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而原创长篇《问天》- 14

2015年6月29日 | 作者: 苏而 | 1,219 浏览
字体 -

14- 窒溺

宋刚扶着母亲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为她掖好抱枕,让她舒服地靠在那,还可以一边看见他在厨房里做事,一边与他说话。今晚吃红烧牛肉米粉,是母亲最喜欢的。阿刚一边把米粉泡进温水里,一边把经过浸泡去了血水的牛肉方块放进大沙锅里,再加入调料包,大火烧开后,调转小火慢慢熬制;调料包是母亲专门配好的,味道特别正,有茴香、砂仁、花椒,桂枝,山奈,公母丁等香料,按不同的分量比例调好,用小纱布扎起,每次要用的时候放一包,一锅牛肉油码就香香浓浓地熬出来了。

记得以前在农村的时候,母亲也常做牛肉米粉,当时因为穷,用的是牛杂、牛骨,但巧手母亲也总是能熬出一锅热腾腾香喷喷的油码,宋刚觉得那是最快乐的记忆了,一人一个大碗地,他和母亲头靠头稀里胡噜吃细粉,天寒地冻的,吃着吃着,就觉得寒意全无了。

但是今天,宋刚的情绪并不好。阿巧已经连续三天都是早出晚归的,没有在家吃过一顿饭,这让宋刚有些不悦。虽然刚结婚她可能不习惯,而且那边妈妈也需要照顾,但这样成天地不着家,把这当旅馆似的,也真是说不过去。他下周一就要飞回加拿大了,真不知道等自己走了后,她还会放肆成什么样子!母亲那日益虚弱的身体,他的难过和心痛,她全然不顾,他突然开始担心,开始怀疑自己会不会成为一个搬运工。她要钱,他给了,那她至少应该付出一些诚意吧?整天早出晚归不见人影,一副不甘不愿的样子,对谁都说不过去的,是吧?!

.

夜深了,墙上的挂钟滴答滴答

门孔“咔嗒”地轻轻响了一下,阿巧蹑手蹑脚地进了屋。她的怀里抱着一盆文竹,是推车回来的路上,经过街口的夜摊时买的。他家母亲,,嗯,是她婆婆,天天呆在屋里,无法看到门外春意盎然的树木和草地,也无法欣赏广场公园绿化带那一盆盆刚刚移来的盛放花朵,心情应该是非常遗憾惆怅的。阿巧希望青翠的文竹能够给她一点安慰,也鼓励一下她,当然,也为这些天一直没有在家照顾她而表示歉意。

突然,黑暗中那僵硬地坐着的身影吓了她一跳!

“你,,你还没休息吗?”阿巧紧张地捧着花盆,啜啜地问道。

“不知道你在外面是死是活的,我能休息吗?”宋刚的声音冷酷生硬,寒气几乎是直扑阿巧的脸袭了过来。

“我,,不是的,你,你不要这么说。。。”黑暗中,阿巧看不见宋刚的脸,但她已经嗅到了那股逼人的气息,心脏在紧张和担忧中“突突”地跳跃。

“那你要我怎么说呢?”

阿巧沉默不答,本能地转身回避,伸手开灯。

“你去哪里了?”

“今天去二手市场给我妈买了一个轮椅。。。然后——”

“我想知道:你是不是根本就不想回这个家?”宋刚不耐烦地打断了她,“噢,我应该要先问你,你把这里当做家了吗?”

“当然。。。”阿巧突然地紧张得有点结巴,“我是说,这里当然是我的家。”

“真的吗?还是,只因为你需要那些钱?”

虽然阿巧确实是因为需要支付父亲母亲的债务和医疗费而嫁给宋刚的,但是,当他那样直接生硬地质问她时,她顿时感觉有种说不清的屈辱!

她倔犟地扭过头,不再应答。

她很累了,走了几个小时的路,双脚特别酸,她默默地把花盆抱到窗台上,然后在竹叶上洒了些新鲜的水。

“你说话呀!你不敢承认了是吧?”不知道为什么,阿巧的沉默激怒着宋刚的情绪,他猛地明白,她和那些他小时候认识的所有乡下人一样,沉默自卑又龌龊狡猾!他冲上去,一把抢过花盆,“你要是不承认,我就摔了它!”

“你还给我!”阿巧踮起脚直着身体想要夺回宋刚手上的花盆,“你放下它!”

