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而原创长篇《问天》- 20

2015年7月22日 | 作者: 苏而 | 1,150 浏览
字体 -

20- 落发

芒果花儿开了又谢,颗颗青果娇羞生长的初夏里,阿巧怀孕了!

最开心的莫过于宋母了。那天一早,她破天荒地独自出门去了,回来的时候,带了两条鲫鱼和一只活鸽子。阿巧太瘦了,要好好补补身子,宝宝需要营养,出生后才健康强壮。

宝宝!她想到这儿,就忍不住欢笑了一声,他该起个啥名呢?

“宋常好听吗?常德的

她像往常一般地起锅烧水,准备杀鸽子。当她熟稔地褪去鸽颈的绒毛然后一刀割开时,她第一次认真地注意到了鸽子那裸露着的粉红皮肤因血流过速而不安的颤动!她的瞳孔不自觉地紧缩了一下,她能够感觉它的痛楚和恐惧正顺着浑身的颤抖传达到她的手心。她忍不住浑身颤栗了一下呼吸顿时变得又浅又短,她呆然地握着那只娇小的身子,感觉着那个小小身体里的血液急速地聚集到那不停抽搐的豁口,然后一滴一滴地掉落在小瓷碗里。。。

那内心里遗忘多年的、曾经柔软善良的一个角落被忽然地掀了出来!

她跪倒在地,轻轻地,轻轻地抽泣了起来。

她一直以为命运对她太不公平,她曾经在内心诅咒过,报复过;她被人伤害过,也伤害过别人,就如她正在伤害着手里这只活生生的小生灵,她从来没有眨过一眼,也从来没有心生过侧隐。

但今天,她突然地,非常非常害怕、非常非常内疚、非常非常难过。

她突然明白,自己老了!

当那双小小的清澈眼睛慢慢地失去光泽时,她感觉浑身顿时剧痛了起来!

.

宋母住院了。

这次的情形不太乐观,医生在肺部发现了肝外转移的癌细胞阴影。化疗再一次被提到议程上。但是,这次,她没有再拒绝,相反,甚至欣然地就接受了。她要和时间赛跑,她不奢望太多,一年吧,一年就够了!至少,她可以看看那即将来世的小孙孙!

起初,身体对化疗的反应并不如传说中的那么严重,她依然还能下床活动,散步。胃口也还好,每餐都能喝进一小碗的粥面;但是,进入第二个疗程后,那些痛苦的症状就呈现了。头发大片大片地落了下来,她的口腔出现了严重的溃疡,以致于任何食物进入嘴里,都是一次痛苦的折磨;她的食欲开始下降,医生不得不通过静脉补充营养液,于是手背经常被扎得红肿青紫。慢慢地,血管也不好找了,每天的扎针也成为另一份痛苦的煎熬;头晕和反复的呕吐使得她非常疲惫,虚弱,乏力。

她甚至开始绝望了,开始怀疑这样的日子,她还能够熬多久。

所幸两个多月来,阿巧一直在旁陪伴照料,这让她的心里多少获得一些安慰。

.

出院那天,阿巧为她带了一身干净的衣服,还专门给她带来了一顶小碎花布帽子。

“这是你做的吗?”

“是啊!纯棉布料,我专门把针头线脚都缝在外面,这样就不会硌着皮肤难受。”

倒还真是个贴心的媳妇儿!

“现在的孩子很少会做女红缝补的,你这是哪儿学的?”

“是我奶奶教我的,我奶奶做手工可精致了。从小,我和我弟弟的衣服都是我奶奶一针一线做出来的,很舒服,而且也很好看。”

她拈着帽子仔细端详了一下,想不到这小媳妇的手工的确不错!针脚紧密整齐,线头虽然都包在外面,但被很巧妙地缝合了起来,一点不影响美观。端详着手里的帽子,她的内心竟突然地感动了起来,温和柔软。

虽这么想着,她却皱了皱眉,说了句:“太花俏了,那是年轻人的玩意,不适合老太太。。”

.

阿巧每天都会为她熬中药,像阿刚在家的时候那样,放凉后,端到床前,一口一口地喂给她;午睡的时候,就在床边帮她捶捶腿。 只是她一直拒绝出门散步,她也不喜欢戴那顶花帽子。

她曾经悄悄地试过,薄薄的布帽裹着光秃秃的头型,真有点此地无银的感觉。

她偶尔会抚着稀疏的几乎落光头发的脑袋心生疑问:这头发,还来得及长出来吗?脸上的皮肤也有些溃疡点,结着一块块难看的疤。她知道自己特别丑,回到家后,基本都不再照镜子了。

她躺在卧室的床上可以透过窗看见隔壁房间的阳台,阿巧每天早晨都在那梳头。巧儿的头发油亮飘逸,披散开来的时候,就像层层轻柔的纱。她想起自己年轻的时候,也有一头这样的长发,她的头发比阿巧还粗,还黑,结起的辫子总是闪着油亮亮的光泽,好看极了。

可是那天,她突然地就对阿巧发了脾气,说她的头发结成团地乱飞,以后再不许在阳台梳头了。


长篇原创《问天》版权归苏而本人所有,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分享博文至:

10 条评论

  1. 1

    亲爱的,你是怎样能把宋刚母亲的状态描写得如此细致,如同真实发生的一样,是你真实遇到过这样的人,还是你心里知道这样的人生会有这样的行为,入木三分啊。

    【端端好,这段描写没有现实的原型,是我的一份尝试,谢谢你的肯定。】

  2. 2
    梳子 Says:

    与端仪教练同赞苏而的描写“入木三分”! 有时候,活着真不是为了自己,当活比死更难坚持的时候……给宋母加油!

    【谢谢梳子!宋母是一个性格个性比较复杂的人物,谢谢你对她的支持!】

  3. 3
    远方无声鸽 Says:

    太惨了,听到"鸽子"被宰杀的惨叫。。。真是揪我心的描述!!

    【鸽子抱歉啊,不小心让你客串了一个这么惨的角色。哈哈!】

  4. 4
    七成新 Says:

    继续体验超然。

    【体验完了要写诊断报告的噢!嘎。】

  5. 5
    蓝馨 Says:

    是不是自己的头发掉光了,特羡慕别人那一头飘逸长发。 宋母真有点儿活受罪。

    【也许是吧。】

  6. 6
    茗泉 Says:

    呀呀呀,苏而,打乱俺计划啦。原计划我今晚看一篇就好了。新的一篇又出来了,我岂有不看之理?! 好消息啊!阿巧怀孕啦。真心希望宋刚的母亲能亲手抱一抱小孙子!加油!!

    【茗泉好!上周事忙,只出了一节,朋友就私下催我啦,所以这个星期就上得频一些。】

  7. 7

    我觉得乌云要来了,回家收衣服啦~~~

    【无为咋这么厉害啊,是不是偷看了我的稿子啊?哈】

  8. 8

    这么快,还没恋爱就生小孩。可怜的阿巧,挑战苦痛不断啊,阿巧要足够坚韧勇敢才行

    【牧童好!阿巧会越来越坚强的。】

  9. 9

    你挑出来的一个个细节既饶有趣味,又别有用意。

    表现性的铺染笔法始终围绕情节结构及人物塑造来安排,每一处都浸透对作品的心思,赞精耕细作!

    【谢谢仙子,谢谢你的懂得。】

  10. 10

    好的內容。 所有的最好成績為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