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泥小火炉 - 婆婆,媳妇和小姑

2011年6月11日 | 作者: 苏而 | 3,485 浏览
字体 -

那道菜没有名字。

做法也很简单:油豆角,豆腐泡,水发香菇,五花肉,扁尖笋混在一块烧。

记得小时候,父母工作都很忙,饭菜也做得很简单,爸爸喜欢吃油豆角,妈妈喜欢豆腐泡,大哥喜欢水发香菇,二哥喜欢五花肉,俺喜欢扁尖笋,于是,就统统和在一起烧上一大锅,全家围着热乎乎地吃。

很简单很温馨好多年来已经成为习惯的生活,突然闯进了一个陌生人,于是大家都变了,爸妈变成了公婆,俺变成了小姑,那个陌生人做在“媳妇”的椅子上,夹着筷子不停地说“真好吃”,不一会儿,竟“挖”了个小坑。

俺并没有多少喜欢或者不喜欢这个陌生人,只是她来得铿铿锵锵地,毫不拘束地,理所当然地就把俺习惯了的好多年的生活打乱了。她用俺的面霜,洗发水;穿俺的衬衣,牛仔裤;她有时还挑剔,快言快语的,恨不得大刀阔斧地把所有的不顺眼都修正过来。

俺对于如何处理这样的关系感到很无措,不过还好,父母在市区另外住着一套房子,于是俺就搬过去跟他们一起过了。

但是小姑和媳妇还是交了一次手,是为了婆婆。

那时哥要跟陌生人结婚了,妈妈就筹备着把房子重新装修一下。为了装修的时候方便,妈妈就住在哥哥这里。一住就是小半个月。

记得那天妈妈在电话里说该做厨房了,俺就掂量着他们一定没有地方烧菜吃饭了,下班的时候,带了些外卖过去看他们。妈妈一个人在家,收拾着零乱的砖头碎石,下班时间早过了,可是哥哥和陌生人都还没有回来,俺心里有点不高兴。

那种不爽一直持续到了晚上8点半,两人姗姗回来了。

看到留给他们的饭菜说不吃了,说知道今天装修厨房,所以下班后直接去饭馆吃了。

俺一听,不晓得哪里烧出来的怒火,“蹭”地把扫帚一丢,指着哥骂他混蛋:“你知道厨房不能做饭了,你自个在外吃饱喝足,起码也得想着带一份回来给妈吧!你一顿饭吃2个半钟头,你吃一顿还是一吨啊?你怎么就不知道回来倒些碎砂垃圾帮点忙啊?”

也许是从来没有见过俺那么发怒,又也许哥也意识到自己的过分,竟一声没吭。

俺那时盛怒,不论妈怎么拉也,就是越骂越生气。

陌生人受不了了,怪俺不该那么凶地对哥哥。

她“劈里啪啦”地说了什么俺都不记得了,反正被她的弄得更生气了,对她吼了句:“你闭嘴!这是我家里的事情!”

话一脱口,俺也感觉过分了。

陌生人没有回答,闭上了嘴。

妈妈大声喝住俺,说俺是无理取闹。

俺觉得很委屈,扭头跑下楼。

妈妈追了出来,说了很多话,俺就记得一句:她是媳妇,我们不能太计较!

陌生人嫁进来后,大家都说她是好媳妇。

家里内外主持的井然有序,对哥也是体贴备至,小外甥管教得乖巧懂事。

可是几年来俺与她基本是平行线两条,因为没有住在一起,所以连见面的机会都尽量减少。

后来出国了,更是几年里连电话都没有通过。

倒是母亲与亲家母成了好朋友,偶尔还约着一块逛街吃饭,互相送些衣服啥的。

记得那天母亲说要去上海玩玩,所以可能一个星期没法上网视频了。

俺很高兴,交代她路上小心,多拍一些照片回来。

一个星期了,打电话回去说还没回来,再打,说玩得很开心,就是电脑坏了,没发视频。

其实是母亲撒谎了。

她没有去什么上海,她摔断了腿。在家躺了好多天后,疼痛难忍,是俺的同学上门探望才发现的。同学是医生,坚决要求妈妈上医院。于是同学的先生把妈妈背下楼,开车送去拍了片,发现股骨骨折了,医生说还好送来了,没有坏死。不过手术是一定要的,妈妈怕俺在国外担心,临去医院的时候,骗俺说要去旅游,不要打电话了。

