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深南夜未央(54)混乱时刻

字体 -

第五十四章 混乱时刻

 

星期五下午,陈萍经过财务室门口的时候,听到里面几个女职员叽叽喳喳,正在商量着明天一早去证券公司排队领表。当时陈萍正忙着,也没太在意,下班后和杜新一起去吃饭,随口说起这事。杜新说:“下午我经过红荔路的时候,看到很多人围在交行门口,乱哄哄的。”

 

陈萍心里忽然有一点不安,公司里的这几个女孩岁数和她差不多,家人都在内地,明天去排队可别出什么意外。想到这里她实在是不大放心,打电话给其中一个,问她们明天要去哪里排队。

 

第二天,吃过午饭,陈萍拉着杜新,叫上办事处的司机小刘开车,三个人直奔深南中路。在路上,小刘一边开车,一边笑着说:“我有几个同乡昨晚上就排队去了,带着祛风油,白花油,折叠伞,雨衣,藤椅,一个个都是全副武装,好像是去野营一样。”

 

还没到深南中路,车就开不过去了,只好找个地方停车。下了车,陈萍走在前面,杜新紧跟其后,朝着黑压压的人群走过去。

 

证券公司门外,已经聚集了一大群人,马路也被堵得严严实实的,几个身穿灰色制服的保安在维持秩序,挥舞着手里的短木棍和皮带,驱赶那些故意来捣乱的人。在靠近公司门口的地方设置了类似火车站出入口的铁栏杆,排队的人如同食物链中的初级供应者一样,一个挨着一个,排着队去奉献。

 

外围的场面也是相当混乱,地上散落着很多杂物,被踩烂的拖鞋和凉鞋,被丢弃的报纸杂志,瓶装水,豆奶瓶子,汽水罐,香烟盒,一片狼藉。

 

排队的人实在太多,陈萍只能在外围几圈队伍之间的缝隙中寻找,里层根本挤不进去。找了一阵,没有看到公司的那几个人。杜新看陈萍一脸的焦虑不安,便劝解她说:“你也别太着急,兴许她们几个看人太多,索性回去了也说不定。”

 

陈萍看着前面堵得严严实实的人墙,就凭她和斯斯文文的杜新根本没可能挤进去。无奈,只好放弃,两个人转身往外挤,出了人群,杜新长吁了一口气,“真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啊!”

 

这时,一个熟悉的背影吸引住陈萍的视线,就见前面靠着棵树干,站着一人。陈萍走上前去,看清楚是李丽。只见她头发散乱,目光呆滞,口里念念有词,正在自言自语,谁也听不清她在说什么,脚上还剩下一只鞋。

 

出意外的不只李丽,还有她的好朋友蓉蓉。原本这两人是结伴而来,站在一起的。在开始派表的前一天,队伍被几次三番地冲散,反复重新集结,两个人也被分隔开了,互相看不到人影,也不清楚对方的处境,无奈只好各自为战。

蓉蓉还算是幸运,排在靠前的位置没有被挤出去,开门派表的时刻终于到了,蓉蓉的心情是兴奋和期待,这两天忍饥挨饿不算,还要使劲抑制住排泄的杂念,憋屎憋尿才抢占到一个有利位置,这有多不容易啊,岂能为了去一趟厕所,逞一时之快而失落了它。

 

证券公司的大门终于打开了一条缝,最靠近大门的人群立刻起了一阵骚动,负责收钱派发抽签表的工作人员为防止排队的人冲进来,发生意外,没有打开铁栅门,而是搬出一张长条桌子堵在铁栅门后,透过铁栅间的缝隙来办理收钱派表。一只只捏着一叠现钞的手都在努力向铁栅内伸去,里面的人则气定神闲,慢条斯理。

 

办理的速度很缓慢,等待的心情很急迫,远离铁栅的人开始鼓噪。几个保安虽然尽力使用手中的皮带木棍也阻止不住向前推挤的人潮。亢奋的人们脚下踩着各种垃圾和丢弃物,由鼻孔到肺叶都在吞吐着空气中漂浮的腐败气味,浑身散发着汗臭,眼盯着铁栅,鼓噪着向前推进。

