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而原创长篇《问天》- 7

2015年6月12日 | 作者: 苏而 | 1,001 浏览
字体 -

7- 失梦

阿巧妈呆呆地躺在病床上,瞪眼望着屋顶那有些灰白斑驳的天花板。

这是她有生以来第二次躺在医院里,恍恍惚惚地,像梦。。

每一个人都有梦,有的梦是因为日有所思,有的梦是因为夜有所惧;有的梦悄然而至,温暖恬润;有的梦惊心动魄,却来去无踪。

.

时光倒流,阿巧妈曾经也有一个梦,而她知道,这个梦,是一定要实现的:她希望还能生一个男孩!

她希望他聪明英俊,他长大后要到城里念大学,然后有一份体面的工作;他要在城里娶一房媳妇,白净漂亮;他不要再跟爸爸妈妈一样在大海里辛苦劳作,他的皮肤不要被毒辣的阳光暴晒得黝黑,他的手不要被腥咸的盐砂咬噬得皲裂。她已经厌倦了农村的生活,她希望将来她的子子孙孙们能够过着城里那舒适,悠闲的日子。而改变命运的唯一方法,就是让孩子好好地念书,靠着自己的努力,走出渔村,到城里扎根。

孩子!她轻轻地掀起花布帘子的一角,悄悄地望着窗外正午发白的阳光,无限怜爱地抚摸着隆起的腹部,她的胸腔膨松松的,鼓胀胀地,嗯,那就是一种充满希望的幸福感觉吧,她浅浅地笑了笑,全然忘记了这大半年来的深居浅出和担惊受怕。

是的,村子里的乡亲一直以为她回娘家是照顾病重的老母亲,怀孕的事她连阿巧也没告诉,也不让她来看望。阿巧,她的乖乖女儿,她很是想念,她爸说阿巧已经会自己梳头编辫子了,还会自己做饭烧菜。每天早上天一亮,她就起床,一边熬稀饭一边读书,然后把家里的几只鸡都喂饱了,才背着书包上学;下课后,她会到村口老林店里买一块豆腐,带回家做紫菜汤,她还会扫扫院子,洗洗小衣服,然后自己做功课去。

恩,那会儿的阿巧应该才9岁吧,大大的眼睛尖尖的下巴,油亮乌黑的麻花辫子长及腰部,转身看你的时候,就浅浅羞羞地笑。。

那天夜里,她临盆了。

因为是超生,所以她没敢去医院,死去活来地痛了好几个小时后,产婆惊恐地说:手臂先出来了!

“横位难产”这个可怕的词是她在那次难产时第一次听到的。

她躺在冰冷的手术床上时,哭成了泪人。所幸她和孩子都捡回了性命,但也落下了一辈子的遗憾:孩子因为难产导致大脑缺氧,确诊为智障。

她的梦,不会再实现了。

.

宋母的床上摆了好多小孩的衣服。宋刚皱着眉头视而不见地从房门口路过。

“阿刚,你过来。”母亲喊住儿子。

“妈,你老这样逼着我,我要疯掉的。”

“孩子,妈就是要跟你说这事。”母亲摆弄着花绿绿的小衣服,“妈不逼你了,妈也不要见孙孙了。妈给他留了些衣服。这两件,是给他刚出生时穿的,你看,这布多柔软啊,纯棉的,贴肤;这件,留给宝宝100天照相时候穿吧,黄鸭鸭,不论是男孩还是女孩都可以穿;还有这两件,一周岁穿;这件,就等两岁时再穿;这件和那件,三岁穿。。。。”

母亲的眼里噙满了泪,声音缓慢:“他一定很可爱,肉墩墩地,你替我多抱抱他,跟他说,他从来没有见过的奶奶,其实非常非常爱他——-”

宋刚彻底地决定了:找个女人结婚吧!

.

“11床,刘秀珠,家属在不在?医生站在门口大声问。

“在,我就是,我是她女儿。

“哦,你到医生办公室来一下吧。

阿巧不知道医生要说什么,她赶忙起身跟了出去。

“刘秀珠是你母亲吗?家里还有可以负责的大人吗?

“没有,医生,有事就跟我说吧。

“好,病人的X光已经出来了,你过来看看。医生在一张黑片子上比划着,这里,你看,从这里到这里,整个股骨头已经折断了,现在当务之急应该马上手术,才能保证以后还有站起来的可能。

阿巧的脑子登时蒙了:站起来的可能?你的意思是。。。。

“尽快手术,如果你同意,就签个字吧,然后去楼下交钱,我这里还要排期,最快估计也得礼拜四了。

“对不起,能问一下这样的手术下来,,一共要多少钱吗?

“这个要看情况了,三到四万吧。

“哦——”阿巧的喉咙里发出没有意义的清音节,她感觉口干舌燥地,啜啜地说,我们没有那么多钱。。。

“那你有多少?

“只有几千,入院时已经全都交进去了。

“医保呢?医生翻了翻,你们也没有医保啊!

“恩,没有。

“那就比较难办了,我们是不建议保守治疗的。

“保守治疗是什么?

