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追债(50·)大结局

字体 -

第十二章(3)大结局

 

一月底的香港,天气潮湿阴冷,寒风刺骨,不能不让人想念加州明媚的阳光。志伟搭国泰班机抵港,入住靠近铜锣湾广场的富豪酒店,房间是通尼提前为他预订的。通尼曾在这里住过,他告诉志伟在房间里拉开窗帘就可以饱览维港景色。

 

通尼的原班人马都还留在香港。在跟公司CEO一番密斟之后,公司驻港办事处非但不会裁撤还要加以扩充,规模更胜以往。CEO明言现在更加看好公司在亚太地区的业务前景,常驻香港有利于进军大陆市场。这真是峰回路转,刚过完新年,通尼便飞回香港,在国金中心租了一处更大的办公室,装修布置起来。

 

抵埠的第二天,志伟把爱伦引荐给通尼,之后他便转飞新加坡隐身,后面该轮到通尼粉墨登场了。如果说起始是志伟提供了一个鸡蛋,那么通尼的后续工作则是加入起司,苏打和面粉,把它做成一个大蛋糕,整件事的后续发展已远远超出志伟最初的设想。

 

这几年刘路胖了很多,日子过得舒心,自然肉长的快。刚到深圳时他的体重还不到七十公斤,现在是九十出头,他本来个子就不高,肚皮圆滚滚的,胖得像个球,横着竖着都差不多。虽然食肠宽大,气量却小,公司里不服他的人陆陆续续地都被他用不同的方式赶走。

 

刘璐从上任初的有权势无威信,慢慢过渡到现在他一个眼神就有人心领神会,跑前跑后地去操办,公司里的老人差不多走光了,后进来的人必须对他刘总恭敬有加才能在公司里存活。

 

北京的梁总派刘路来深圳接管公司但并没有完全放手把公司的财务和人事权交给他掌管,很多事都要请示北京,实际上他是个“使唤丫头拿钥匙,当家不做主”的角色,大权还在北京那边。

 

但是刘路并不满足于做一个传声筒,他有更高的追求。对于不能施展自己的抱负,刘路渐渐感到不满,于是开始寻找新的机会,有摸准他心思的手下给他出主意,在外面搞一个私募基金,公司现有的客户都是基金的吸纳对象。

 

二月初,刘路带着他的两名助理经罗湖通关到港,之后由爱伦陪同,来到中环。一行人在刚刚装修好的会客室里第一次和通尼见面。

 

通尼先向来客介绍他的两个助手,一个是有爱尔兰,希腊和意大利等至少四五种血统的詹姆斯,头衔是所罗门投资银行亚太区高级副总裁,另一个是叙利亚和意大利混血的弗瑞蒂,头衔是分析师,一左一右,站在通尼身后助阵。

 

寒暄过后,转入正题,通尼先介绍公司的背景,然后是目前的投资方向,“我们致力投资在某些高新科技公司,看好目前最具有潜力的E-COMMERCE,包括几个专门开发用于B-BB-C等非传统商业模式软件的公司,为方便国际投资人,我们最新推出一个非常适合亚太地区投资者的可换股债券项目,这个债券的收益将跟随纳斯达克指数浮动而调整。。。”

 

接下来由弗瑞蒂分析科技行业发展前景,然后是詹姆斯解释这个可换股债券项目的运作模式,架构,预计收益率和风险评估等,在投影仪上演示了一堆图表和文字,之后,通尼客气地向刘路征询意见。

 

此时刘路头脑中已是混沌一片,刚被塞进去一大堆中英文混杂的新鲜名词和概念,一时间还理不出个头绪来。等到通尼发问,刘路心里发虚,可是又不想让对方小看了自己,既然对方提问了总要说点什么。刘路在心里掂量了一下,眼前这三位都是美国华尔街的专业人士,就凭这家公司把办公地点设在中环,其背后的实力便可以想见。

 

刘路清清嗓子,“嗯,很好,我听说现在美国最热门的是处理电脑千年虫,年底会不会真的天下大乱,到了世界末日?”

 

通尼一笑,“刘先生信主吗?”

