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深南夜未央(49)外人的闲话

字体 -

第四十九章  外人的闲话

 

志伟没想到郑菊会约他见面,一位过去的同事找到志伟,说郑菊想和他谈一谈,见面的地点就定在附近的新雅西餐厅。几个月不见,郑菊脸上的浓妆涂得更加艳丽了。一见面郑菊就开门见山,直截了当地告诉志伟,她现在已经离开了LAURENCE,自己的公司下个月就开张,她问志伟有没有兴趣过来做。

 

志伟没有直接回答她,反问:“原来公司里的那几位元老也在吗?”

 

郑菊态度坚决地把头一摆,“你认识的那些人一个都没有,他们在这行里混得太久了,一个个都懒得要命,既不肯找客户,又不愿学,做单烂,一落单就亏,下面的人自然不服了,没人愿意跟着他们,我要他们有什么用?”

 

“可他们几个都很有经验啊。”

 

“哼,”郑菊的嘴角撇了一下,不屑地说道,“没用的,除了能对着新来的人瞎吹还能干什么?我找你,就是觉得你比他们几个都要强,公司里的人服你,跟着你做单还能赚到钱,谁也不愿意跟着老是赔钱的头儿,对吧?”

 

郑菊停顿了一下,接着说:“有一次我们在一起吃饭的时候说起你,有人说你这个人非常有心计,表面上好像什么都不争,到最后得益的还是你。当时LAURENCE说了一句话,他说你这叫做‘不争是争,争是不争’。”

 

志伟听说过郑菊在本地的人脉关系很广,她现在出头单干,估计背后应该有人支持,沉思片刻才说:“先让我考虑一下再答复你行吗?还有件事,你知不知道吴江现在的情况?”

 

“我也不知道他跑哪里去了,最近一直联系不上他,”很明显,郑菊心里有怨气,“我也想找他呢,先是秦虹跟着LAURENCE去了北京,吴江也被派到武汉去,几个能干事的人都给拆散了。”

 

志伟还记得前些日子袁方说要去武汉找吴江一起收原始股,最近一直没见到袁方,估计他是真的去了。看来郑菊也不了解吴江的近况,LAURENCE在武汉的公司关门了,不知道吴江有什么打算,会不会回来,希望他一切顺利。

 

自从TONY平安回来以后,志伟便交卸了差事,除了开会和做单,其它时间他很少在公司里出现,有人问起来他就说在外面见客户。无事一身轻,他和舒敏待在一起的时间多了,两个人出去吃饭,逛街,看电影。志伟来深圳差不多一年了,终于在舒敏这里找到了家的感觉。

 

这天吃过晚饭以后,舒敏拉着志伟去逛国贸大厦,在四楼的免税店里舒敏挑选了几件物品,然后二人去排队交钱。晚上来逛国贸,到免税店里买东西的人很多,挤来挤去的。排到收银台前,舒敏把手里拿着的一包妇女卫生巾和其它几样商品放在传送带上,正在低头掏钱,突然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高声喊她,“哎,舒敏。”

 

舒敏循声望过去,见是下乡插队时和她分在同一个生产队的知青卫芳,站在面前。卫芳的手里还拎着两只装满东西的袋子,看样子应该是刚交完钱。遇到卫芳,舒敏也很高兴,插队时她们俩经常结伴一起回城探亲。知青返城以后,有一段时间彼此断了联系,三年前卫芳恢复单身,也跑来深圳,两个插队时的朋友又遇上了,空闲的时候,两个人也会聊一聊,聚一聚。

 

志伟见舒敏停下来,忙着和熟人说话,便掏出钱包,拿出两张百元港币递给收银小姐,接过袋子。

 

卫芳见到舒敏身边的志伟有些惊讶,问舒敏,“这是谁啊?”

 

舒敏大大方方,把志伟拉近身边,“他是志伟,我朋友。”

 

卫芳大涨了口,“啊?是吗,哎,看上去很年轻嘛。”

 

三个人前后脚走出店门,两个女人碰了面非常开心,一路说笑着走在前面,志伟拎着袋子跟在后边。卫芳歪头凑近舒敏耳边,笑着说:“都说女人三十豆腐渣,离婚的女人是残渣,你真是好命啊,老牛吃嫩草,还弄个小白脸,”一边说着,她扭回头不住地打量跟在后面的志伟,挤眉弄眼地问舒敏,“哎,说说吧,怎么样?味道如何?

 

舒敏听这话不顺耳,但是没好意思板脸,她知道卫芳这个人的性格就是这样,说话没个把门的,想起什么就说什么,大大咧咧的。离了婚,更是什么都不在乎,什么话都敢说,卫芳曾经对她抱怨说,全国各地的女孩都往深圳跑,男人都挑花了眼,二十岁的女人是宝,三十岁的女人是草,离了婚的女人是杂草,像她这样三十多岁的离婚女人就是枯草,别说挑男人,连被男人挑的机会都没了。

 

卫芳的单位是女多男少,一大群各地来的打工妹。有一回舒敏跟着她去参加她们单位组织的一场周末舞会,就见满场尽是女孩子,见不到几个男士,场上一对对在跟着音乐起舞的人当中很多是女女相伴,就象在是庆祝“三八节”。

 

两个人话不投机,本来朋友见面挺高兴的,以前大家聚会聊天,胡说八道也没所谓,但是现在当着志伟,卫芳的话听起来就有点刺耳,又走了一段路,舒敏推说要回去了,便和卫芳分手道别。

 

卫芳的一番话志伟听到了,心里不免有些不快。他很不高兴被别人看成是靠着女人吃软饭的,而且他确实也没有依赖舒敏,这话伤了他的自尊。

 

舒敏看出来志伟脸色不对,像是有点不高兴,便小心地问:“是不是刚才听见我和朋友聊天生气啦?”

 

志伟 低着头走路,一句话也不说。

 

舒敏接着劝解他,“唉,她那个人就这样,说话不知道深浅,你别在意。”

 

志伟不可能不在意,最近这段日子他的情绪不高,工作上的事让他不开心,和舒敏在一起的时候,舒敏凡事都顺着他,这反倒让他开始变得有点任性,像个未成年孩子一样,两个人的关系逐渐有点变调。

 

 

 

 

分享博文至:
归类于: 文艺 (全局), 文艺 | RSS 2.0 | Trackback |

7 条评论

  1. 2012年4月5日 12:47olive tree

    出问题了, 嘿嘿…

  2. 2012年4月5日 13:04torontoherobo

    ding, ding

  3. 2012年4月5日 15:09漣漪

    然後呢??

  4. 2012年4月5日 15:10风起雪如花

    这俩个人出问题很正常,男的大女的十岁,不离谱结婚很正常。女的大男的十岁,俩个人结婚的可能性不大。这男女在年龄上什么时候都不会平等。

  5. 2012年4月5日 20:32莽牛

    还好,刚看到卫芳出现时还担心她搅局呢,看来志伟不会被卫芳迷惑了。

  6. 2012年4月7日 12:13加国无为

    完了,要出问题,这应该难不倒舒敏的~

  7. 2012年4月10日 14:55石竹苑

    多谢几位来访,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1分解:))),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