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失的落叶(三)

2011年9月6日 | 作者: 苏而 | 460 浏览
字体 -

16岁参军,1.78的个头不到100斤,写信回家说坐在凳子上屁股就疼; 后来他参加工作,勤恳敬业,娶妻生子,用所有的积蓄供养三个孩子读书,孩子也十分刻苦,两个硕士,一个本科,他的家门上也因此挂上《五好家庭》的红匾牌; 再后来,他退休了,患了糖尿病、高血压、心脏病,住院治疗却未见好转;

那天,他看见医院那天文数字般的账单,几近崩溃——他无法让子女、女婿默默承担这些费用——他的女儿女婿两个硕士研究生每月工资总合才4000元不到,结婚6、7年只有一套50几平米的房子;

他来到儿子家里,他说儿子做的饭好吃,再吃一次。那天父子俩喝了酒,聊了很多;酒喝多了,他居然“嘤嘤”地哭了起来。从儿子家里出来后,他转了大半天,在公话亭给大妹妹打了一个电话,说薇薇(他的外孙女)的衣服很多了,不要再织了,多休息吧;他还打电话给他的妻子,说胃口不好,不想吃东西了,明天早上就不要来送饭了。 就走了。

绛紫的榕树籽儿落了满地,车轮碾压处,殷红四溅。 他的妻子看到电视新闻,但没注意——是啊,谁会认为电视里那些天天说的东西和自己有关呢? 三天后,妻子四处找他而不获,心里就突然咯噔一下,她打了个电话叫儿子去看一下—— 儿子看了之后浑身发抖,足足一个钟头说不出话,一个钟头之后,号啕大哭—— 他为什么要选择这样一种惨烈的方式结束自己? 他为什么要让千斤巨轮撕裂自己? 问天天不语! 也许只有那尖锐的汽笛、那刺耳的车轮急刹声能够替他解释!

天亮了,他的身体分离在铁轨的两边。。。。。。

他的一身平凡没有太多文字可记录,每每在夜里想起他,我都会落泪。 也许,医疗费用太过昂贵; 也许,他饱受病痛的折磨; 也许,他不愿意拖累孩子; 他从来没有喊过痛,喊过累,喊过孤独, 所以,也就理所当然地为我们所忽略, 大家都太忙了,真的太忙太辛苦了, 以至于谁都无法说出那个真正的“为什么”。

榕树籽儿青了又红,跌落得既悲壮又渺小。

分享博文至:

3 条评论

  1. 1
    珮竹 Says:

    这啥时候都到三了?先坐上沙发慢慢看。

  2. 2
    珮竹 Says:

    用这样凄美的语言控诉不平吗?

    不敢。也许那本就是命运里早已书写好的一页,所有的人都不晓得结局,只有走到了那一章节,才发现那是人间最残酷的一页。

  3. 3
    莽牛 Says:

    不管为何,他都是一个刚烈的汉子。

    另外,有关安省华人便利店协会的信息如下:

    网站:www.occsa.ca或www.shome.co

    电邮:ontarioccsa@gmail.com

    安省华人便利店协会的创业讨论群:95994756

    网站上有会员注册介绍,请转告你朋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