 

夹在人潮中的蓉蓉终于接近了铁栅,攥在手心里的纸钞因汗水和雨水而变得潮湿发粘,等到她把手伸进铁栅内的时侯,她的脚尖已经找不到地面,身体被四周围的人裹挟着悬在空中,脚上的鞋早就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成了赤脚大仙。

 

如同海边涌起的波涛一般,一股人潮迅猛地从左侧涌过来,蓉蓉身不由己,被拥向右边,她的一大半手臂还在铁栅内,手心里的钱已经被收进去了,簇白崭新的抽签表刚刚触到她的指尖,还没来得及抓到手,她的身体就被推到了旁边,只觉得手臂一阵剧痛,几乎被铁栅拗断,痛得她不得不把手抽回来。发现手臂外侧至手背被铁栅上的钉子尖划开一道约摸有半尺长的伤口,鲜血不断向外喷涌。

 

钱收进去了,抽签表却没拿到,她顾不得手臂的伤痛,嗓音嘶哑地吼叫着,光着两只脚往里挤,拼命向前伸手去抓,结果还是什么也没抓到,反而被已经拿到表的人推挤出来。

 

看着层层叠叠围堵在铁栅外的人群,蓉蓉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悲伤,一屁股坐在地上,伸直两条腿,光着脚,咧开嘴,绝望得嚎啕大哭,抬手抹一把眼泪,手臂上的血抹在脸上,血和泪水混合在一块,看上去像一个血人。

 

最后蓉蓉是自己打车去的医院急诊室,赤着脚站在路边拦出租车,第一辆车的司机在她上车后,看到她身上和脸上都带着血,怕给自己惹麻烦,死活不肯拉她,一个劲地求她下车。

 

第二辆出租车司机眼尖,一见到她满脸是血,不容她拉门上车,脚下一踩油门就跑远了。第三辆车停下,司机也是不肯送她去,找个借口把她赶下车。最后遇到一个心地善良的司机,见她的惨状实在不忍心拒载,把她一直送到急诊室门口,然后下车搀扶着她进去,帮她挂号,也没收车钱就离开了。

接到陈萍的电话,志伟才知道李丽又出事了。自从给李丽托付给陈萍,志伟就没再过问李丽的事,他想把她彻底忘掉。后来听陈萍说,李丽的精神已经恢复正常了,细心的陈萍把她安排在自己公司里做文员,其实也没有分派太多的事情给她做,就是让她有一份正常的工作和生活。

 

在电话里,陈萍也没有细说是怎么回事,只是讲李丽现在的情况很不稳定,一会儿自言自语,一会儿连哭带喊,大吵大叫。

 

陈萍问志伟怎么办?

 

 

分享博文至:
归类于: 文艺 (全局), 文艺 | RSS 2.0 | Trackback |

6 条评论

  1. 2012年4月30日 17:14olive tree

    幸好我没有这样炒过股, 这是血泪炒股史啊

    ——初级阶段的特殊现象~~~

  2. 2012年4月30日 21:36莽牛

    有点刺刀见红的感觉了。 :-)

    ——真刀真枪,玩命了:)))

  3. 2012年4月30日 22:19乐陶陶

    真的这么夸张啊,我也没有经历过,如果是我,怕是见到排队的人潮就走人了。

    ——是啊,走为上策~~~

  4. 2012年5月1日 10:39百艺

    很喜欢陈萍这个主人公,接下来。。。

    ——我也喜欢陈萍,接下来咋办,给出个主意吧,

  5. 2012年5月1日 10:55马强

    想起俺当年买认购证的时候了,呵呵。

    ——也是弄潮人啊~~~

  6. 2012年5月1日 10:57加国无为

    这那是炒股啊,是在炒人皮啊~

    ——炒人皮太吓人,抽时间写写炒地皮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