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泥小火炉 - 爱情的故事(二)

2011年6月5日 | 作者: 苏而 | 3,281 浏览
字体 -

视频里,母亲说今年包粽子了,给舅舅,表姐还有铿锵他们家都送了一些过去,五个一扎,咸肉甜枣各两串。

说完,大家就突然沉默了下来,俺也轻轻哽咽了起来。

姨夫铿锵与我姨同岁,俩人是高中同学。

我姨说在学校里的时候,两人并不熟悉,也不说话。毕业后,姨夫去了西安念大学,我姨在本市上大专,学的是会计。好几年后,一次同学聚会,大家都来了,发现我姨还单身,铿锵也是,于是有人说:这俩个挺般配的嘛!

于是,他们就走到了一起。

当时姨夫已经大学毕业了,分到一个小县城。结婚后我姨独自照顾两家父母,还有我姨夫的爷爷奶奶。我姨长得很漂亮,喜欢笑,而且很能干,凡事都贴心肺地替人着想,叫人感动。刚嫁过去的时候,有一次婆婆病了,想吃橙汁。那时侯还没有这种现成的罐装果汁,姨买了鲜橙榨了一杯端到房里,自己在厨房里把剩下的橙渣掏干净吃了。婆婆正好出来看见了,很感动,她说这媳妇比儿子还贴心;姨夫是一个睿智严谨的人,不苟言笑。即使岳父母来家,他也仅仅起身打一招呼,就不在理睬了。看报纸,听新闻,他再也找不出其他的爱好和休闲项目了。

我姨与我感情极深,除了她比我优秀以外,我们有很多相似之处,即使长相,也非常神似,以至于很多外人都以为我就是她的女儿,这让年幼时的表妹好生不爽。其实,有时候,她是我的长辈,给我很多指引和理解;有时候她就象我的母亲,添衣置物细心周到;而更多时候,我们就是忘年交的朋友,畅谈古今,闲话家常。对于姨夫,我从小就有一股畏惧感,他的生活极有规律。起床穿衣,吃饭睡觉,准时准点从不拖延,即使周末,也不可能赖床睡懒觉,7点一到,他的大收音机就开始“滴滴滴,北京时间七点正!现在播报新闻。。。。”你如果还蒙头睡,5分钟后喇叭的声音就会加大,每5分钟大一音量,跟他的名字一般,很铿锵,最后,我和表妹就只好乖乖投降起床了。

我姨很能干,做了一手好菜。整个家族里每年三十几口人的年夜饭,她也能独自操持。采购,清洗,烹调,摆盘,备酒,祭祀,到最后的清理,她都能麻利干净地完成;姨夫对食物的理解就是不饿健康就行。他的固定菜谱是:一盒米饭,一盘青菜,加上一碗香菇豆腐汤就行。姨还包了一手好粽子,每年端午,她都会早早地采购好粽叶,糯米,红豆,蜜枣,香菇,火腿,包好一大筐,给姐姐哥哥婆婆小叔们送去。五个一扎,咸肉甜枣各两串。姨包的粽子非常紧实Q韧,动作麻利轻盈,俺常常蹲在旁边看得入神。记得小时候问我姨:为什么要包粽子呢?姨说:因为外婆在的时候,每年都包的,现在外婆走了,哥哥姐姐们也都分开住了,包包粽子就能感觉大家都还牵挂惦念着。铿锵在旁边看书,突然酸兮兮地接了一句:她呀,其实包的是感情。

我姨在单位里也深得同事领导的信任,基本交给她的事,大家就可以完全放心了。她师傅对她也如姐妹一般,直到后来退休与子女团聚去了新西兰后,还经常打电话给她,诉说家常琐事;姨夫与同事的来往就很平淡,除了业务知识拔尖,技术过硬以外,他几乎不喑世事,但不晓得沾了啥福气,因为端正清廉,竟仕途坦荡,一路升迁。

