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作者存档

京城往事(7)收音机和日光灯

京城往事(7)收音机和日光灯   七十年代初期,收音机也算是个大件儿,上海出产的红灯牌半导体收音机还很稀罕,小巧玲珑的九波段,十波段的价格不菲。常见的是直流电子管收音机,木匣子,前面有两个旋钮,一个是开关,一个是调频的。正面是有点类似绒布的面儿,后面是胶合板后盖儿,上面几个大大小小的散热孔。打开后盖,里面有一支大喇叭,还有一块电路板,板上焊着大小… (阅读全文)

虎头日记(四)联邦大选

虎头日记(四)联邦大选   这几天,总听老爸和老妈嘀咕,大选选谁好啊,我就在一旁偷笑,选谁?选我啊,我虎头是最明白的人,啊不,猫了。老爸还在那儿叨唠,这柿油党,咳,前两天没事闲得无聊,把鲁迅的那几本旧书翻出来解闷儿,那个阿Q老爱把自由党说成柿油党,我这也随了他了,柿油就柿油吧,反正大伙儿一听就知道是什么党。对了,我还听说那个赵老太爷的后辈族人也移… (阅读全文)

京城往事(6)结婚和凑份子

京城往事(6)结婚和凑份子   七十年代,政府提倡晚婚晚育,计划生育, 由两个正好,转变成只生一个好。婚姻法规定的结婚年龄好像是男二十二,女二十,(不确定,待考)。但各单位和街道的土政策是男二十五以上,女二十四。那会儿结婚要单位批准,街道证明盖几个大红公章才合法。具体程序不清楚,当时还是个小孩儿,只记得几次晚上家里来客人,是找我老妈帮忙想办法,(… (阅读全文)

虎头日记(三)虎妈战歌

虎头日记(三)虎妈战歌     前一阵子,我老妈老跟我过不去,她一天到晚逼着我锻炼,洗澡,还有读书,练琴,说要送我上哈佛,我故意捣乱,洗澡的时候我抓了她几下,现在国内的都兴哈韩哈日的,就我老妈新鲜,要哈佛,想学佛,早说呀,我跟佛祖,如来佛弥勒佛都熟的不得了,这有关我的身世,下次再告诉你们。   后来,我看老妈偷偷地在看一本书,咦,虎妈战歌,… (阅读全文)

京城往事(5)尿盆儿和痰盂

京城往事(5)尿盆儿和痰盂   记得若干年前,看到一条娱乐新闻,说是香港的娱记,在北京胡同里跟拍到王菲倒尿盆儿。其实这尿盆儿出现在镜头里早就有了。七十年代的电影正片开始前的新闻联播节目,领袖和外宾见面交谈的镜头里常有它的身影。不过不叫尿盆儿,叫痰盂,但是外形和尺寸差不多。摆在公共的地方,它是痰盂,钻进了平头百姓的床底下,它就是尿盆儿。既然国际政治… (阅读全文)

虎头日记 (二)爱尾尾是啥碗糕

虎头日记 (二)爱尾尾是啥碗糕   昨天没见到狗子,不知道这小子出啥事了。这两天净听周围人说啥爱尾尾,嘁,他们自己没尾巴,老爱摸我的,我的尾尾也不是随便让人摸的,DO  YOU  UNDERSTAND?    奇怪,这些人说爱尾尾的时候也不来摸我,也不看我,好像与我无关,哼,背后议论也就罢了,当着我的面谈论爱我的尾巴,难道不关我的事吗?想摸我就直说,偷偷摸摸地,还… (阅读全文)

京城往事(4)蜂窝煤和煤球

京城往事(4)蜂窝煤和煤球     那时候,平常百姓几乎家家都有用煤炉,煤炉有两个用处,做饭和取暖。冬天自不用说,炉子放在屋里,做饭取暖兼用。夏天即使是三伏最热的时候,炉子也要燃烧着来做饭。所以一年四季都要买煤,运煤,存煤,最后把烧过的煤灰,煤渣倒出去。   没有火就做不成饭, 炉火灭了,还要生火,生火的材料主要是旧报纸,木劈柴,还有引火炭。… (阅读全文)

京城往事(3)自来水和水缸

京城往事(3)自来水和水缸     过去大杂院只有一只水龙头,一般是安装在院子中央,全院住户共用,就像周星驰的电影(功夫)那样,忙的时候要排队。围绕着水龙头发生了许许多多的是非苦乐。 先说冬天,因为在室外,水管会结冰,由于热缩冷涨会爆裂,所以,每天晚上要关总阀门,再打开水龙头,把余下的水放掉,第二天早上再开总阀门,才有水用。这 是每天必做的功课… (阅读全文)

虎头日记(一)我是一只猫

虎头日记(一)我是一只猫     楼上有动静,估计是老爸起床了,我得上去看看,提醒他给我准备早饭,不知道今天吃什么,没准儿还是OCEAN FISH,千万别给我什么羊肉的,难吃死了。浴室里哗哗地水响,老爸在洗澡,嗯,我在门口等着他,快点儿啊,别让我等太久,要不我挠门啦。   出来啦,我得跟他腿上蹭蹭,腻乎一下,要不他注意不到我,抬头冲他喵一嗓子,吩咐他… (阅读全文)

京城往事(2)公厕与抽粪车

京城往事(2)公厕与抽粪车     七十年代的公厕大多是灰砖墙,上盖石棉瓦,男厕和女厕中间隔一堵墙,墙中央最高接近房顶处开有一个小窗口,那是挂灯泡的地方。一盏小瓦数的黄灯分照着两边,水泥板上开列着几个长方形的口子,就是蹲坑儿。” 蹲坑儿” 这个词儿曾被广泛使用于警察抓人时的行动方式,是个动词。   大杂院里,以前也有厕所,不过都很小,很简陋,记…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