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而原创长篇《问天》- 5

2015年6月8日 | 作者: 苏而 | 893 浏览
字体 -

5 - 碰壁

卫生所的梁医生轻轻碰一下妈妈的腿,她就痛得直抽冷气。妈妈躺在床上两天了,右腿肿大,疼痛难忍,夜里也无法入睡。阿巧本来是打算送妈妈去医院的,但她坚持不同意,阿巧明白妈妈是担心钱。她知道,这医院,一进去,没有三五千块的,是出不来的。

梁医生把妈妈的两腿并直比了比,摇头对阿巧说:“还是尽早送医院吧,估计是股骨折。”

“股骨折?”

“是的,需要打石膏,所以要尽快去。太晚了,骨头长畸形了就不好办了。而且,看情况,说不定也有可能要动手术。”

“手术??”阿巧张着嘴,脑子就懵了。她没有想到那样一摔,竟然会这么严重!

“对,快去安排吧!”梁医生收拾着医务箱,塞给阿巧一个小纸包:“这是止痛药,如果夜里痛的厉害,给她吃一片。”

妈妈的牛皮信封里存着五百块钱,加上抽屉里前两天卖海带挣的零钱,一共就六百多块,往城里医院跑一趟根本不够,只能去借了。

阿巧给妈妈倒了杯水放在床头,还扶她解了一下手,掖好毯子,就出门去了。

.

她先到三堂叔家,他跑客运,生意做得不错,是家族里比较富裕的亲戚。上次爸爸住院的时候,三堂叔一到医院就给了三千块钱,后来葬礼上又给了五百。按理说阿巧是不好意思再来麻烦三叔的,遇到家里出事,你说来借钱,人家会以为你是来讨。阿巧不是来讨钱的,她跟自己保证,她一定会还,她带了笔和纸,只要堂叔把钱借给她,她就马上写个借条,她实在已经很不好意思了。

“哎,阿巧啊!今天怎么有空来家看你堂叔啦?”堂婶盘着腿坐在门厅的红木椅子上,看着进门来的阿巧便咧咧地招呼。

“三堂婶好!阿巧最近家里忙,很久没有过来看你们了,堂叔和阿弟他们都好吧?”阿巧有些拘谨地站在红木茶几前,双眼落在堂婶散在椅子下的两只拖鞋上。

堂婶歪着身子,撑在椅子扶手上,嘴里不停地嗑着葵花子。她没有喊阿巧坐下,也没有打算站起来,那种嘛嘛咧咧的态度,把阿巧弄得十分尴尬。堂婶是个能干泼辣的女人,堂叔起家的本钱都是她嫁过来的时候一起带来的,夫妻两人起早贪黑地跑生意,才积累到今天的家底。不过背地里妈妈和几个妯娌曾说过她的不是,据说堂婶娘家里也不富裕,那些钱是她在十多岁的时候,跑到大城市里打工挣钱存下来的,至于做什么工,就意味深长了。阿巧知道那些胡乱的猜测背后浓厚的嫉妒色彩,她是很不屑于关注那些闲言碎语的,但她也能感觉堂婶包裹在厚厚甲壳下那颗警惕狐疑的心。

“阿巧啊,你妈摔啦?”

“嗯?”阿巧没有想到堂婶竟然已经知道了,“嗯,是的。可能骨头断了,要进城上医院看看。”

“哦 ——-”堂婶的那个“哦”字拖得有点长,直到转成清音时,还保持着那微张的口型。

阿巧的脸烫得不行,很多年以后,偶尔还会想起堂婶家里的情景,想起自己那因为钱的挤压下委缩的眼神和心情。后来她帮助过很多人,也得到过很多人的帮助,但每次伸出援手的时候,她都要小心地保护人家的尊严,即使出于善意,也从不带着那充满优越感的怜悯。

“巧儿啊,你爸在的时候,因为盖房,借了你三堂叔一万三千块,后来你爸爸住院,你堂叔又拿了三千借给你们,为了办你爸的后事,你堂叔啥也没说又借了五百。”堂婶提到的建房钱,阿巧是知道的,她没想赖账,但另外的三千五,堂婶强调了“借”,让阿巧有点意外。因为当时她是看见堂叔把钱塞在妈妈手里,说他要跑生意经常不在家,没法过来帮忙,一点心意一定要妈妈收下的。

不过她马上点点头,既然堂婶说是“借”的,那她就也会还!

