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而原创长篇《问天》- 3

2015年6月2日 | 作者: 苏而 | 1,322 浏览
字体 -

3- 奶奶

从小,阿巧就知道,自己不是个好命的女孩。她记得奶奶曾经拉着她的手,叹着气说:阿巧啊,你就是石潭边的野草,活得轻贱,但一定最坚强。

阿巧翻看着自己的手掌,太纤细,太单薄,肌肤粗糙缺乏光泽,但关节挺实,笔直有力。她曾经注意过很多人的手,她相信手是老天插在每个人身上的标签,就像早市鱼摊上的价目牌子,它把你的价值和成色都明码实价地展示出来了。她明白自己就是簸箕里的小鱼虾,胡乱地整满一竹筐地堆在墙角,甚至没有登上台面的机会。

是啊,她知道,她的妈妈正挎着她这一篮的小虾,吆喝着想要卖出好价钱。

 

“阿巧,你说那家会愿意给五万吗?妈妈边整理着海带边问。

阿巧没有回答,她的手上满是细细的海砂,一边机械地收拾着干杂的海带,一边已经思绪神游了。又也许,她啥也没想,因为很多事情,她想不明白,也不能想。她就只能那样地把脑子麻木起来,蹲在地上等。

“妈,其实,我可以去打工!”沉默了半晌,她终于鼓起勇气,她坚信一定还有其他办法可以努力的,她不要这么早地就草草嫁人,“我可以到城里的外企找工作,我能吃苦,我有力气,我会把我挣的钱都给你,我会养活你和弟弟的,我发誓——”

“阿巧——”妈妈打断了她的誓言,“你是妈的孩子,是妈最亲的人了,妈怎么会狠心真得拿你去换钱呢?只是妈看那小伙子确实不错,是个正直厚实的人,而且又有文化,家境也好。你早晚都是要嫁人的,若能到他们家,也是你的福分啊。孩子,你就当帮妈妈一次好吗?”

妈妈说着说着,眼圈竟又红了。

阿巧低头不语,自从妈妈生下弟弟之后,就变得十分地脆弱、伤感,动不动地就怀疑别人在嘲笑她,看不起她。她经常无缘无故地掉泪,有时一哭,就连着好几天都情绪不定,所以慢慢地阿巧就养成了垂眉顺从的习惯,总是尽量不去惹妈妈不高兴。当然,大多数时候,她总是昏昏欲睡地,所以阿巧从懂事开始,就天天背着弟弟看书、做饭、做家务。有时她会恍惚感觉,自己是个没有妈妈的孩子,身边的这个女人反倒像一个比她大的妹妹,需要照顾,需要抚慰。

 

昨天晚上,她又梦见奶奶了。

每次梦里,奶奶都是坐在那张旧藤椅上,远远地望她。她放下书包,朝奶奶跑去,可是一直跑,跑啊跑,老是跑不到,奶奶还是那么远,那么安静,她大声地喊,可是她的声音像被深深的黑暗笼罩着,一喊出来就被无声无息地吸得一干二净。她开始哭,泪水一滴一滴落了很多。黝黑的夜空里,星星幽幽地闪,阿巧特别想念奶奶,奶奶是这个世界上对她最好的人,可是,现在她已经不在了。奶奶只有爸爸一个儿子,却因为妈妈的缘故,一直孤零零地住在山腰的石屋里。阿巧只能在放学的时候,偷偷地跑去看看奶奶,奶奶也总是在她每天放学的时候,坐在石屋前的老藤椅上等她,有时候锅里还热着半个地瓜或一小碗紫菜汤。

奶奶其实是个读过书的女人,写得一手好字。年轻的时候,家境不错。不知道什么原因,后来嫁给了爷爷。爷爷打鱼,不识字。爸爸出生没多久,爷爷就去世了,所以阿巧对他是没有一点概念的。奶奶有时会拿出一些发黄的书,独自坐在夕阳下读。从小,阿巧就觉得,读书时的女人是最美的,尽管奶奶已经满面沧桑、容颜老去,但她的身上总是透着一股有别于乡下渔村人的气质,如果说阿巧是石潭边的野草,奶奶一定是一株幽兰,淡定地开,淡定地谢。花落时,她是一棵草,但绝对暗藏着花族的尊贵。

