,再加点配料~~~搅成一锅粥:)))

  3. 2012年2月8日 21:30jane12345jane

    我喜欢豉油泡饭,“鱼翅捞饭”?太补,我怕流鼻血:) 竭泽而渔,把水放干了,小渔儿我看你往哪里逃!我今晚试下哈,看我老公是否就范:)

    -—还好SAN JOSE离这里还有四五千公里呢~~~~

  4. 2012年2月9日 09:14加国无为

    这老板的心也太黑啦

    —赚的是黑心钱嘛~~~

  5. 2012年2月10日 11:44莽牛

    这些年国内的庄家可发大了,这也是股民赔惨了的原因吧。

    —-赌嘛,肯定有输有赢,不赌就不会输:)))~~~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