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而原创长篇《问天》- 16

2015年7月6日 | 作者: 苏而 | 1,250 浏览
字体 -

16 - 留下

天一亮,阿巧就拨了凤姨家的电话,让她立刻过去一趟。

当她惴惴不安地敲开宋家大门时,才清晨7点半。

“出了啥事了?阿巧一早急着喊我过来,也不说到底咋了。”

“进来再说吧。”宋刚侧身让门。

阿巧坐在客厅的饭桌旁,面前摆着一张存折、一个红包和那只红锦囊。

待宋刚扶着母亲从卧室出来后,四人围着桌子坐下。

“凤姨,对不起!我知道你为了我们家,为了我的事情,操了不少心。而今天又大老远地把你喊过来,阿巧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你对我们家的帮助,阿巧会一辈子记住的,大恩不言谢了。

“阿巧,怎么突然说这样的话了?”凤姨的心里直敲鼓。

“伯母,宋刚,我也很抱歉。有时侯现实并不如我们想象和期待的那样,所以,大家都不能开心。昨晚我认真地考虑了一夜。。。”阿巧的双眼垂垂地望着桌面的暗红存折,“我要离开这里了。你们给的八万块钱,妈妈看病用了一些,存折里还有57295块,先还给你们。剩下的,我写了张借条,每个月付一千二,我会付满两年,一共二十四个月,多余的作为利息归还。还有这对手镯和三千加币,也原物归还给你们。”

“三凤,为什么阿巧说的是八万?”宋母思索了一下,突然转头问凤姨。

“呃,,”凤姨的脑子飞快地旋转着,想要寻找一个合乎逻辑的回答,但是,很遗憾,她耸了一下肩,讪讪地笑了一下。不过立刻,她话题一转,扭头问阿巧,“阿巧,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你和妈妈商量了吗?”

“凤姨,你先回答伯母的话。”阿巧也狐疑地望着凤姨,不明白宋母为何出此言语。

那边宋刚也急着开腔了:“妈,不是说六万吗?为什么阿巧说八万?什么时候加上去了??”

顿时,三个人的目光都齐刷刷地指向了三凤。

三凤低着头,小声地说:“我拿了一万!”

“什么?!”阿巧立刻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凤姨,你说你拿了一万?!”

“嗯,我在你们的要价上多加了一万,后来大姐又给我了三千块作酬金,这里就一共是一万三。。”

“妈,你到底给了她们多少钱?”宋刚转头问母亲。

“第一次的时候,三凤在电话说六万,后来亲家妈妈摔倒住院,又多要了三万。我最后又给了三凤三千块辛苦费,一共是九万三。”宋母的声音冷冷地。

阿巧的嘴张得大大的,双眼失神。

她不能相信!

她真的不能相信,那总是在最危难的时候伸手相助,她唯一信任至深的凤姨,竟在私底下诳了一万多块钱!她真的不相信!!

钱,钱!!!她始终记得那天在堂婶家里遭遇到的灰头土脸的窘态;还有凤姨找到医院来的那天,妈妈躺在床时那一闪而过的狡诘眼神;那医院大厅里嘶声哭泣的小女孩儿。。。

都是为了钱!所有的人都在不遗余力地算计着,如游戏一般兴奋地角逐着,只为了一卷薄薄的红花纸片。

阿巧木然地跌坐回椅子上,双眼茫然无物,又若有所思地,她深吸了一口气:“凤姨,我还不起这么多钱,你得自己把钱补上!”

“这,,”三凤的眉头微微一皱,眼珠子活落落地转了一下,“你要是退了这门亲,姨这钱一分不少,全退回去!但你可要想清楚,,将来可不是一个月一千两百块还钱的问题,从近的说,你妈的腿现在还不知啥时能恢复完好,到底还要多少钱,也是未知数;就算她好了,稍重点的活儿,也是不能再做了;家里那些债,也不好再拖了,否则你爸爸那半栋房子就再也留不住了;远的说你弟弟,乡下农村人,你是不是要为他的将来合计合计,你爸爸不在了,一切都得靠你了。”

“凤姨,你说的这些,我都明白!”阿巧的声音平静而冷淡,“你先把钱还给宋家吧。”

“不用了!”宋母突然开腔了,“阿巧,从你第一次来家,我就特别喜欢你了,我甚至一直庆幸着能和你成为一家人,而现在,在我心里,你就跟我自己的孩子一样。你的家庭状况我们都了解,但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这辈子负责,让你去承担家庭的压力,去为父母、兄弟牺牲自己,对你是不公平的,阿巧,我不希望你因为钱的问题遗憾一辈子,我们也不是那种趁人之危的人家,阿刚做错的地方,我会还你一个公道。你若真要与他分开,我也不反对,毕竟我们失理在先。但他过几天就要去国外了,我需要一个人来照顾,所以我想拜托你,如果你愿意留下来帮我,你妈妈花掉的那笔医疗费,就不用还给我了。也许一年半载吧,等我走了,你随时都可以离开!我今天把话说在这里了,你的一切都是自由的。”

