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深南夜未央(51) 抽签认购表

字体 -

 

从被绑架到最后脱险归来,这段经历在TONY的叙述中,前后出现了不同版本,面对不同的听众,TONY讲述的事情经过和重点也有所不同,重复的次数越多,他的形象也就越高大,时间一长,连他自己都分不清哪一个版本是真实的,哪一个是他想象出来的了。

 

回来之后,钟老板特意安抚他一番,让他先休息几天,到医院做个全面身体检查。TONY说没什么大碍,休息一天就可以返工。回到公司,他先把公司秘书范小姐找来, 问她要来公司所有员工进来时填报的个人资料。TONY怀疑这次他被王氏兄弟绑票是公司内部人员做内应,最可疑的人是杨松和袁方。TONY打算自己进行调查,他让人先去把杨松找来,派去的人回来说,找不到杨松。

 

杨松的大客户早就踢开他,自己亲自上阵操做了,所以现在杨松比较空闲,虽然色胆还在,却是有心无力,上次中招,他被迫禁欲了一段日子,情况稍见好转之后,肉体需要便强烈反弹,非常不幸的是,没过多久就遇到了一个比他更不要命的女人,结果杨松又成了医院的常客。

 

找不到杨松再找袁方,结果也不见人影。TONY沉着脸,自己一个人关在办公室里生闷气。他眼瞟着外面的员工,觉得每个人都有可能是王家兄弟的同伙,忍不住从心里冒出一阵厌恶,认定这里没有一个好人。

 

珍珍也被TONY赶了出去,扔给她几张金牛(千元面额)港币。TONY觉得这个女人太蠢,留在身边碍手碍脚,是个累赘。最近TONY总是疑鬼疑神,老觉得有人在背后暗中盯着他。

 

情况变得越来越糟,有几个公司同事来找TONY讨教,都被他骂出去,类似的事情发生过几次之后众人开始躲着他,有人索性不来公司上班,有人干脆不辞而别,办公室里越发地冷清起来。

 

钟老板发觉再让TONY这样搞下去,他的公司就快关张大吉了。找TONY谈过两次,仍不见效。无奈只好先把TONY安排到香港那边的盘房里做事。观察一下,再做决定。经过这件事,钟老板意识到深圳这边的生意不一定非得要用香港人来打理,本地员工也能挑起来。

 

那天在街上袁方遇到志伟,回到公司他跟吴江说起这事,吴江一拍桌子,“哎呀,对了,回来一直还没顾上这事呢,你去安排一下,把人都约出来,大家聚一聚。”

 

“我听说珍珍跟TONY分了。”袁方看着吴江,试探着说。

 

“是吗?”吴江脸上的色彩表现为红白相间,看不出喜怒哀乐。

 

“你要不要见见她吗?”袁方半真半假地说。

 

“她现在怎么样了?”

 

“听说她找了份文员的工作,是个小公司。”

 

“以后。。。再说吧,”吴江迟疑了一下,“她为什么要离开TONY呢?”

 

袁方笑了,“那你还是问她吧,她又不是我的梦中情人,我怎么知道?”

 

两个人原来就是同事,前些时候在武汉合作,一起收购原始股,关系更加亲近。

 

过来些日子,有一天袁方趁吴江一个人在办公室的时候溜进来,悄声说,“你得帮兄弟一个忙。”

 

事情的起因是在那次一班旧同事的聚会上,袁方和范小姐曾有过一段交谈,兴许是虚荣心作怪,袁方对范小姐讲述自己去湖北收购原始股的经历,满有把握地说这两家公司一上市他手里的股票至少能赚十倍。听得范小姐一脸羡慕,对他崇拜得不得了,追着问他怎么才能买到原始股。袁方说他知道哪支股票会上市,如果范小姐想要认购原始股的话他可以帮忙。

 

昨天范小姐约袁方出来见面,开口请他帮忙。这次新股发售方式不同以往,改成抽签认购了,范小姐问他能不能搞到两百张认购表。袁方虽然心里没底也还是硬着头皮答应下来,他回过头便来找吴江。

 

吴江有点犯愁,他知道有很多人盯着这次的抽签认购表,还没公开发售就已经有人暗中拿出去私卖了,他手边有刚送到的几箱子抽签表,是上面分派下来,准备在营业厅公开销售的,现在袁方来求他帮忙,他真有些为难。

 

营业厅外面有很多人在排长队等着交钱领表,最早来排队的人已经在此安营扎寨两天了。人行道上挤满了男女老少,带着遮阳伞,草席,竹椅,水杯,扑克牌,在酷热中坚守阵地。据说有工地上的包工头把手下的几百个工人都派过来排队,人手一张或数张身份证。排队的人太多,在证券公司门前打起了“蛇饼”。

 

有人见到商机推来平板车在路边卖盒饭,也有卖烟酒的,卖饮料的,卖伞卖塑料小板凳,卖电池卖报纸杂志的,还有卖排队号的。

 

道旁的树棵里堆满了吃剩丢弃的饭盒和果皮,招引来大批的青头蝇在上面飞舞。地面上也是污水横流,遍布垃圾,脏乱不堪。

 

袁方按照约定,和范小姐见了面,他拿出一叠厚厚的抽签认购表,“两百张,现在外面的公开价至少是一百块一张,我只收你成本价,每张二十块。”

 

看着范小姐开心的样子,袁方忽然觉得自己在发傻,她要两百张都是自己用吗?她去哪里找两百张身份证?一直以为这个女孩挺一般的,想不到她还有这等本事。按耐不住好奇心,看着范小姐远去的背影,袁方悄悄地跟上去。

 

跟了一段,就见范小姐拐进一条小路,袁方侧身躲在街角的一间小店里,向外偷眼观瞧。

 

小路边停着一辆中巴,和马路上跑的载客中巴没什么两样,不同的是这中巴前窗没有摆放一块标明起始站和终点站的牌子。

 

范小姐走到中巴近前,车门开了,范小姐上了车,车门关上。过了大约四五分钟,车门再次打开,范小姐跳下车,兴高采烈地向车内挥挥手,走了。

 

中巴起动,向前开过来。袁方低下头装做买东西。中巴在路口停住准备右转,在这当口,袁方偷眼向车窗内望去,他看到一个熟悉的面孔,心里一惊。

分享博文至:
归类于: 文艺 (全局), 文艺 | RSS 2.0 | Trackback |

6 条评论

  1. 2012年4月16日 21:02seaweed

    谁呀? 那个绑架的老大老二?

    ——留待下回~~~

  2. 2012年4月16日 21:31加国无为

    我也心里一惊,杯子都掉到地上了。。。

    ——真过意不去,你那不是水晶玛瑙夜光杯吧?:)))

  3. 2012年4月16日 21:56olive tree

    这又是另一拨人的故事~~

    ——反正是颠三倒四:)))

  4. 2012年4月16日 22:19seaweed

    只顾吃手指, 没看见熟悉二字. 是这个文章的男主角?

    ——手指头好吃吗:)))

  5. 2012年4月18日 16:43百艺

    seaweed是这里出名的懒着机灵的人,我同意她吧还是觉的该是王老大才合理

    ——我也是这么脚的~~~

  6. 2012年4月19日 23:40seaweed

    seaweed听着很生疏, 上面那两个海带都是假的, 我支持后面那个, 谁说主角都是好人, 把他写坏点. :D

    虎头你脚的是百艺的前面那句, 还是后面那句?

    ——西游记有真假美猴王,现在有真假海带,还是百艺的见识高~~~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