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而原创长篇《问天》- 30

2015年9月12日 | 作者: 苏而 | 1,088 浏览
字体 -

30 – 晚宴

跟凯茜约好之后,阿巧就开始设计菜谱了。

她不了解凯茜一家的饮食喜好,于是在食材上她决定选择不同的种类,要有绿叶蔬菜、茎果、菌菇、豆类、海鲜、鸡禽、肉类;荤素的搭配上,也尽量均衡健康;口味呢,有大人,有小孩,清淡和浓厚也都要考虑到;为了避免到时手忙脚乱,在时间的安排上,她打算根据烹调的方法,前一天晚上就把卤菜做好浸在酱汁里入味,然后当天上午做炖菜,下午准备凉拌菜,等客人到家时,再不紧不慢地做好几道快手热菜。最后,她列了四荤四素八道菜:蒜蓉大虾、脆皮鸡翅、酱卤牛腱、菠萝咕噜肉、干煎鲍菇、麻辣豆干、胭脂莲藕、清炒豆苗。

虽然都是家常菜,但橙红的大虾、金色的鸡翅、鲜黄的菠萝、嫣红的莲藕、翠绿的豆苗都能上桌出彩,而且清脆爽口,酸甜咸鲜,教人食欲大增。

.

可是小常并没有吃到自己一周岁的生日蛋糕。

因为待大伙吃完晚饭,开始唱歌吹蜡烛切蛋糕的时候,他已经悃得不行了,眼皮重重地垂着,哭哭啼啼地直接趴在高椅上睡着了,阿巧只好把他抱的屋里去。倒是跳跳高兴得不得了,他吃掉了蛋糕上所有的水果和布丁,整块蛋糕被他弄得糊花花的。

“跳跳,你真讨厌!不许这样没礼貌!”凯茜不停地呵斥他,但一点效果都没有。

“没关系,小孩嘛!别骂他了。”阿巧笑着劝道。

“你不知道啊,这孩子才2岁半不到,我已经管不住他了!”凯茜皱着眉头,“都是他奶奶惯的——”

“嗨,嗨!你不要老是把责任推到我妈身上好不好!要不是我妈过来帮你,你有那么舒服吗?”凯茜的丈夫建中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抢白道,“怎么能说孩子不乖就是奶奶的错啊?!”

“本来就是嘛!再说了,你妈过来那是帮你,不是帮我!”凯茜撇了撇嘴,“弄得我在家里一点地位都没有,每天桌上摆的全是你爱吃的菜!还嘀嘀咕咕地老是跟你说我的坏话,你们还以为我没听见啊?”

“好啦好啦,瞧你们俩,像个孩子似的。”阿巧连忙打圆场,把蛋糕切了端给他们。

“阿巧啊,你可不要学我!女人就要对自己好一点,咱为那个家受了那么多罪,人家压根就不领情!哼!”

“其实,夫妻俩,有福同享,有难同担。不存在谁为了谁受罪,男人养家辛苦,女人不一定能理解。我个人不太支持让老人帮忙带孩子,但是既然老人帮了,她养你教,如果孩子不懂事,那更应该是妈妈的责任了!”宋刚没有领会到阿巧的意思,思索了一会儿,又回到凯茜夫妇的话题上,一本正经地评判道。

“啪啪”建中开心地鼓起了掌:“说得太好了!就是这个道理,我妈帮忙煮饭,洗衣,喂孩子,她就教教孩子懂一点道理都没做好,说明是她没尽到责任!”

“怎么都是我的责任?你妈哪里肯让我管跳跳啊?我一说他,她就扑过来抱孩子,说跳跳小,还不懂,长大再教;我再多说几句,她就给我脸色看,说我老是弄得整个家里不得安生。而你呢,每天除了上班,就是钓鱼、钓鱼,你什么时候老老实实地呆在家里陪过孩子啊?凯茜气得瞪起了眼睛:“你们男人就只懂得攥取胜利果实,平时不管不问,那些累的,脏的,家务琐碎的事,你们是从来不做,还满嘴的理论,舌头一转,历史就被定性了——”

凯茜的话还没说完,小常在屋里突然地大哭了起来!

原来不知啥时,跳跳跑到小常的床上,怎么地不小心把小常吵醒了。

“跳跳,你给我下来!”凯茜满脸通红地骂道,“你个调皮鬼,给我回家,今天我要回去痛痛快快教育你一下!”

凯茜把“教育”两个字说得又重又狠,阿巧站在她的侧面的角度,几乎可以感觉到她是咬牙切齿地吐出这两个字的!

.

阿巧精心准备了一天的这顿晚饭就这样不欢而散了。

夫妻俩沉默地收拾着残局,突然,阿刚发现秋千椅子上的一个挂着椅套的塑料勾子被跳跳弄掉了!