自从父亲去世以后,所有的压力就“轰”地倒塌在阿巧的身上,求助无门的绝望腐蚀着她的胸腔,将她的心空落落地往下沉,沉入无底深渊;直至最终不得已的易婚还债,也都饱受着鄙夷和冷眼,而昨夜里,面对宋刚的质问,更是这份屈曲的最痛戳伤。宋母的一番话说得诚恳在理,仿若一双无形的手温柔地握着阿巧茫然悲伤的心,舒缓之间,她的眼泪竟滂沱而下。

“是呀是呀!这真是一个好主意!”凤姨的反应最直接,甚至还禁不住拍了一下手。

宋母轻轻地将存折和手镯一起推回阿巧面前:“我现在的状况你也知道,钱对我来说已经没有太多用处了。而你们家正相反,而且你好端端的姑娘家,嫁到我们家里,没有受到好好的对待,这些钱就作为你所受委屈的一点补偿吧。何况在我心里你始终是我的儿媳妇,这首饰和钱,本来就是你的!请你留下!”

请你留下!

每个人都曾为了留下自己想要的东西,而付出过相应的代价。如果说这是一场人生的谈判,阿巧无疑是被动的,她的被动就在于她根本没有任何谈判的资本,而她的对手,又是那么一位尽阅人生,不惜代价的母亲。

阳光明媚地照耀着大地,麻雀儿不知人间疾苦地欢快啼鸣,无名的花香阵阵袭来,这原本应该是一个欢欣喜悦的春日清晨,阿巧却在人生的路口作了一个并不欢欣喜悦的抉择。

或者也可以认为,其实她无可选择,一切都是顺着她的命走的。


长篇原创《问天》版权归苏而本人所有,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分享博文至:

30 条评论

  1. 1

    宋母一番话,听得我潜然泪下。。。命运多舛,好在总有一些人,在黑暗无助的时候,用拥抱用肩膀,给挣扎的灵魂附着力量,燃起希望,迈过一个又一个的坎。。。

    “阿巧,从你第一次来家,我就特别喜欢你了“ 有时候,真的就是那么一句,最朴素的认定,支撑起来长长的一辈子。。。

    【仙子,你的留言让人无比动容,谢谢你!谢谢。】

  2. 2

    ”请你留下!“

    结尾三段,写的激情澎湃,充满智慧的推演。关键时刻,巧儿遇到的,不是谈判的对手,而是眷顾她的命运,借母亲之手送来的,一颗定心丸。”一切都是顺着她的命走的。”

    从什么时候开始, 我们都成了宿命论者呢?

    【宋母是对阿巧的命运有着转折性改变的人,而阿巧,也对宋母的生命产生了重大的影响。】

  3. 3
    梳子 Says:

    握手仙子。宋母的话,也让我泪光盈盈。

    【梳子,谢谢你们的倾情赏读。】

  4. 4

    做不成儿媳妇,可以做干女儿。

    【哈,百合心底挺软的。】

  5. 5
    七成新 Says:

    好精彩的场面,可以拍出舞台剧了。

    【好啊,招募演员。哈哈!】

  6. 6

    强扭的瓜不甜,我认为阿巧这时候需要想清楚的是,自己要和谁结婚。当事人宋刚会希望。阿巧因为和自己离婚而得到幸福。这样他会更开心,因为他毕竟不喜欢阿巧嘛。阿巧也不是真的心甘情愿的去照顾宋母,只是不想让莫个人失望而已。太善良是一种病,因为最后的结果是没有好下场。

    百合心还软的不够,既做儿媳妇,又当干女儿,不是更好:)))

    【是啊,坚持做个好人其实很难的,利益的冲击、外界的冲击、自我的冲击、黑白是非的冲击,经常让人为“做个怎么样的人”而困惑。不违心吧,能够坦然地生活,就是善良最好的下场。】

  7. 7
    菁昔 Says:

    凌波仙子

    结尾三段, 刚看和你感觉一下。再看,觉得很悲凉。宋母是“一位尽阅人生,不惜代价的母亲”, 她埋下了宋钢和阿巧不幸的伏笔。使阿巧失去了唯一可以挣脱命运的机会。

  8. 8
    茗泉 Says:

    问好苏而!宋刚的母亲很智慧!她喜欢阿巧,以她的人生阅历,觉得她适合当宋刚的妻子。我觉得宋刚的母亲的安排挺好。解阿巧一时无法还钱的宭迫,还给宋刚留个机会,可以继续发展~~

  9. 9

    博友们的解读都很合理也很用心,因为命运留给人的可能性的确不止一种,除了命运本身的深意,其实个人在那个时间点的抉择,也让每个人在他(她)的人生大戏里,倾情演出了,不是吗?过程和结局,谁脱得了干系?

    只是,我们事先无从知道,什么样的选择,才是最好的?记得那个走过麦田三次机会挑最大的一棵麦穗的故事吗?