“不手术,机械固定,也许骨头可以自己长好,也许会更严重,甚至坏死,那样的情况下再手术,费用就要七,八万以上了。

阿巧用冰凉的手拿起笔,机械地写下了自己的名字。除此以外,她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

她没有钱去楼下的窗口里交,她不知道该怎么办,脑子里空空的,眼前仿佛是人来人往的川流世界,她象一只蜕了皮的小虾,只能被逼迫着躲进狭窄的石缝里了。

她坐在母亲的床头,轻轻地趴在那只折断的脚边,眼泪簌簌地掉了下来。

.

也是在这个医院里,她送走了爸爸。

她没法忘记他那张干瘦的脸,那留恋的眼神和无奈的叹息。在最后的那段时间里,她一直握着他的手,抚摸着他的额头,她什么也没说,就是这样一整天一整天地,静静地陪他。她不再提起他曾经许过的承诺,也不再鼓励他一定要坚持。他已经被病痛折磨地失去了往日健硕的身形了,她在他的眼里读到了恐惧和遗憾,微翕的嘴唇气若游丝,她捏着他的手心,轻轻唱那首他最喜欢的歌:

凉凉的海风啊

遥遥的船

我带着你的希望

扬起帆

夜晚的天空不漆黑

月光闪闪装满船

黄桂鱼 银花鲳

天明了你在岸边等我把船返

他睡了,他的梦里,一定有满舱的鱼,腥腥的风,他又可以载着全家的幸福和希望出海了。。。。

.

她突然感觉父亲在身后看着她。

可是猛一转身,窗外什么都没有,那远远天边的红艳彩霞迷离了她的双眼,她暗暗告诉自己:一定有办法的,妈妈一定会好起来的!!!

她想到凤姨,那天借了钱之后,就一直没见到她,也许很忙走不开身,她实在不好意思再去找她了。

正犹豫间,房门口突然出现了一个急匆匆的胖女人的身影!

凤姨抹着汗,满脸喜悦:阿巧,你可叫我好找啊,没办法联系你,我只好亲自跑到医院来啦!

阿巧赶忙起身擦干眼泪,阿巧不好意思,让凤姨操心了!

凤姨激动地拍着阿巧的手,甚至没来得及与躺在床上的阿巧妈妈打招呼:阿巧,你知道吗?对方来讯了,说同意给那五万块了!巧儿啊,你的好日子来啦!

阿巧没有想到凤姨带来的是那样的消息,她愣在那,刚擦干的眼睛涩涩地绷着,特酸。

我们实在说不清楚人生的起伏都是按什么样的密码编排的,它的每一个字符,都是在注定的时刻呈现,你所能做的,就是按下那个键,然后继续走,继续期待;你不知道那个密码有多长,你只能一个一个地解下去。也许有一天,一扇门就会突然向你敞开,又也许,你按出来了另一个字符,打开的将是另一扇窗。阿巧的人生密码很凌乱,有时候甚至出现缺失,所以她总是在煎熬,彷徨和迷茫中被动地行走,而她人生里最关键的那些字符,又常常是别人的手按下去的。

妈妈的手从厚重的毯子里伸了出来,摊着拇指和食指缓缓地说了三个字:要八万!



长篇原创《问天》版权归苏而本人所有,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分享博文至:

8 条评论

  1. 1
    茗泉 Says:

    苏而好!人生何其艰难!

    【茗泉早!你在多伦多吗?睡得有点晚啊。】

  2. 2
    茗泉 Says:

    苏而可以当编剧啊!这不就是剧本么?呵呵 【回复:在啊。孩子睡了才是我的时间啊 :)

    【是吗?我就是顺着自己的感觉写的。带孩子辛苦,你要早点休息。】

  3. 3
    心仪 Says:

    真可怜,因为这样的原因结婚了,我想都不敢想。

    【看过很多王子公主浪漫美妙的爱情故事,写一个小人物的现实人生一直是我的愿望。】

  4. 4
    梳子 Says:

    读到了“问天”两字,发出的无奈、苍凉,和坚韧的声音。

    【梳子你说到我的心里了。】

  5. 5

    8万! 这笔数有钱人也就几顿饭局罢了。而对宋刚或是阿巧,谋生/救命钱的来与去之间,是人生如棋局的一个个考验,关乎生死。。。

    【“何不食肉糜?”这个世界上,岂止是晋惠帝一个人会发出这样的疑问?多少人无法理解这“8万”块的人生?】

  6. 6
    WaveStar Says:

    周末有空认真看了一遍,作者笔调平缓朴实,悲而不伤,却一刀刀地雕刻出了一系列的社会问题:养老、医疗、失学、计生、孤寡、空巢对每个家庭和人生的影响,非常令人深思。

    【谢谢解读,欢迎来访!】

  7. 7

    关于巧儿父亲的回忆和海的歌谣令人动容,真挚感人!

    【这首歌谣是专门写给阿巧为亲人临终关怀而唱的安魂曲,未来的篇章里还会再出现两次。】

  8. 8
    花飞满天 Says:

    “我们实在说不清楚人生的起伏都是按什么样的密码编排的,它的每一个字符,都是在注定的时刻呈现,你所能做的,就是按下那个键,然后继续走,继续期待;你不知道那个密码有多长,你只能一个一个地解下去。”感慨不已!!大多数普通人都是这样,被命运的大手无奈地推着前行……

    【嗯,是的,回首人生,真是这样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