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而原创长篇《问天》- 28

2015年9月1日 | 作者: 苏而 | 1,028 浏览
字体 -



28 - 朋友

万圣节过后,天就正式寒冷下来了。

多伦多高高的天空上,密集着灰蓝、浅白的云,厚厚地遮挡住了太阳。阿巧很想伸手拨开云层,因为她分明感觉到了那云朵背后不懈努力着的暖暖阳光。告别了夏的狂欢,秋的绚彩,城市开始慢慢地沉静,冷却。

.

这是阿巧来到多伦多的第一个冬天,风卷着枯叶灌进领口,叫人忍不住打颤。

她为小常买了一件塑料套蓬,严严实实地把手推车裹住,里面还垫上厚厚的毯子,这样即使他在车里睡着了,也不会着凉。但是每天在车站等车,上车和下车就成了她最烦恼的事。第一线路的车没有电动斜梯,阿巧必须一手先抱起孩子,然后单手折叠推车,再一口气抬上车。而冷风似乎早已觊觎在旁,伺机疯狂地横扫过来,阿巧一边努力地护着孩子,一边单臂扛着推车,挣扎着登上公交,若是遇上阴雨天气,她的身上就会立刻被冰冷的雨水淋湿,非常难受。所幸经常会有一些好心的人们,伸手帮她一把。

好多年以后,阿巧的心里一直存着许多暖暖温柔的记忆,她很感激那些曾经帮助过她的熟悉的或者是陌生的人们,让她在坎坷的异国路上,一次次地被扶起,被支持!

朋友,这是一个多么温馨的词语!她就像一只小小浅浅的火苗,在你心灵的角落里恬静地燃烧。阿巧渴望朋友,也渴望那温暖的小火苗;她更渴望自己也能够成为他人的温暖火苗,这样,多伦多的冬天就不冷了!

一进校门,阿巧就看见凯茜远远地向她招手。

“阿巧,我今天在路上看见你啦!”她高兴地拉着跳跳跑了过来。

“哦?是吗?”阿巧看见凯茜也很开心,“在哪儿?”

“在Eglinton 路边的车站里,你带着小常等车呢!” 凯茜说,“阿巧你住哪呀?”

“在Eglinton & Mclaughlin附近。今天错过了车子,只好走到Eglinton 去等车了。”阿巧回答。

“呵,那我们住得不远呢,我也在Mclaughlin路上,我在Britannia.

阿巧微微笑了起来,心想,开车当然不远,走路可不得了。

“阿巧,你带着孩子搭车很不方便的,我知道Mclaughlin那条路上的公交班次很少,而且人也多,还有那个早班司机,态度真坏!”凯茜一定是深有感触了,说起来眉毛一挑一挑的,苦大仇深的样子。

“你说的是不是那个留着厚厚胡须的大鼻子司机啊?!”

“哈哈哈,对啦,就是那个,脖子短短的,态度坏坏的!他还在开那路车啊?” 凯茜也很开心,“讨厌死他了,去年我跟他吵了一架后,就发狠心自己买车学车了。”

“你还跟人家吵架啦?”阿巧很喜欢凯茜爽朗泼辣的个性,说话的口音也很好听,软软的,嗲嗲的,“我英文不好,话都说不清楚,吵不来呢!”

“噗嗤,”凯茜笑了起来,“哪里呢,我是用南京话骂他啦!哈哈!”

“哈哈,是不是啊?哈哈哈!”两人说着都笑翻了。

“管他听不听得懂,主要是气势上不能输!起码要让他知道老娘生气了。”凯茜“哼”了一声,“对了,阿巧,要不你也别搭公交了,我每天顺路带上你们,咱也做个伴!”

“噢,不不,这样不太好吧,,,”阿巧摇摇头,“你会很不方便的。”

“哪里不方便啊?别婆婆妈妈的,给我个地址吧,明天你把car seat备好,我八点半准时过去接你们!” 凯茜拍了拍阿巧的肩膀,一副就这么说定的样子。

.

晚上待宋刚下班回到家后,阿巧就向他提起了凯茜要接送他们上学的事。

“挺好的呀!你跟她carpool就行了!”

“什么叫carpool?”阿巧问。

“就是说你给她点钱,一天四块五吧,和公交车费相当。”

“哦。”阿巧心里算了一下,一个月要100多块呢,如果搭公交,学校每天可以给一张票。

“没事,carpool在这里很常见的,我每天上班也会拐段路,去带一个香港同事,她也付钱给我的。”宋刚边说话,边打开电脑,“就等于把我收的钱交给你同学去,你们冬天出门也方便些。”

“哦,好吧。。”

.