 

刘路不明就里,“不大信。”

 

通尼手摁着心脏部位,认真地说,“我是信主的,可是我不相信一九九九年底会是世界末日,刘先生不信主,更没有理由相信这些吧。”

 

刘路自嘲地笑着说道,“其实我也不信这套,就是随便这么一说。”

 

回到深圳,刘路把几个助手叫过来商议要不要买这债券,一个助手小心翼翼地说,“去年美国人刚在香港吃过亏,还能信他们吗?”

 

刘路非常自信地一摆手,“这根本不是问题,美国人肯定讲信誉,不讲信用还怎么玩?人家是玩金融的祖宗,你们学期货,全套教材都是抄美国人的,我们跟人家相比还差得远呢!”

 

一九九九年底,刘路一行七人由通尼安排赴美国考察,沿途游览了东西两岸的几个大城市,并实地考察了一下拉斯维加斯赌城。此番游历,令刘路感到心满意足,他非常佩服自己当初的英明决策。

 

纳斯达克指数从年初的两千多百点一路冲上三千,直奔四千点而来,刘路决定加码买入,把基金账户内的全部流动资金都拿出来,连同他自己的几十万积蓄全都投在债券上。

 

这一年里,志伟一直在努力使公司转型,从过去的生意模式里脱离出来,这中间经历了一些波折。陈兴有意自立门户,志伟和陈兴长谈过一次,分析利害关系,希望陈兴回心转意,继续跟着他。最后,志伟眼见陈兴去意已决,便答应了陈兴,把自己在南边的进货渠道转介给他,志伟则彻底退出这行生意。

 

吴江托付志伟查询马来华侨王世昌的事业有了结果,方琳通过关系查明,原来这个王世昌出生在印尼,幼年随父母到北京,初中毕业即插队下乡,后犯了事被判刑。八十年代初,王世昌在刑满释放后通过海外亲属关系办理移民移居海外,九二年以外商身份到国内发展。

 

志伟把方琳查询到的情形告诉了吴江,也没问吴江为什么查这个人的背景。志伟倒是问过方琳,为什么她能弄到这么详细精确的资料。方琳抿嘴一笑,“因为我知道这种事该问谁。”

 

两千年三月,纳斯达克指数在创下五千点历史性高位之后一泻千里。到了五月初,刘路感觉不妥,过关来找通尼,要求卖出手中持有的债券。通尼拿出双方签订的合同书,指出里面有一段说明,“本公司谨代理此项产品,不承诺在将来任何时候有义务向客户赎回。”

 

通尼两手一摊,对刘路说,“非常遗憾,我帮不了你,你可以去找发行这个债券的公司商量解决。”

 

刘路追着问,“这公司在哪儿?”

 

“千里达。”

 

刘路懵了,从来没听说过这么个地方,在哪个洲?

 

回到深圳,刘路和几个心腹一合计,与其跨海越洋跟外人费劲纠缠,不如在内地找几个下家,把债券转卖出去,弥补自家的损失。照方抓药,把通尼给他的那套宣传材料连合同书稍加改动,经过一番努力,居然卖出去将近一半。刘路刚松了口气,接着又开始担心,要是这指数继续跌就麻烦了,买了债券的人还得回来找他。

 

刘路开始每天求神拜佛,盼着这指数止跌回升,但是事与愿违,纳斯达克指数像坐在滑梯上一样,一个劲地往下溜,刘路是心急火燎,坐卧不宁。从刘路手里买进债券的人发觉不对,找上门来闹事,他弄的那个基金也出了问题,资金周转不灵,亏损严重,客户闻风而至,都追着刘路要讨个说法。

 

八月,爱伦从香港打电话给志伟,和他商讨账户的事,顺便告诉他一个消息,刘路失踪了,下落不明。之后,志伟分别在陈萍和吴江那里证实了这个消息。

 

志伟非常希望刘路还活在人世,希望他也体验一下分分钟都活在被人追杀的恐惧当中,食不知味,夜不能寐,时刻提防的那种感觉。死不过一刀之痛,瞬间的事,一闭眼就过去了,比死还要难熬的是生不如死。

 

现在志伟终于可以告慰舒敏的在天之灵,为了这一天他用尽心机。

 

这年夏天,通尼去了夏威夷度假,享受阳光沙滩,美女佳肴。八月底才回到纽约。十一月初通尼打电话邀请志伟到他在长岛的新居去参加圣诞聚会。

 

