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分类:文艺 的存档信息

追债(6)

第三章(2) 走投无路的吴江只有破釜沉舟,去找地下钱庄借高利贷,因为没有中保人,开始钱庄也不肯泵水给他,吴江被逼无奈,签下一份极为苛刻的借据,这才弄到钱。   把公司的账填平,度过眼前的难关,虽然是饮鸩止渴,吴江总算透过一口气来。   可事情并没完,有从他手里买了原始股的人也察觉到长河公司消失了,跑来公司找他理论,并吵闹起来。这样一闹,公司里的… (阅读全文)

追债(5)

第三章 昨夜狂风  (1) 八月初,中午,一场暴雨过后,毒热的阳光把地上的水份蒸腾起来,空气潮湿闷热,人走在街上感觉如同在焗桑拿。  此 时吴江却是外热内冷,从心底里发凉。昨天老总跟他讲,总公司要派财务总监下来到各分公司检查工作。这消息对他无疑是一道催命符,若不能在上级来人之前把账 目填平,那他就死定了。他不得不四处找人借调资金,可眼下谁都吃紧,帮不了他。… (阅读全文)

追债(3)

第二章 人生江湖   (1) 在纽约唐人街以北有一条不算太长,路面狭窄的小街,街两边的房子至少有五十年以上历史,有一幢六层高的老楼,外表看上去很残旧,楼里面的设施也残破不堪。整栋楼原来应该是一个工厂车间,被改造成廉价旅馆,房价十块钱一天。   所谓的房间就是在宽大的厂房里用木板分隔成每个面积大约有三四平方米的小格子间,里面放一张床垫和一个床头柜,… (阅读全文)

追债(2)

(2) 送走林老板二人,祝明便请教公司里的几个同事,问他们有什么办法可以对付这种故意赖账的人。他把关于这个案子的文件材料全找出来,仔细研究,这才发现,他还要学习一些相关的法律知识,包括纽约的民事诉讼司法程序。   林老板也把祝明当成最后的希望,几次三番打电话来催问进展情况。而George也乐得把这单case交给祝明去处理。   在跟进恒发衣厂这单案子的过程中,祝明… (阅读全文)

长篇小说:追债(1)

得罪了官府要准备进监狱,得罪了黑道则要准备下地狱。   第一章 他乡遇旧   (1) 一九九五年二月一日是中国农历新年正月初二,凌晨时分,纽约市上空曾飘过一阵小雪,雪花落在地面上转瞬就化为湿痕。   一清早,住在曼哈顿73街一幢公寓内的犹太商人Ron腋下夹着皮包,推开公寓楼前门,站在门口,探头向街两头张望一下,整条街很清静,不见一个行人。他下了台阶… (阅读全文)

受伤的女人(三)北京姐们

有人说,移民就是换一种活法。生活环境可以换,但是要改变人天性里的某些东西就不大容易了。   温哥华的冬天时常下雨,又湿又冷,和北京冬天的干冷大不相同。   办公室楼下临街有一间快餐店,供应早午餐,附近的上班族是店里的主要客源,我们这些OFFICE男女可以说是店家的现金牛。店老板是一对欧洲来的移民老夫妻,男店主头发斑白,穿一身工作服,总在操作间里忙碌… (阅读全文)

受伤的女人(二)风雪夜归人

  多伦多的冬天是忧郁的,大地被冰雪覆盖,到处是一片白茫茫,色彩单调得让人想自杀。   午夜时分,黑沉沉的天空,寒风卷着雪花泼洒向大地,路面在灯光下呈现出一片桔黄色。   一辆九三年出厂的CHEVROLET  MALIBU停在在二十层高的公寓楼前,思琪从汽车前排右侧座位上钻出来,随手关上车门,略微弯下腰向车里的人挥挥手。   “抠门的犹太佬儿!”   一… (阅读全文)

受伤的女人(一)花非花

  纽约就像是一间赌场,来这里碰运气的人很多,不过幸运儿极少。   雪梅的两片红唇之间横着一支画笔,手扯一幅玫瑰紫色天鹅绒,抵在长案边上,眼盯着案子边缘的刻度尺。   咣当,一卷东西扔在她眼前,“这几个Sample急着要,马上出Pattern,明天一早给车衣师傅!”老板David的语调快速而坚决,不容置疑。   明天?怎么可能!晚上我还有课,你也得给我点时间… (阅读全文)

误施“美男计”

九十年代中,我刚刚换了一家公司没多久,顶着个总助的虚衔,主管投资业务。由于公司计划用于投资的资金还没到位,所以手头可做的事情不多,比较清闲。   有一天,老总派人把我找去,跟我商量说:“现在咱们公司正在申请股票上市,需要税务局的批复文件,这件事已经拖了三个多月了,财务部最近人手有点紧张,你看,能不能辛苦你一趟,去税务局问一问?”   老总话说得… (阅读全文)

深南夜未央(55)水火可相融

第五十五章 水火可相融 黄昏时分,落了一场阵雨,来势凶猛的雨水没能浇熄众人心中的怒火。在抽签表公开发售之前就已经有人在私下里加价炒卖,一百元一张的抽签表卖到两百,三百。证券公司开门派表才三四个小时就挂出牌子,写明抽签表已全部售出,门外的黑市价立时翻到七八百。   没日没夜排了两三天队,最后却空手而归的人们感觉自己受到了愚弄,愤怒情绪汇聚成一股声势浩大的…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