多伦多的生活很简单,因为太简单了,以至于可以说很无聊。特别是冬天,宋刚每天下班吃完饭后,就蹲在电脑前,玩上几个小时,然后睡觉。

可是今天,当他像往常一样打开邮箱的时候,赫然收到了一条惊人的消息:老桩死了!

鼻咽癌!从发现到去世,才一个多月!

宋刚浑身冰冷,不停地颤抖。自从母亲去世以后,他经常会有那种冰冷的,呼吸停滞的感觉,他比任何时候都深切地体会到那种面对死亡的无可奈何,无能为力和无法抗拒。

他木然地坐在电脑前,对着那行冷冷的字,思绪异常地混乱。思维像小窗外那天寒地冻的世界般凝滞了,空荡透明晃着残酷的冷光,他无法置信地不停刷新着页面,期望那是一条错误的信息。

老桩,那个总是戴着一付大大宽宽的近视眼镜,穿着那件米灰色的软绸夹克,头发密密厚厚地盖住了半片额头的老大哥,高中念了5年,他有一个口头禅“压抑我!”。记得那年大家刚入学,校园里十分流行交谊舞,老桩不会跳,死缠着要光头教他,光头心眼坏,拉着老桩进两步,抖一下;退两步,再抖一下地练。老桩学得很认真,压根不知道被耍了。那个周末的晚上就跑去舞会邀请瑶瑶了,瑶瑶是他的意中人,他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气,才开口邀请她的。结果一上场,就把瑶瑶惹得大笑,可是他已经习惯了“进两步,抖一下,退两步,再抖一下”,怎么也纠正不过来了。末了,痛苦哀号:“压抑我啊!”

老桩念书很勤奋,成绩一直很好,毕业后分的单位也不错。那时侯还惹红了不少眼睛。不过后来他说单位里拉帮结派非常严重,同事之间也勾斗得厉害,那时才是真“压抑”了!

他谈过几个对象,但后来都不了了之了。前年在家里的压力下,娶了一个护士,长相还行,就是巨胖。据说他老婆脾气也不好,两人经常吵架摔东西。

去年回去时,他已经很消沉了,成天喝酒打麻将。但阿刚从来没有想到过,他会这么突然地就走了,连个孩子也没有留下。。。

那许多关于老桩的片段,不停地在脑海里翻动,“哗哗”作响;咽喉处,一股灼热和酸痛刺激着他,他开始忍不住地哽咽,可是依旧难以抑制喉管里亢长的呜咽,两眼迷蒙,滚热的泪水瞬间涌了出来!

老桩,那个睡在他上铺的兄弟,曾经恬不知耻地夹走他饭盒里所有的肉片,又慷慨仗义地为他掏出口袋里所有钞票的哥们;那个为了一壶开水跟他大打出手,又为了保护他而摔得头破血流的朋友,就这么地,说走就走了???

我们曾经收获友谊,也曾经痛失密友。朋友,那个浸润着人生多少离合的词语啊,一定也承载着许多的悲欢。

.

长篇原创《问天》版权归苏而本人所有,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

(注:本节所提到的地名位于密西沙加,那个俺在加拿大最初生活过的城市。在那里,俺遇到了现实生活中的“凯茜”姐姐,也在此向所有帮助过俺的“凯茜”姐姐们表示真诚的感谢!)


.

分享博文至:

7 条评论

  1. 1
    yvyu Says:

    凌乱了!

    【为啥呢?】

  2. 2
    蓝馨 Says:

    在这冰冷的严冬里, 朋友的感觉真是温暖。

    【特别是异国他乡,能有个好朋友在精神上互相依偎取暖,也是件幸事!】

  3. 3

    一如既往恁好看,一笔一划总关情

    【其实想想,也是如水般平淡;我淡淡写,你淡淡看,淡淡人生就这样过去了。】

  4. 4

    天凉心才静,心静才能读小说。。。。欠你许多的章回,有空一定补上。

    【鸽子好,请随心意。】

  5. 5
    茗泉 Says:

    问好苏而!你写得真好!凯茜很热心,阿巧真的好运气!苏而,你写的文章里,让人有生命无常的感叹,所以提醒我们要珍惜所有!

    【茗泉好!人生或迟或早总会经历一些突然的变故,叫人心生“人生无常”的感叹。是啊,人生无常,可以写好多故事!】

  6. 6
    梳子 Says:

    “阿巧很想伸手拨开云层”——这感觉真好!

    【梳子好!很高兴你看到这句话了,阿巧其实是一个很有主动性的人,有时候的逆来顺受,其实是不愿意伤害身边的亲人。】

  7. 7
    茗泉 Says:

    苏而节日好!等着你上新菜呢!:) …

    【茗泉你好!谢谢你的关注,哈哈,我最近有点偷懒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