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分类:Blogroll 的存档信息

拱猪和麻将的三俗趣事(18+)

标签:

  在加州读书时住学校宿舍,宿舍里的几个人有单身,也有处于“MBA”状态的,“MBA”的意思是“MARRIED  BUT  AVAILABLE”。空闲的时候几个人常聚在一起玩“拱猪”。会玩“拱猪”的人都知道,方块J是羊,黑桃Q是猪,比它们大的牌称作“羊圈”和“猪圈”。玩的时候,有人出“羊圈”不说是“牵羊”,故意大喊“撞羊”(壮阳);手里有“猪圈”的人出牌时不免犹豫,旁边的人就会问了,“咦,你是不是… (阅读全文)

深南夜未央 (22)意外之喜

第二十二章 意外之喜   客户大闹的那天晚上志伟没在公司里,他去了天天渔港酒家。上午舒敏打电话给他,说是公司的于总要见见他,约他晚上一起吃顿饭,还让志伟记着带上做单记录。志伟心里有点紧张,到现在为止,他还没见过舒敏公司的老板,也不知道这位于总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平时他都是和舒敏通电话汇报帐户交易情况。舒敏总是对他讲,不要有心理压力,用心去做就是了。   按… (阅读全文)

京城往事(35)外汇券和换汇

京城往事(35)外汇券和换汇   相信有不少人还记得外汇兑换券,一种理论上和人民币等值,但在使用上却高于人民币的特权货币,从八十年代起到九十年代初主要流通于涉外消费场所。京城里有很多只接待外宾,要求国人止步的场所,例如东长安街,建国门一带的友谊商店,国际海员俱乐部,还有西单商场顶层的外宾服务专柜等,外汇券就是一种特殊的通行证,把普通国民挡在了外面… (阅读全文)

京城往事(34)流氓和劫道

标签:

京城往事(34)流氓和劫道   七十年代中期的两件事在我的印象中非常深刻。一件事是我家的邻居有兄弟俩,老大有工作,老二在山西插队,每次老二回家都会聚集一大帮人,喝酒唱歌,吵吵闹闹的。我当时还到上学年龄,记得有一天下午,我在胡同里玩儿腻了回大杂院,就见那兄弟俩的屋门口站着一个头戴白色大盖帽,穿白色警服上衣的警察,手里还拿着一件东西,不知道是什么。那… (阅读全文)

京城往事(33)革命歌曲改编唱

京城往事(33)革命歌曲改编唱   上小学的时候,学校里有一门音乐课,基本上就是学唱革命歌曲。为了参加本年级的和全校的歌咏比赛,每个班的学生都要练习大合唱。学校每年都组织文艺汇演,各班都要出节目,表演形式多种多样,独唱,小合唱,快板,三句半,乐器演奏,诗朗诵。有一阵儿流行学习西四北二小,小学生要写儿歌,好的儿歌也会被挑选到台上朗诵。   好像每… (阅读全文)

深南夜未央(21)客人的火气

第二十一章  客人的火气   这里是新兴的城市,这里的人来自全国各地,青年人带着激情和梦想在这里寻找自己的出路,“拿青春赌明天”,付出青春的代价去换取明天的希望,换来的结局是什么,没人能预知到。由于有特殊政策和靠近港澳台的便利,东南沿海地区的民众生活富裕程度远高于内地,因而吸引了很多内地的人才和资金汇集到这里来。原来就生活在这里的人,尤其是那些以种… (阅读全文)

深南夜未央(20) 宿舍问题

第二十章 宿舍问题   把前面写的几节看了一遍,发觉有向叙述真人真事发展的趋势,照这个套路下去,说不定哪天就会有人找上门来要求和我切磋武艺。要说咱也是练过几天功夫的,可是万一来的是个绝顶高手呢。这么一想还是得改变路数,真假两掺着,另外加个声明,本文纯属瞎编,切勿对号入座。   言归正传,志伟一直没找到合适的住处,为这事陈萍给他出过一个主意,叫他… (阅读全文)

京城往事(32)那个年代的家暴

京城往事(32)那个年代的家暴   最近谈论家暴的比较多,也来凑个热闹,说说七八十年代的家暴故事,耳听来的居多,亲眼见的很少。有几个流行词组,“床头跪,妻管严”,从那个年代过来的人差不多都知道。   还有一个小笑话曾经在京城里流传过一阵儿,说两口子打架,男人受打不过,滋溜一下钻床底下去了,女人手执扫地用的笤帚,一手掐腰,冲着床底下喊,“你出来!”,… (阅读全文)

深南夜未央(19)珍珍的痛

第十九章 珍珍的痛   那天晚上,吴江从樟木头被放出来,直接回到公司,当时Tony正和志伟在经理室谈话,一见到吴江,马上过来把他拉进经理室,先是关心地询问他在拘留中心里的情形,有没有挨打,有没有饭吃,安慰他一番,然后抱歉说自己还有事不能走开,叫志伟陪着吴江去吃饭,再送吴江回去休息。吴江两天没换衣服,从凌晨到晚上,被塞进挤满无证人员的车里押运到关外,一… (阅读全文)

深南夜未央(18)吴江有难

第十八章  吴江有难   十一月底的中午时分,天气仍然燥热的很,不同于夏日里的闷热,是干热,浑身刺痒。深南大道上拥挤的各种车辆释放出的噪音和废气混合着路边的人声透过打开的窗户传进来,虽然室内有空调但是因为抽烟的人多,公司里始终是烟雾迷漫,有的人抵挡不住打开临街的玻璃窗,把外面的汽车尾气放进来中和一下,结果导致街上的长短高低粗细混杂的汽车鸣笛声盖过…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