盛怒中的宋刚一只手举着花盆,一只手奋力地挡着阿巧,嘴里骂咧咧地不知所云。

扭搡中,阿巧的情绪也变得十分地激动,力大无比地拽着宋刚的胳膊。她抓着他的手臂,艰难地想要护住花盆,她的指甲几乎陷进他的皮肤里了。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如此拼尽全力地去抢回那只花盆,也许,她只有那一个念头:她不应该受到那样的屈辱!

“啪”的一声!花盆最终还是掉落在地上,裂成四瓣!

满地黑土,竹枝也折断了!

阿巧的眼泪顿时地涌了出来,夹杂着说不清楚的压抑和委屈,她冲上去,死死地拽着宋刚的衣领:“你还我花盆,还我!还我!!还我!!!”

“你疯啦?不就是一个花盆吗,,哎,,真是疯了!”宋刚挣扎着抽出一只手,“啪”地一个耳光狠狠地摔在阿巧的脸上!!!

!!!

阿巧捂着脸惊呆了!

从来没有——

从来没有人这样摔过她的脸!!!

她感觉身体里的血液在四处涌闯,冲击着她深度的意识,刺激着她散乱的情绪,凭什么?!凭什么啊?!

“宋刚,你住手!”不知什么时候,宋母被他俩吵醒了,爬起床,扶着墙走了出来,站在厅里。

宋刚显然被自己的行为吓了一跳,又也许,他不想病重的母亲受到这种场面的刺激,他安静了下来,蹲下身收拾着地上的碎片。。。

.

阿巧把自己关在阳台,用冰凉的自来水冲着燥怒的脸庞,努力让自己平息下来。

那一整夜,她默默地坐在阳台上,就那样一动不动地坐着。

她非常想离开这个地方,走得远远的!

起风了,树影夹着点点的雨星子,落在阿巧的脸上,,她静静地、无声地哽咽了起来,喉管里仿佛堵着厚实的棉团,窒息着她,压迫着她。

“我,该怎么办?”

无语问天——

她第一次感觉到那与黑夜一般无边无际的悲伤和彷徨正在漫过她的身躯、她的胸口、她的咽喉、她的口鼻,还有她那双如冰凌般清冷的瞳孔,,她木然、绝望地直视暗蓝的夜空,心却徒劳地挣扎着,想要摆脱那份窒溺。

然而,死寂的空气中的,只有一缕乌黑长发在漂浮荡漾。。。。


长篇原创《问天》版权归苏而本人所有,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分享博文至:

16 条评论

  1. 1
    一目 Says:

    好可怜,没有完美的

    【写的时候,我也很难过。】

  2. 2

    人总归是要对自己的选择负责的。对了,庆幸。错了,莫悔。如果能预见所付代价,人做决定时会慎重很多。所谓悲剧,就是以一生为代价的教训。

    【百合说得对。只是人生就如巧克力,不论多么甜,都有苦味。记得有这样一句话:人生的意义不在于拿到一手好牌,而在于打好一手坏牌。】

  3. 3
    梳子 Says:

    很成功的描写,每一个细节都能感受到主人公的切肤之痛。实实在在的屈辱,却明明白白地又怨不得宋刚。是谁抬起宋刚的手打在阿巧的脸上?这一巴掌,恐怕要变成疤痕,宋刚只怕终将难辞其咎。

    【梳子每次都能看到我的心底,然后透透地说出来。】

  4. 4

    “是谁抬起宋刚的手打在阿巧的脸上?” 梳子替苏而发出了痛心的天问。问得太发人深省了。想起两句诗 –

    人生正道沧桑,天若有情天亦老

    【记得仙子问:从此要一起走那条长长的许多未知的路了吗?彼此认识吗? 准备好了吗?我想,我可能要用整个故事来回答你了。】

  5. 5
    七成新 Says:

    这样的婚姻注定要磨难吧!

    【两个不同家庭走出来的人,各自负重,都挺不容易的。】

  6. 6

    这歌好特别,唱的什么能介绍下吗?

