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墙 (上)

2015年2月9日 | 作者: 苏而 | 1,306 浏览
字体 -


门“咔哒”地关上了,没有像往常那样听见钥匙孔里上锁的声音,但冯耿知道,那人再也不会回来了。

她出门时卷入的寒风渗透进室内温暖的空气中,空荡荡的屋里竟突然地就阴森了起来。那种感觉冯耿很熟悉,每一个离开他的女人,都给过他这种感觉,冰冷而决绝!他甚至能清楚地看到空气就这样慢慢地、慢慢地凝结了起来,那厚重而透明的寂静围成了四面冰墙锁着他。他可以听见自己冷冷的呼吸,伴随着那深远如世纪之前的呼喊,忍不住地浑身一阵战栗,那种恐惧便再次袭来。

“妈妈——妈妈——”那遥远的呼唤一直在他的生命里环绕回荡,那个小小的少年,那空荡荡的街道,那绝尘而去的公交汽车,每一个片段都像绳索般缠绕着他的喉颈,勒着他,令他窒息。

他依然记得那最后一次妈妈关门的声音,也是“咔哒”一声响,那是与往常非常不同的关门声,阴森森、硬梆梆地,那种感觉即使当时年幼如他,也能立刻地警惕,狐疑,害怕起来。他拼命地挣脱出爷爷的双手,他冲上前踮起脚努力拨开门锁,他在空荡荡的黑夜里凄声呼喊,但哪里还有母亲的影踪?

“爷爷,妈妈还会再回来吗?”

“嗯,你要乖,要好好地念书,做一个有出息的人。”

冯耿在很多年以后才相信那是爷爷这辈子对他说的最大的谎言,但是“要乖,要好好地念书,做一个有出息的人”已成为他童年里唯一用尽所有努力想要达到的目标,以至于后来,是真是假已经无所谓了,出人头地已成为他生活的惯性,再没有其他能够比成功更令他痴迷兴奋的了。

是的,冯耿这一路走来是极尽地辉煌灿烂,高考状元、名牌大学、硕博连读、公费留学、海外移民。。。。。。但是不论他多么努力,妈妈从来没有回来过,一次都没有!

不,也许她回来过的!

曾经有过好几次,冯耿能够感觉到身后有人在远远地注视他,跟随他。只是他一转身,却什么都没看见。但是他相信,那是妈妈回来看他了!每次他都回头寻找呼喊,可是妈妈就是躲着,不肯出来见见他。有时候他喊着喊着地,就泪流满面了。爷爷说那是他的幻觉,可是他不要相信,直到那次,他终于找到了证据——在他回头搜寻的时候,他捡到了一双新手套!

那是一双多么漂亮时髦的防水手套啊!那么刚好地适合他的手掌大小,比起他戴着的那双爷爷用过的劳保手套,那是一种截然不同的人生体验!他把手套紧紧地捂在胸口,欣喜若狂地飞奔回家。

可是任凭他如何地解释,爷爷总是说那是别人丢失的,要他送回去。他不愿意,哭了半夜,第二天还是跟着爷爷回到了那个捡手套的地方。爷孙俩就这样蹲在那,等了一整天。那一天里,他的心情非常地复杂,他一面抱怨着爷爷的小题大做,一面警惕地观察着人们的面容表情。每一个路过的人都能让他心跳加速,呼吸紧张,一整天下来,他极度地疲惫甚至有些虚脱,但他就在那个时候,突然学会了察言观色,学会了在茫茫人海里,一眼辨认谁喜谁忧,谁幸谁哀。

他终于还是如愿带着那双手套回家了,他只用了一次就藏了起来。因为它太珍贵了,他能感觉到学校里那群坏孩子虎视眈眈的眼神,他不能再失去什么了,他的生命里失去的东西已经太多太沉重了。

他还是会经常感觉到那远远的注视和默默的跟随,慢慢地,他不再四处寻找,而是就地蹲坐,自言自语地跟妈妈聊聊天。他说学习,说生活,也说爷爷,他知道妈妈可能就躲在花圃灌木的那头,或者,墙柱那边的拐角。有时候他说着说着,就呵呵地笑了起来,有时候,他也会很伤心,很孤独,很迷茫。大家都说他读书读傻了,精神不正常了,爷爷还专门买了麦乳精给他吃,一吃吃了好几年。

那种被跟随的感觉是他在得知妈妈去世后,就突然地消失了。是爷爷听妈妈家里的远房亲戚们说的,他知道的时候,她已经走了半年多了,爷爷说,是肝癌。

后来,爷爷也病了,然后也走了。时间很短,没有太多的痛苦。

从那以后,这个世界上再没有人关心他,爱他了。

分享博文至:

12 条评论

  1. 1
    一目 Says:

    好可怜。

    一目有颗善良柔软的心。

  2. 2
    心仪 Says:

    是个可以写很长的故事,却只有两三集而已。

    感觉自己已经过了渲染悲伤和凄美的阶段,你可以千言万语,也可以只字片言,能与你共鸣的人,不会在乎字数多寡。

  3. 3

    写得真好,能感觉到切肤之痛。

    谢谢端仪,其实我一直挣扎在文中的那种切肤之痛里,却担心无法书写出来,你能读懂真好。

  4. 4
    蓝馨 Says:

    失去妈妈爱的孩子,好可怜。这成了他心里的痛点。

    写完这篇故事之后我还会写一段心里解析,想说的就是这个“痛点”。

  5. 5

    苏而很关注心理,捕捉细腻,更条分缕析。这角度看人,很有意思啊。

    谢谢仙子,俺真是雾里看花,经常自己先陷进去啦!

  6. 6
    Says:

    那个叫呱呱的博文刚喊完 “男人,你该承担起一点责任!”。你这里是不是该换个性别喊一次了?

    你说了我才特意去看了呱呱的博文,各人的角度和思路不同,生活体验与内在个性也迥异,评论都很有趣,只要不断章取义曲解他人,怎么说都好的。

  7. 7
    远方无声鸽 Says:

    有言道: “开门见山”。作者一开头,就寒气袭人,下面会有更刺骨刺心的故事发生吗?

    鸽子光临,有失远迎!

    俺没有那么虐啦,俺一定会适可而止哈。

  8. 8
    jane12345jane Says:

    那个,能不能快点写啊?

    本来今天要贴的,后来觉得有些细节还要改改,最迟明天写完。

  9. 9

    你的标签云,也那么有意思,问好你,苏而妹妹~~

    谢谢小树,问好你!

  10. 10

    从你文章的脉络和对于当事人的感知力来看,很有心理咨询师的天赋。我修行到现在,感知能力比你还似差一点。

    端端这是太鼓励俺了。。你的积极、乐观、紧密的逻辑思维和总结能力才是真正让俺钦佩不已的!

  11. 11

    你写了这篇小说,这个冬天,让我觉得刺骨的寒冷:)

    嗨!嗨!明明是这天气冷好不好!都-20度啦。哎!我也冷。

  12. 12
    七成新 Says:

    读你的文字又一次令我感到心颤,象是又一次坐在咨询室里听一个人的生命故事。无论这是根据什么素材写成的,我相信生活中的确有类似的故事发生,现实中类似人和事在与发生着共鸣。苏而的文字细腻精准,向世人揭示着人内心柔软的部分。

    欢迎七哥!总觉得如果一个人可以鼓起勇气走近你,跟你说他(她)的故事,那他(她)其实已经成功了一半了,对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