“你看你看,那孩子真是够野的!”阿刚一边试着修理,一边抱怨道。

阿巧也有点受不了跳跳的顽皮,但阿刚说起话来,真是难听:“你怎么用那个词啊?”

“什么啊?那孩子还不是‘野’吗?整一个没教养!”阿刚试了好几下,还是弄不好,一怒之下,抬起脚尖把秋千踹到一边,“那个妈妈也不怎么样,一副泼妇的样子!”

阿巧简直不能再听宋刚说下去了,她一气转身,端着盘子进了厨房。

“我告诉你噢,以后少跟那个什么凯茜来往,那女人真自私!我不喜欢!”阿刚竟然跟进了厨房,喋喋不休地。

也许是因为忙了一整天有点太累了,又也许是这样的结局让人太过失望,阿巧压抑着的怒火终于爆发了,劈里啪啦地像支机关枪似的,一股脑地把话全摔了出来:“什么自私啊?她怎么自私你啦?你不喜欢,我就不能跟她来往啦?你不是也不喜欢我吗?你天天这样那样地对我不满意,说我这不好,那不好,现在连我交个朋友,你都要管啊?我到底还有什么自由啊?你不喜欢她?你到底喜欢谁呀?你是不是还念着你的文菁啊?!”

“你闭嘴!!!”

其实,阿刚已经很就没有想起文菁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当她的名字从阿巧的嘴里说出来的时候,他居然感觉到非常强烈的不安和痛苦!

“你怎么知道文菁的?说!你怎么知道文菁的?”他用力地捏着她的肩膀厉声问道。

阿巧的骨头被捏得“咯咯”响,痛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你放手,还说别人野,别人没教养,我看你才是最野最没教养的——”

“啪”一个耳光火辣辣地甩在阿巧脸上,阿刚歇斯底里地吼道:“滚,你给我滚出去!滚出去!!!”

阿巧在一片震惊中怨恨地盯着阿刚涨着猪血红的脸,眼泪毫不争气地“叭叭”掉落,凯茜说得没错,男人们都是不识好歹的,不论你为他们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他们从来就不会怜惜不会领情!!!

她三步并两地冲出地下室,外套都没有穿,直接投进了漆黑刺骨的寒风之中!


.

长篇原创《问天》版权归苏而本人所有,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分享博文至:

17 条评论

  1. 1
    katie Says:

    痛!

  2. 2

    惨烈!

  3. 3

    唉。。。说到底还是跟人有关,跟移民不移民没多大关系。问苏而好,写作辛苦了!

  4. 4

    请继续吵架,只有经过暴风骤雨洗礼的围城,墙体才会更加的坚固.

  5. 5
    一目 Says:

    觉得打人的就不要再继续过了。 不管什么原因

  6. 6

    打人的男人其实还是不小的一个群体呢,难以想象但值得了解这个制造伤害也被伤害的世界。。。

  7. 7
    梳子 Says:

    读完本章的时候突然忘了题目,拉上去看了一下,是《问天》

  8. 8
    苏而 Says:

    谢谢大家的留言,坐在电脑前整整二十分钟,无法写出一条回复,抱歉了。

  9. 9

    这是最好的回复!真实的心态最重要。

  10. 10
    蓝馨 Says:

    每个家庭都会吵架的。

  11. 11

    同意一目,打人就太过啦。。

  12. 12
    文青 Says:

    好怕他们犯老一辈的错误

  13. 13
    no name Says:

    Excellent! A lot of arguments are getting worse and worse in this way.

  14. 14

    苏而,是因为真实吗?也许伤痛后复原的力量会更坚实柔韧。。。

  15. 15
    茗泉 Says:

    苏而好!阿巧去了哪里?她能去哪里?这么黑的夜,这么冷的天,真为她担心哪!宋刚和阿巧还没有那么默契,有冲突是必然的。忽然觉得凯茜也是满肚子委屈的,并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快乐。

  16. 16

    婚姻就像一件陶器,制作和打磨并不是一个轻松的过程,谁能说信手拈来的话?谁一开始不是新手呢?更何况对象不同,制作的难易系数不同,因此无法同年而语,一概而论。经历和成长成正比,我欣赏婚姻中不是那么幸运的女人,因为她们被生活打磨后必定多了些她人所没有的特质和光芒!

    【谢谢百合,说的真好!婚姻里,确实有不同的难度系数,外人很难评价。】

  17. 17
    苏而 Says:

    再次感谢大家的留言! 

    这阵子比较忙碌,没法一一回复大家,请见谅。 

    《问天》的各种情节和结构都是花费许多心血和精力写成的,有时短短一个章节,要用上几个星期的时间来反复思量和研磨,仙子所说的“真实”是对这份努力的最高评价了,不为文字上的华丽璀璨,只希望你路过、读过,在心灵深处,曾与我相遇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