一直到那个满天红霞的下午,阿巧看见藤椅上垂着头仿若沉睡了的奶奶,她的姿态安静淡然,像那株枯萎的兰花,幽幽黯黯地离去了。奶奶的头发梳理得整齐光亮,身上竟然穿了一件新衣服,她把自己收拾得干干净净地,她一定是坐在那等阿巧,希望能够看到她最后一眼。阿巧握着她冰凉的手,泪水一滴滴落了很多。

奶奶的手心里,握着一块碧绿的翠玉,仿佛是青春玉兰的一点点见证。

 

海面起风了,天色立刻沉了下来。远处那原本舒展着的云层也立刻如淖入沸水的鱿鱼,翻卷过来。风夹着雨点,噼里啪啦地打在窗玻璃上,震得人发懵。渔村的雨就是这样,下得又大又急,仿佛是从天上倾盆倒下似的。

“阿巧!阿巧,下雨了!”就在妈妈说话之间,雨水已经疾速汹涌地泼了进来。

顷刻,门厅里就涌进了许多水。

“估计是院子的排水沟又堵了,水全灌进屋了!妈妈挥着竹扫帚不停地扫着,可是雨实在太大了,水很快又挤了进来。

阿巧随手抓起畚斗,也用劲地舀起水往门外泼。但很快她就发现这样的努力完全是徒劳。屋子里已经浸满了水,连同堆放在墙角的柴火家什也遭殃了。

“妈,这样扫不管用了,赶快把东西搬上楼!

妈妈这才反应过来必须立刻抢救家当了!

母女俩奋力地抱起柴米粮油就往上跑,下来,再抱起一堆,再跑上去。。。

来回十来趟吧,终于清理好了。

窗外的雨开始缓和了许多,风也小了。

正当阿巧松了口气的时候,妈妈突然扑通地滑了一下,从没有护栏的楼梯口直接摔了下去!

阿巧尖叫着冲下楼梯,抱起妈妈:妈,你没事吧?哪伤了?哪里痛??

“阿巧,我的腿不能动了,你快扶我一下!

长篇原创《问天》版权归苏而本人所有,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分享博文至:

7 条评论

  1. 1
    茗泉 Says:

    阿巧是个苦命的孩子。如果和他能成,希望他能对她好!(俺坐回沙发啊)

    【两颗心的距离有多远?多少人都是千山万水走过来的。茗泉坐上沙发了,当请你喝茶。】

  2. 2

    怎么这么好看哪?

    【仙子你这话说得我信心倍增啦。谢谢!】

  3. 3
    梳子 Says:

    细致而淡定的描写,像电影画面呈现眼前,生动又感动…

    【谢谢梳子,我的脑海里也经常有一幅幅画面,我就是一边看着那些画面一边写下来,很好奇你看到的和我看到的是否一样。】

  4. 4

    其实读了也还原成画了,这些画还是黑白的~ 加油!

    【黑白啊?我要怎么才能让你看见色彩呢!嗯,这是个问题。】

  5. 5
    一目 Says:

    打印,回头慢慢看

    【打印?不会吧!多浪费啊,哈。】

  6. 6

    “远处那原本舒展着的云层也立刻如淖入沸水的鱿鱼,翻卷过来” 看来苏而很会做菜:) 很有感染力的文字,赞

    【瞧我多贪吃啊,我这是不是有点“三句不离本行”啊。哈哈】

  7. 7
    蓝馨 Says:

    能感觉到苏而很用心写故事。奶奶的那段描写让人忧伤,却不是痛。

    【忧伤是因为生活因为命运,不痛却是因为性格因为智慧,淡然之后即有了清静的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