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作者存档

追债(4)

第二章(2) 九三年五月的一天上午,在证券公司当副总的吴江接到一个电话,一个声线娇柔的女子自称是深圳《精英风采》杂志社的记者,名叫顾倩,想采访他。吴江知道如今社会上的“记者”满街跑,尽是到处要赞助拉广告跑业务的,没有几个人真正会写文章,他原想一推了事,但这个女记者顾倩却没打算让他轻易溜掉。   “我早就听说过您的大名,您很早就开始踏入证券投资领域,是深圳… (阅读全文)

追债(3)

第二章 人生江湖   (1) 在纽约唐人街以北有一条不算太长,路面狭窄的小街,街两边的房子至少有五十年以上历史,有一幢六层高的老楼,外表看上去很残旧,楼里面的设施也残破不堪。整栋楼原来应该是一个工厂车间,被改造成廉价旅馆,房价十块钱一天。   所谓的房间就是在宽大的厂房里用木板分隔成每个面积大约有三四平方米的小格子间,里面放一张床垫和一个床头柜,… (阅读全文)

追债(2)

(2) 送走林老板二人,祝明便请教公司里的几个同事,问他们有什么办法可以对付这种故意赖账的人。他把关于这个案子的文件材料全找出来,仔细研究,这才发现,他还要学习一些相关的法律知识,包括纽约的民事诉讼司法程序。   林老板也把祝明当成最后的希望,几次三番打电话来催问进展情况。而George也乐得把这单case交给祝明去处理。   在跟进恒发衣厂这单案子的过程中,祝明… (阅读全文)

长篇小说:追债(1)

得罪了官府要准备进监狱,得罪了黑道则要准备下地狱。   第一章 他乡遇旧   (1) 一九九五年二月一日是中国农历新年正月初二,凌晨时分,纽约市上空曾飘过一阵小雪,雪花落在地面上转瞬就化为湿痕。   一清早,住在曼哈顿73街一幢公寓内的犹太商人Ron腋下夹着皮包,推开公寓楼前门,站在门口,探头向街两头张望一下,整条街很清静,不见一个行人。他下了台阶… (阅读全文)

受伤的女人(三)北京姐们

有人说,移民就是换一种活法。生活环境可以换,但是要改变人天性里的某些东西就不大容易了。   温哥华的冬天时常下雨,又湿又冷,和北京冬天的干冷大不相同。   办公室楼下临街有一间快餐店,供应早午餐,附近的上班族是店里的主要客源,我们这些OFFICE男女可以说是店家的现金牛。店老板是一对欧洲来的移民老夫妻,男店主头发斑白,穿一身工作服,总在操作间里忙碌… (阅读全文)

受伤的女人(二)风雪夜归人

  多伦多的冬天是忧郁的,大地被冰雪覆盖,到处是一片白茫茫,色彩单调得让人想自杀。   午夜时分,黑沉沉的天空,寒风卷着雪花泼洒向大地,路面在灯光下呈现出一片桔黄色。   一辆九三年出厂的CHEVROLET  MALIBU停在在二十层高的公寓楼前,思琪从汽车前排右侧座位上钻出来,随手关上车门,略微弯下腰向车里的人挥挥手。   “抠门的犹太佬儿!”   一… (阅读全文)

受伤的女人(一)花非花

  纽约就像是一间赌场,来这里碰运气的人很多,不过幸运儿极少。   雪梅的两片红唇之间横着一支画笔,手扯一幅玫瑰紫色天鹅绒,抵在长案边上,眼盯着案子边缘的刻度尺。   咣当,一卷东西扔在她眼前,“这几个Sample急着要,马上出Pattern,明天一早给车衣师傅!”老板David的语调快速而坚决,不容置疑。   明天?怎么可能!晚上我还有课,你也得给我点时间… (阅读全文)

忆童年——舒奶奶

过“六一”,也来回忆一下童年。 亲奶奶对我来说就是挂在墙上镜框里的一张黑白照片,照片中的老太太表情严肃,一点也看不出慈祥可亲。没等到我降生,临终前奶奶对我妈说,“你怀的是个男孩儿,可惜我见不到这个长孙了。。。” 父母是双职工,白天上班,我就自己一人在家没人管。好在同院里还有个比我小半岁的男孩儿叫小明,由他奶奶照看,我们俩可以做伴,小明的父母在远郊县工作… (阅读全文)

京城往事(43)练摊儿和“一脚踹”

  大约是从八零年前后开始,京城里兴起练摊儿,最早见识到练摊儿是在西单夜市,原来的西单服装店前面的空场上,西单菜市场旁边。从晚上六点半开始,用钢管和帆布搭起棚子,一个挨着一个,支起行军床,或者弄辆板儿车,摆上货就开练。   最早练摊儿的人以无业人员,包括返城知青,劳改劳教人员居多,最常见最好卖的是从南方趸来的牛仔裤,胡同里出名了难剃的几个刺儿… (阅读全文)

误施“美男计”

九十年代中,我刚刚换了一家公司没多久,顶着个总助的虚衔,主管投资业务。由于公司计划用于投资的资金还没到位,所以手头可做的事情不多,比较清闲。   有一天,老总派人把我找去,跟我商量说:“现在咱们公司正在申请股票上市,需要税务局的批复文件,这件事已经拖了三个多月了,财务部最近人手有点紧张,你看,能不能辛苦你一趟,去税务局问一问?”   老总话说得…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