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作者存档

深南夜未央(26)前途光明

第二十六章  前途光明   深圳的冬天是湿冷,以前看报纸说香港有人被冻死,在北方人眼里真是难以理解,最低也不过零度上下,怎么会冻死人呢?志伟现在是体会到这阴冷的滋味,那是渗透进骨髓里的冷,和北方的干冷不一样,挡得住寒风却挡不住湿气。   从新年元旦开始到春节,是深圳最消停的日子,大部分人都是外来的,原住民没多少。外出辛苦一年,趁着过节回老家看望… (阅读全文)

深南夜未央(25)生存与误解

第二十五章  生存与误解   汇市跟赌场的区别之一,是进赌场里玩的人不会认为自己是去做投资的,在汇市里瞎扑腾的一部分人总不肯承认自己是在赌博。有一种说法,炒汇的人要像个冷血动物,不动感情,才算是个合格的玩家。太情绪化,太随意的人都不大容易在这个市场里长久存活。   做生意的各有各的玩法,有一种人喜好冒险,做事抢先一步,用香港人的说法叫做“饮头啖汤… (阅读全文)

深南夜未央(24)围炉夜话

第二十四章 围炉夜话   十二月的汇市颇不平静,国际政治的风云变幻搅动着市场的神经。欧共体十二国首脑在荷兰草签了马城条约,而英国的态度却让人捉摸不透,最终是否会通过马城条约还是个未知数。强盛一时的超级大国苏联在“八一九”事件之后分崩离析,随着十一个成员国签署《阿拉木图宣言》独联体建立,苏联正式消亡解体,戈尔巴乔夫把自己搞到下岗,他的历史使命也到了头,这… (阅读全文)

京城往事(36)人物志——大鼻子

京城往事(36)人物志——大鼻子   胡同里的人高矮胖瘦美丑都有。有这么一位相当显眼,身高在一米八以上,头发带自来卷儿,相貌堂堂,特别引人注目的是他长了一个大鼻子,鼻梁儿高耸。所以就有了一个外号“大鼻子”,此外还有一个不雅的绰号。   大鼻子很有点艺术天分,喜欢吹笛子,参加过单位里的群众文艺汇演。后来他又自学了吉它,八十年代初的夏日晚上还曾在玉渊潭… (阅读全文)

深南夜未央(23)重整旗鼓

第二十三章  重整旗鼓   吴江一向是个乐天派,但是这几天心里确实有点烦,头一件事是珍珍似乎总有意躲着他。人就是这样,越是得不到的东西越想要。再有一件,就是郑菊私底下透露给他一个消息,公司的两个老板要分家了,Laurence正在筹备分出去另起炉灶,重整旗鼓。郑菊和秦虹都已经准备好要跟过去,郑菊劝说吴江也过去,最好再带些手下人一起跳槽,将来他们几个就是新公… (阅读全文)

拱猪和麻将的三俗趣事(18+)

标签:

  在加州读书时住学校宿舍,宿舍里的几个人有单身,也有处于“MBA”状态的,“MBA”的意思是“MARRIED  BUT  AVAILABLE”。空闲的时候几个人常聚在一起玩“拱猪”。会玩“拱猪”的人都知道,方块J是羊,黑桃Q是猪,比它们大的牌称作“羊圈”和“猪圈”。玩的时候,有人出“羊圈”不说是“牵羊”,故意大喊“撞羊”(壮阳);手里有“猪圈”的人出牌时不免犹豫,旁边的人就会问了,“咦,你是不是… (阅读全文)

深南夜未央 (22)意外之喜

第二十二章 意外之喜   客户大闹的那天晚上志伟没在公司里,他去了天天渔港酒家。上午舒敏打电话给他,说是公司的于总要见见他,约他晚上一起吃顿饭,还让志伟记着带上做单记录。志伟心里有点紧张,到现在为止,他还没见过舒敏公司的老板,也不知道这位于总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平时他都是和舒敏通电话汇报帐户交易情况。舒敏总是对他讲,不要有心理压力,用心去做就是了。   按… (阅读全文)

京城往事(35)外汇券和换汇

京城往事(35)外汇券和换汇   相信有不少人还记得外汇兑换券,一种理论上和人民币等值,但在使用上却高于人民币的特权货币,从八十年代起到九十年代初主要流通于涉外消费场所。京城里有很多只接待外宾,要求国人止步的场所,例如东长安街,建国门一带的友谊商店,国际海员俱乐部,还有西单商场顶层的外宾服务专柜等,外汇券就是一种特殊的通行证,把普通国民挡在了外面… (阅读全文)

京城往事(34)流氓和劫道

标签:

京城往事(34)流氓和劫道   七十年代中期的两件事在我的印象中非常深刻。一件事是我家的邻居有兄弟俩,老大有工作,老二在山西插队,每次老二回家都会聚集一大帮人,喝酒唱歌,吵吵闹闹的。我当时还到上学年龄,记得有一天下午,我在胡同里玩儿腻了回大杂院,就见那兄弟俩的屋门口站着一个头戴白色大盖帽,穿白色警服上衣的警察,手里还拿着一件东西,不知道是什么。那… (阅读全文)

回国遇到麻烦

标签:

回国遇到麻烦   几年前回国,那是出国五年后第一次回国,在上海办事,停留2天,手里没有RMB,就拿美元去银行换钱,在银行门口被一个男子拦住,他问”要换汇?”我随口说是.然后走进银行, 那男人在我身后追进来, 当时银行里没多少人, 我站在柜台前,拿出美元和护照来填单子, 那家伙当着银行职员的面说,换给我吧,我给你比银行的高.   我当然拒绝了,我几年没见过人民币了,连真假都分不清怎么…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