    谁能说巧儿和宋刚的买卖婚姻,就不是命运给的缘分。一颗良种,要结成善果,并非只在播种那一瞬间就够了,太多内忧外患都可能毁了这棵苗呢。

    所以婚姻除了缘分,岂没有两个人相濡以沫朝夕与共的功劳伟业?也许你没有选择最好那个,之后,那一日三餐的修行和相爱,把他(她)变成了最好的选择。这样,不是更有幸福在自己手里的拥有感归属感吗?

    最终的最终,还是宿命。。。

  10. 10
    蓝馨 Says:

    宋母的胸怀,真想留下阿巧,但是否真的合适宋刚和阿巧, 此时,已见阿巧的个性。

  11. 11
    菁昔 Says:

    同意蓝馨,所谓甲之蜜糖 ,乙之砒霜。宋母觉得合适,宋钢未必觉得合适啊,婚姻毕竟是当事人才能的感知啊!两个好人放在一起,未必能成就一段好姻缘啊。

  12. 12
    端端 Says:

    好多点评啊,阿巧是个独立、坚强、有个性的女子,只是沟通能力薄弱些,这也正是她的可爱之处。我相信她这样的女孩宿命会带她去个好地方。 宋刚优柔寡断,性格软弱。两个人在一起,不好想像是怎样的结局。

  13. 13
    苏而 Says:

    感谢大家的解读,感谢你们让我从不同的看法中,学到了很多。

    在我的构思里,宋母本身就是一个经历曲折,身世坎坷的人,对于她的塑造,我会从角色本身的思路来理解,她肯定不完美,但我希望这个角色也能够在故事里成长,也能够有所改变。她的形象饱含争议在于她对儿子倾注了所有的爱,以至于她的所作所为都是以儿子的利益为中心,其实也可以理解为母爱的“自私”;她对阿巧的感情也是复杂的,她喜欢这个女孩,她知道这个女孩不会像文菁那样伤害宋刚,她也知道宋刚除了脾气暴躁,其实还有很多优点,她希望有个善良温柔的女人能够包容他,能够在她离开人世以后,放心地托付她那无亲无靠的儿子。

    阿巧,无疑是涉世之初就摸了一手坏牌,离开宋家也不可能让她摆脱困境、扳回全局,不论是人算还是天定,她是一定要靠自己走过这一劫的,而她的朴实善良和真性情,如何在未来对宋母的人生态度造成影响?宋刚是如何在经历了风风雨雨之后最终接受她成为人生的伴侣?她是如何在未来的道路上打好一手坏牌,柳暗花明地获得幸福?我恨不得直接剧透了。。。

  14. 14

    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全看苏而你的了。

    【哈,被你这么一说,我都不好意思了,好吧,我改了。】

  15. 15
    七成新 Says:

    舞台剧中我可以跑龙套。

  16. 16
    一目 Says:

    百合演巧儿,一目演凤姐。哈哈哈

  17. 17

    巧儿难度太大,没信心演好咋办?

  18. 18
    一目 Says:

    七成新会给你做心里建设

  19. 19

    导演兼跑龙套?哈哈

  20. 20
    苏而 Says:

    哈哈,好热闹啊!

    百合尽管大胆出演,我看好你哈!

    一目,阿巧会有一个挚友,阳光时尚,特别适合你,不过你要在加拿大稍等等。

    七哥,你的外形气质那么棒,很适合故事里未来将出现的一个大哥形象,你也稍等等。

  21. 21
    一目 Says:

    让鸽子演宋刚吧。 呵呵呵

  22. 22
    苏而 Says:

    鸽子和百合演对手戏一定很赞!哈。

  23. 23

    角色快没了,赶紧自荐一个,要不我演宋母?

  24. 24
    苏而 Says:

    仙子笑S我了!其实还有很多角色都还没出场呢!不过对于宋母的形象塑造,是我自己感觉拿捏得很到位的角色,仙子对她的理解也非常深刻,只可惜她年纪大太多,仙子要化妆扮老才行。哈哈!

  25. 25
    jane12345jane Says:

    凤姨非我莫属. 谁也不许和我抢!

  26. 26
    茗泉 Says:

    哈哈,一目和Jane要竞争上岗呢!凤姨是个发家致富的角色呢,一下进账1万3呢 :)

  27. 27
    苏而 Says:

    哈,好欢乐!

    简简好!其实我很喜欢凤姨,一个普通但很典型的农家妇女,利益当头,但心思朴素简单,故事里这样写她我其实有点过意不去的。

    茗泉,阿巧在多伦多的第一个朋友,跟你的年龄应该相仿,哈哈!

    俺的笔记本坏了,需要修理,所以本来昨天就要更新的,不得已延迟了。抱歉啊!

  28. 28

    一部戏,即使配角也可以很出彩。期待苏而剧中的人物形象和性格一天天饱满起来!

    【谢谢百合!能让每个角色都充满独立的个性色彩,是我最大的愿望。】

  29. 29
    远方无声鸽 Says:

    难怪今天耳朵痒,原来有人为俺安排了角色。。。。

    【一目跟你可肝胆了,这可是男一号啊,哈哈!】

  30. 30
    一目 Says:

    男一号啊,苏而不小心剧透了。

    【哈哈,赶紧闭上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