东湾有一段丘陵地带,夹在两条高速公路之间,在向阳的山坡上有两排房子,依坡而建,高低错落,一条盘山小路蜿蜒而上绕过一道山梁通到这里。站在窗前可以俯瞰山脚下的城市,目光望远一点,可以看到海水退去后留下的一片滩涂湿地。

 

早上九点半,志伟刚从洗手间出来,听到门钟响,此时方琳已经上班去了,整栋房子里只剩他一人。志伟望一眼监视器,画面里有一男一女站在门外,二人都穿着长风衣,这副打扮比较少见。

 

志伟接通对讲机,就见那男人抬手把一只皮夹对准摄像头,说“FBI,我们想和陈伟先生谈谈。”

 

志伟穿好衣服,下楼打开门,把来人让进客厅里落座,虽然志伟还不清楚这两位不速之客的来意,但心里已有预感他们带来的肯定不会是好消息。

 

“我们是来了解你和陈兴的关系。”

 

“他是我的朋友。”志伟不动声色地回答,心里却为陈兴担忧。

 

“你和他有没有生意往来?”

 

志伟轻轻地摇了摇头,“没有了。”

 

十分钟后志伟起身送客,神情轻松,泰然自若,微笑着把两位联邦探员送出门。

 

坐在窗前,眺望远方,感觉心中空空荡荡。志伟现在不单是无债一身轻,而且是无产一身清。

 

人生不在于拥有多少财富,而在于享有多少自由,无论谁也不可能占有财富直到永远,眼前拥有的一切随时都可能失去。何为占有,那只不过是暂时的停驻,终究要转换到下一个寄主手中。与其担惊受怕地守着财产还不如主动放弃,放弃比占有更让人轻松自在。

 

人世间的爱也罢恨也罢都会过去,爱得惊天动地也好,恨得不共戴天也好,最后都会湮灭于无形,没有什么是永恒的。想不明白的时候会有苦恼,想明白了会觉得无趣,真不知道是想明白了好还是想不明白好。

 

分享博文至:
归类于: 文艺 (全局), 文艺 | RSS 2.0 | Trackback |

12 条评论

  1. 2012年11月7日 09:52olive tree

    真的大结局了? 没有永恒? 倒底是想明白了好,还是什么都不明白更好? 这个问题,有点永恒啊~~

    ——是啊,我这里不明不白地就收尾了,哈~~~

  2. 2012年11月7日 09:59

    沙发! 问候辛勤的小竹!恭贺完美收笔! 哈哈, 结尾很精彩, 到底要不要想明白啊?

    ——谢谢闷儿,要不要想明白,糊涂好还是明白好,我也不知道,慢慢想着~~~

  3. 2012年11月7日 10:48爱心幼儿园

    地毯也要抢啊。 “想明白了会觉得无趣,真不知道是想明白了好还是想不明白好。” 想明白了海阔天空,结局很轻松舒畅,心里跟着舒了一口气。

    ——爱心好!有爱心中不空~~~

  4. 2012年11月7日 12:00莽牛

    感觉收的的太快了点,真是意犹未尽!

    ——牛哥看出来了,哈,是有一点赶着收工的意思~~~~

  5. 2012年11月7日 12:01等到了

    有沙发也好,没沙发也好,追得开心, 下一故事什么时候到?

    ——多谢支持!下一个故事要过一段时间了。

  6. 2012年11月7日 14:04HAPPYPING

    写作幸苦了,握手,要忙了吧,祝顺利~

    ——多谢支持!问好!

  7. 2012年11月7日 15:27jane12345jane

    大工程总算告一段落,祝贺

    ——多谢jane,我这赶着收工,有点潦草了~~~~

  8. 2012年11月7日 16:26Royal Reader

    写的真好!

    ——多谢支持!

  9. 2012年11月7日 17:36globe

    收尾了,写得真好,还没看够呢。

    ——多谢一路支持!有时间再写~~~

  10. 2012年11月7日 17:45牧童之家

    结尾的文字有点玄,虽是终曲,但余音袅袅啊。。 问您好! 笔耕辛苦了,感谢分享。

    ——多谢牧童!问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