非常矛盾的结合体,但铿锵虽然古怪木呐,对我姨从来都宽和礼让,弄得我姨说,有时心烦,想找他吵两句都吵不起来。

我与姨也曾聊婚姻,聊爱情。姨说他们那一代,没有太多的风花雪月,甚至没有甜言蜜语,海誓山盟。我印象中只有那一次,因为只有一次,所以我决不容易忘记,即使那时我才5、6岁。那天,不晓得他们说了什么,姨夫突然很高兴地背起我姨,转了小半圈。非常罕见的动作和笑容,以至于我半张着嘴没明白为啥。那天的阳光特别亮,过了好一会,我突然很难堪地刮了一下脸:“羞!羞!”然后转身跑进屋去了。

一路走来,二十多年。

姨病了,绝症。铿锵把她带回家,寸步不离地守着她,他把妻子和自己隔离在寂寞平静的世界,他不要怜悯和同情,不要太多的慰问和关怀,他守着她,无微不至的照顾她,陪伴她。

放下学业,飞回去时,已是离家3年后第一次见到他们。铿锵竟然老了许多。鬓角已经花白,眼皮也松弛了。我忍着泪,从包里掏出披肩发套,给姨戴上。她爱美,生病后更要把她打扮好看了。记得那天姨戴着假发去医院,为了省钱,非要做姨夫的摩托车去。姨夫担心风大,不同意。姨坚持说没有关系。姨夫突然说:“等下风把你的假头发吹掉了,多难为情啊!”

说完他俩竟笑了起来,很开心,在闪亮的阳光下,我的记忆里猛地跃出了小时候见到的那段画面,两张被岁月改变的脸庞上,浮着和当年一样的幸福烂漫,无怨的双眼背后,更深的,却是难以言语的依恋。

姨告诉我,她病了以后,姨夫就变了一个人,生活起居,饮食洗漱照顾得无微不至。姨说她打心里非常地感动,所以更不愿意因病痛的折磨拖累大家。姨夫为了鼓励她,说了一句话:当上帝关了这扇门,一定会为你打开另一扇窗。姨说,上帝其实为她开了很多扇窗,表妹北大法学硕士毕业了,有了很好的工作,她放心了;病重期间,姨夫坚持买了一套新房,日夜赶着装修,在最后的日子里,给了我姨一个舒适文馨的记忆;虽然父母已经辞世了,但哥哥姐姐对她都很好,连侄女外甥也都很关心她,很温暖。

一年后,姨还是走了,她带着爱和快乐没有遗憾地走了。我特别感谢她身边的亲人们,他们让她的人生没有遗憾,他们给了她最大最珍贵的幸福。

清晨起床,我也包起了粽子,五个一扎,咸肉甜枣各两串,多伦多这没有亲人,就给最好的朋友送些过去吧。

粽子.jpg

分享博文至:

7 条评论

  1. 1

    好好,好让人感动的粽子。

    我刚包完红豆的,明天再包咸肉的。

    我儿子说:包什么!超市多的是,买几个好了。

    他理解不了这包中有自己的生活感受。

    感谢你的分享,支持你多拍点片片。

  2. 2
    苏而 Says:

    回复阿妍:

    谢谢你的支持! 俺今天赶着统统包完了,明天下班就可以悠闲地过端午了。。

  3. 3
    幸运星 Says:

    好文章,我母亲得了绝症的时候我父亲也是这么照顾她的,现在我母亲的病还算稳定,多亏了我父亲。为什么现在的我遇不到那么好的人呢?

    回复幸运星

    一定会的,因为你有个好名字啊!

  4. 4
    啟曉 Says:

    很感动。真是很有福气的人。

    回复嘟嘟:

    谢谢~

  5. 5

    和幸运星的父母亲情况一样,我的母亲煮了一辈子的饭给父亲,现在身体不好了,父亲开始学着煮饭给她吃,现在煮的已经很有大厨级别了。

    回复文心:

    父母一直做饭给俺吃,后来出国了,俺才开始学煮饭的,现在也煮的很有大厨级别了。。

  6. 6
    菁昔 Says:

    亲耐的,收到粽子了!!

    端午节快乐!!

    回复老朋友:

    哈哈,同快乐!

  7. 7
    珮竹 Says:

    原来是系列爱情故事,因为真实,更令人感动。

    你的粽子别有一种味道。

    回复佩竹:

    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