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作者存档

虎头日记(十四)刀剪笑与圣雄甘地

老爸喜欢听侯宝林的相声,有一回他听《关公战秦琼》,哈哈大笑,说,关公和秦琼差着好几百年呢,能搁到一块儿吗。嘿,怎么不能?看他还在傻笑,我实在忍不住了,我得出来说说,这事还跟俺虎头有关呢。   事情是这样的,那天,我在关羽的西瓜摊上吃西瓜,就见关羽,一刀下去,那西瓜四分五裂,我看他切西瓜的刀法不错,不忍心看他就这么蹉跎岁月,把大好人生都浪费在切西… (阅读全文)

京城往事(16)76年的抗震棚

七六年的唐山大地震,波及京津,记得是半夜,被床的晃动唤醒,起身拉门,却拉不开,感觉有一分钟左右,之后恢复平静。上床继续睡觉,并不知道那是地震。   第二天,才听大人们说夜间地震了,各种消息也陆续传来,学校开始普及地震知识和逃生的方法。唐山那边的惨烈情形也不断传过来,官方媒体是没有详细报道的,都是私下里流传。胡同里有个小院儿的门楼倒掉了,砸伤了一… (阅读全文)

虎头日记(十三)对话孔子,君子小人论大选   今天家里来客人啦,老爸正跟客人一起高谈阔论,我趁他们没注意,窜上柜顶,听听他们说什么,一个戴眼镜的客人正喷呢,“柿油党的卖口一个拿蹄压,指责海豹藐视国会,推翻政府搞大选,结果老百姓不在乎藐视国会,更在乎自己的荷包,那你说孔夫子讲的“君子怀刑,小人怀惠”对不对?难道选民都是小人吗?”   嘿,这是说孔家… (阅读全文)

京城往事(十五)粮店和煤气站

京城往事(十五)粮店和煤气站   那时候,每家一个粮本,粮票是按人头核定的。定量好像是成年男性每月三十六斤,重体力劳动者还要多几斤。每月定量之内还分粗粮和细粮,有面票,米票,和用于买杂粮的粮票,北方以面食为主,所以最多的是面票。粮食的价格多年不变,只是偶尔调整一下,各单位都会开会传达文件,通知大家并作出解释以安民心。关于定量还有这样一个故事,有… (阅读全文)

虎头日记(十二)三国人物大揭秘 曹操为何杀刘馥   上回我说要讲庄子老婆的故事,可我老爸石竹苑别别扭扭的不愿意写,他说,背后议论别人老婆不厚道。咱想想也是,褒贬个女人也确实不大光彩,算啦,那咱说说大佬们的事可以吧。后汉三国,英雄好汉成堆,他们之间打打杀杀的事,咱都记着呢,不过今天不说这个,还是说说他们的私事吧。   头一个,先说关公为什么是红脸… (阅读全文)

京城往事(14)防空洞与自建房

京城往事(14)防空洞与自建房   大概是在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出于国际形势的需要,城里的人防工程全面铺开,胡同里四合院都开挖防空洞。街道办事处以及下属的居委会还举行过紧急演习,听到吹哨声大人小孩儿全都跑出家门,躲入已建好或正在建的防空洞内,人人屏住呼吸,默不作声,直到演习解除的哨音响起。   其实各处的防空洞的规格和规模有很大的差异。大杂院… (阅读全文)

虎头日记(十一)孔老二的包皮

虎头日记(十一)孔老二的包皮   这几天说话太多了,有点躁热,嗯,啃两片竹子叶败败火,哎,不好,被老爸看见啦,他又要冲我叫拉,别急嘛,这富贵竹摆在桌子上还不让我吃啊,那你给咱种几盆猫草来。趁老爸收拾他的花儿的时候,我先去上网溜达一圈儿,看看有没有人惦记着咱,查查一瞄(EMAIL)。   咦,网上在议论孔家老二呢,怎么着,还弄了个塑像摆在长安街上,再… (阅读全文)

京城往事(13)副食商店与菜站

京城往事(13)副食商店与菜站   七十年代,每条胡同里一般都会有一家副食商店,一家菜站。如果地方够大,会合在一起,买菜的部门,也就是菜站在外面,卖副食,日用小百货的部门在室内。外面的菜站大多有塑料棚子挡雨,但不遮风,格局一般都是前面是一排铁皮框架的台子,上面摆放蔬菜,台秤,收钱的木箱。后面是呈斜面的货架,靠墙或是靠商店的玻璃窗。   菜站货物… (阅读全文)

人生几多误会

前两天,每次发动车的时候,仪表盘都会显示“Replace key battery”,跑到车行一问,人家说“Easy”马上帮我给车钥匙换了电池。我道了谢,扭头要走。车行的白人小伙子叫住我,说要付钱。我还以为他是开玩笑呢,就回了句“Sure,  next time”。他又认真地重复了一遍,我才明白他不是开玩笑,是真的要付钱,当时好不尴尬。两块电池也就是十几块钱,让人家以为咱爱占小便宜呢。  … (阅读全文)

虎头日记(十)瞪眼国历险记

虎头日记(十)瞪眼国历险记   这阵子,我老爸石竹苑一直在弄他的京城往事,我跟他说,你的那点事儿经历的时间太短了,写写虎头吧,咱的故事多着呢,不信,先讲一件不太久远的,也就是发生在大概两三千年前的事吧。   周朝,有一个什么王,叫什么来着?对,厉王,这名儿是后人给他起的,当时他叫周王。有一回咱为探访一位朋友去了周王的京城,到了城门口,四下里静…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