堂婶的表情里充满着同情,但声音听起来却能很明显地能够感觉到一种生硬的冷淡:“按你家现在的状况,我跟你堂叔也不再指着这些钱能够回来了,但我们的情况你也知道,每一分都是你叔和我挣回来的,一分钱就是一滴汗,再多,我们也实在拿不出来了。”

阿巧已经明白了,精明的堂婶在她开口之前,已经把她的嘴堵上了。

“今天你堂叔跑车去了,不在家,如果你没啥事,我要出去买点菜,他回来才有饭吃。他也老啰,也需要多些照顾了。”堂婶用脚勾了勾她的拖鞋,“巧啊,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你知道吗?”

.

阿巧脚步沉重地往凤姨家走去,她觉得头皮发麻,反复掂量着该用什么话开口。

凤姨是妈妈的姐妹,她和妈妈的娘家同村,刚嫁过来的时候,受尽婆婆的欺负,当时妈妈经常暗中资助,帮了她不少忙。直到后来她连生了三个儿子,在家族里的地位才得以确立和巩固,她视妈妈为最亲的姐妹,上次进城相亲就是她帮忙介绍的。她没有女儿,所以常常逢人便说:“阿巧是个乖孩子,在我心里啊,她就是我的女儿,你们谁都不许欺负她噢!”

凤姨听完阿巧的叙述,“唰”地站起身:“什么,大腿骨折??你送她去医院没?”

阿巧摇摇头,不语。

“是不是钱不够?”凤姨跺了一下脚,“阿巧啊,你傻孩子啊!妈受伤了,你怎么不马上送医院?没钱找姨啊,姨就是卖血也要帮你凑的!”

说完返身进屋,出来的时候塞给阿巧一叠钱:“这里是三千,你先拿去用,如果还需要,姨再去银行取!”

阿巧捏着钱的时候,鼻头一算,眼泪就簌簌地掉了下来,哽咽的时候,竟连“谢谢”都说不清楚了。

“哎,怎么还是小孩子没长大啊?快回去吧,送你妈进城。姨因为今天还有点事走不开身,待我办好了,就过去看你妈!”

长篇原创《问天》版权归苏而本人所有,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分享博文至:

6 条评论

  1. 1
    蓝馨 Says:

    借钱真是件难事,开口借的人难,被借的人也难。

    【是的。写这一节的时候我也很不忍心,但阿巧必须经历这样的困窘和挣扎,才能为将来面对各种挫折建立心理基础。】

  2. 2

    世界很大,熙来攘往人很多很挤,只是,到了借钱的时候,都哪去了呢?

    我们需要凤姨,也希望有时候,我们是凄惶无助的那个人的“凤姨”。。。

    【初涉尘世,这样的无助对只有20岁的阿巧来说,是一个磨练和考验。不过,她会遇到生命中的贵人,前提是,她必须有一颗坚强的心。】

  3. 3

    亲友间,不能借钱,一借就不再是朋友了,钱给了朋友就别要还了,至少是无息无期。

    【这么说,我应该很庆幸,因为我有几个主动愿意借钱帮我的好朋友。】

  4. 4

    爱写字而又不是以写字谋生的人,其实一辈子也没有多少时间专事写字 - 生命中这样的章回,都是天赐机缘 - 最美最陶醉最可在日后回味不已的美的沉迷、耽溺。。。

    苏而,enjoy these moments

    【仙子,谢谢你!我确实很喜欢文字里的生活,它让我用另一个角度来理解世界,它教我坚强,教我洗涤自己的心,而让我感到幸运的是,能在文字里与你们相遇,并相伴。】

  5. 5

    耐人尋味,巧儿真是好姑娘,老天爱“笨小孩”的。。 仙子说得好,做自己喜欢的事最快乐:)so 會寫的多寫,爱看的多謝了

    【牧童晚上好!你爱看,我真的很高兴。】

  6. 6
    茗泉 Says:

    苏而好!小姑娘真是不容易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