    【百合好!这是日本歌星中孝介的一首单曲《各自远扬》。】

  7. 7
    茗泉 Says:

    苏而好!看着好难过。一对新人彼此满怀心事。我对阿巧的理解是: 宋刚马上要走了,趁他走之前先把母亲和弟弟那边安顿好。这样宋刚一走她就可以放心地照顾婆婆了。可是阿巧没对宋刚说,宋刚自己也不会往这么好的方向去想。问题还是出在两个人彼此不了解、不信任。最终是三个人一宿都无眠。

    【茗泉你说对了!阿巧确实是这样想的,但是他们之间缺乏了解、信任和沟通。这一点,未来的篇章里宋母会给予评价。我之所以写出来,是因为从太多的婚姻里,发现了这样的共同问题,如何处理,将成为关键。】

  8. 8
    蓝馨 Says:

    可怜,对宋刚和阿巧俩人都是。这婚姻本身就是交易, 如果有其他掩饰, 交易还不会显露得如此露骨。既然付了钱,就要看到能得到什么! 既然这样选择了,就必须有承受结果的心里。

    【是啊!用钱能换取的婚姻和苦苦追寻而不得的爱情,大多数人会认为后者更珍贵。但一路走来,回头想想,老天其实很公平地分给了我们每人一块璞石,怎么雕琢怎么研磨,还得靠自己。】

  9. 9
    苏而 Says:

    《各自远扬》歌词:

    微风报信春天的到来

    怒放的花香

    不禁想起远方的你

    希望你能在春天的旭日守候下 

    如花朵般绽放……

    总有一天 

    希望的太阳 

    会照耀在你身上的吧

    各走各路 各奔天涯 

    踏上自己决定的路途

    不知何时 

    我们可以抱以微笑再次相见

    黄昏告知 

    秋日的降临 

    逐渐转红的天际 

    不自觉惦念远方的你

    希望你能在秋日的阳光关注下 

    结实开花…..

    总有一天

    梦想总会如愿以偿的吧

    各走各路 各奔天涯 

    踏上自己决定的路途

    不知何時 

    我们可以抱以微笑再次相见

    那一天交换的承诺

    我們所描绘的未来会着上什么样的颜色呢

    各走各路 各奔天涯 

    踏上自己决定的路途

  10. 10

    天啊,怎么能打人呢, 好难过。。

    【这是情绪控制的问题。其实许多家庭冲突和暴力,都跟情绪管理有关。很多人并不重视,但这确实是导致家庭问题的重要原因。】

  11. 11

    宋刚哥哥,淡定,一个人坐在黑暗里,有时候会吓死人的。在家随便使用武力,在理论上是不允许的,强烈谴责:)顺祝长周末好!

    【无为师傅教导有理,坚决支持。】

  12. 12

    谢苏而的链接,这歌真心不错,歌者的唱法很特别,真假音难辨。

    【百合真是非常有眼光,音乐的感觉也十分灵敏。握手握手!】

  13. 13

    乐器一样的声音。听他的声音想到另一个名字:莫西子诗

    【“乐器一样的声音”形容得很妙!】

  14. 14
    茗泉 Says:

    此刻,阿巧会怨她的妈妈。她想,如果一切能重来,她愿意借钱打工来还,而不是把自己这一生的幸福交给这么一个陌生人,就这么走进一开始就不对等的婚姻里。苏而你说呢?国庆快乐!!

    【茗泉国庆节快乐!之前看到你的留言,心里就惊了一下,真是感叹你和我有着如此相似的思路;晚上打开博客,又见到你的发言,简直想站起来直接拥抱一下了!我其实在原稿里,有提到她对母亲的怨,但是后来我删除了,因为从人物的性格和心理上分析,这件事虽然说是她的妈妈和凤姨一手促成的,但以她的性格,她应该是一个很有主意的人,她其实是经过很多的思虑之后,不得已才选择了出卖婚姻,她自己心里很清楚,她其实没有其他路可以选择。她对母亲的感情其实很复杂,从她的感受上来解释,她是把母亲当作一个比她大的妹妹来照顾的,这对她的性格成长,既有着正面的促进,又有负面的影响。】

  15. 15
    苏而 Says:

    阿巧在现实生活中是有原型的,她给我的感触非常深,在那同样年轻的时候,在我还对人生还没有太清晰的体会,还在无病呻吟、沉迷着风花雪月的时候,她,已经为了家庭,主动地牺牲了自己。而后来,她真的通过成熟大气的处事和正直踏实的为人赢得了婆家的尊重和爱护,并顽强地挑起了两个家庭的重担。在塑造阿巧这样的形象时,我的心里不是怜悯,而是敬重;不是悲哀,而是惊叹。

  16. 16
    茗泉 Says:

    谢谢苏而的分析!来,抱抱!呵呵。以前的章节里已经提到阿巧的母亲的无能为力。每个人都有自己弱的一面或者可以说是某些方面的缺失,比如性格也好、个性也罢。她母亲若有能力,必不能将生活重担转载给阿巧。阿巧这么年轻就能乖巧懂事与她出身在这样的家庭很有关系。你说得对,阿巧的命运是令人惊叹的,她是值得敬重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