俺是从小表妹那里无意中知道的,恨不得马上回国。无奈老二刚出生,怀里抱着个小的手边再牵个大的,先生的工作又非常忙,真是难以脱身,只能独自捂在被窝里哭得稀里哗啦。

妈妈说那段时间是嫂子去照顾她的。因为爸爸年纪大了,哥又在外地工作,嫂子把小侄子送回娘家后,去医院陪她的。妈妈手术后的一段时间里大小便失禁,嫂子换尿裤换床单,端水擦洗,妈妈觉得很不好意思,打算请护工,嫂子说天热,要多搽洗,请外人做,不会上心,生了褥疮就麻烦了。当时嫂子的父亲处于癌症晚期,电话一个劲地联系,两头操心。妈妈躺在床上,又内疚又感动。

病友都以为嫂子是女儿,当得知是儿媳的时候,大家都夸她真不容易。

嫂子大咧咧地说:“这本来是女儿做的事情,女儿不在家,就得儿子做,儿子是我老公,我不想他做,所以我就得去做。”

俺也很感动,都记心里了。

第二年终于回去了一次,妈妈已经好多了,饭桌上还端上了那道菜,嫂子喊侄子:“儿子,快来吃你喜欢的豆角香菇豆腐泡五花肉扁尖笋!”

俺一听,乐了。

侄子问俺:“姑啊,这菜名字太长了,你换一个吧!”

俺想了想,说:“叫‘合家欢’好不好?”

“好啊,合家欢。”

俺问:“你喜欢吃吗?”

“喜欢啊,我和妈妈都很喜欢。”

分享博文至:

8 条评论

  1. 1
    珮竹 Says:

    坐上了沙发,可是字的颜色看着有些吃力。

    回复珮竹: 试了好几种颜色,都感觉不合适,估计是俺选的这款外观底色比较深,不好搭配.

  2. 2

    无奈老二刚出生,怀里抱着个小的手边再牵个大的,先生的工作又非常忙,真是难以脱身,只能独自捂在被窝里哭得稀里哗啦。

    ——- 同感,当年俺娘是让车撞了,倒在医院里。后来,俺硬是扯着大的,拖着小的回去了,那叫一个不易。

    很感动你文字里的感情。你文字的风格不花哨,贵在情感。最打动人的是最内在的真实。

    是真的很喜欢这篇。

  3. 3

    我也超级喜欢这一篇。 几年前母亲重病住院,我扔下幼儿给婆婆,一路跌撞着跑回去了。我的唯一幸运就是,有婆婆和大姑姐在一直帮忙。

  4. 4
    泡菜 Says:

    去年俺抱小的, 拖大的回去玩一趟都快招架不住了. 我年少离家至今, 一直是我嫂子陪着我妈. 我妈谁的手机号码都不记得, 除了我嫂子的. 被你感动!

  5. 5
    jane12345jane Says:

    感动 字的颜色看着有些吃力

    回复jane:

    谢谢~改过来啦,凑合看。

  6. 6
    苏而 Says:

    回复阿妍、文新、泡菜: 大家都到了“上有老,下有小”的年龄啦!都挺不容易,特别是咱们移民,总有点遗憾在心中。。

  7. 7
    夕子 Says:

    看得眼泪汪汪的。我们都是女儿,人家的媳妇,要怎么去疼爱人家的妈妈,不计较不娇气可以忍耐,真的是门学问。值得好好学一辈子。

    从陌生人变嫂子,这一声嫂子,让人满足。

    回复夕子:

    恩,嫂子挺好,心里来去都挂着两家老人,叫人敬重,很难得。

  8. 8
    午夜茶 Says:

    真情流露,感人!

    我也有个嫂子,比我还小11年,我哥比我大6岁,所以他们之间年龄差距很大。我问嫂子你这么年轻干嘛让我哥那老牛啃嫩草?她嘻嘻哈哈地跑掉“啊呀我都是剩女了,你哥不花心又实在啊!”

    回复 午夜茶:

    哈哈,俺嫂子其实也比俺小,她跟哥差8岁,想起当年她还是个小姑娘,追着我哥到处跑,象根小尾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