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而原创长篇《问天》 - 36

2015年12月10日 | 作者: 苏而 | 884 浏览
字体 -

36- 欺凌

早晨一上班,一楼的Sarah(莎拉)就过来问阿巧昨天是不是只倒了她自己三楼的垃圾。

阿巧说垃圾很重,她的确只倒了自己那层楼的。

莎拉立刻尖声叫了起来,她问阿巧为什么这么自私,在这里工作必须懂得Team Work(团队合作)!

自从来到餐厅工作后,便有人陆陆续续地暗示过阿巧,一定要小心莎拉。她非常蛮横霸道,经常欺负人。很多新人都是熬不过她的欺凌,没干多久就辞职了,甚至餐厅的Supervisor(主管)在近四年内换了七任,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她。

玛蕾雅也说在这里有很多事情是不公平的,比如楼里三个餐厅,一楼的莎拉只负责59个老人,二楼Rachel(瑞秋)负责78个,三楼却要负责107个。玛蕾雅说莎拉在这里已经干了十三年了,期间有两年念了个食品营养管理的diploma,虽然一直没有机会升职,但她俨然一副无冕老大似的,大家都要让她三分。

“莎拉,大家一起工作,Team Work的确很重要!互相帮助是应该的,但不代表我必须为你完成你的工作。而且,如果你需要帮忙,我希望你能够对我说‘please’!”阿巧说完,也不理睬莎拉气得铁青的黑脸,转身就走了。

刚工作的时候,凯茜也提醒过她,这里与国内不同,因为人种、语言、国籍的差别,歧视和bully非常普遍,对待不公平的事情一定要冷静,但不能软弱,否则对方一定会得寸进尺。

.

今天玛蕾雅休息,只有阿巧一个人在三楼餐厅配餐。这也是她第一次独自工作,她打算借着这个机会测试一下自己对工作的掌握情况,评估一下未来是否能胜任这份工作。

她备完餐桌的时候,看了看时间,1148分了,得马上下楼到厨房拉餐车了。这几天,她的手脚熟练了许多,动作也快了不少。

莎拉今天居然帮瑞秋把二楼的饭菜和汤煲推到了电梯口,看到阿巧的时候,却臭着一张脸不理睬她。阿巧明白一定是因为刚才拒绝她的“Team Work”而不高兴了。

阿巧径自进了厨房,收拾自己负责的饭菜后,推着餐车出来。

电梯已经上去了,这是厨房在用餐时间内的专用电梯,估计是刚才二楼的瑞秋下来,推着车先上去了。阿巧靠在电梯口,取出口袋里的玉米,边啃边等。这份工作基本没有了午餐时间,阿巧每天就只带一根玉米,用保鲜膜包着,手里闲下来的时候就取出咬几口。有时候一天忙下来,经常还是整根玉米原样带着回家的。

可是今天,当玉米快要吃完的时候,阿巧急了,她发现电梯被扣在二楼了,响着“滴滴滴”的警铃声,却怎么也不肯下来!她使劲地按着电钮,却毫无反应。她冲回厨房,打电话到二楼餐厅,也“嘟嘟”地没有人接听!

抬头间,她突然看见莎拉在一楼餐厅里不怀好意地冲着她笑的时候,立刻明白了:莎拉联合瑞秋在整她了!

电梯终于下来了,阿巧迟到了整整十分钟!

等待在三楼餐厅的护士们劈头盖脸地冲着她怒骂,其中那个个子高挑的黑人女孩更是生气地冲进备餐间,边骂边拿起勺子,自己打菜装盘了,接着,又有另外两个护士也仿效着擅自闯了进来,轮起勺子就装菜,场面十分地混乱!

期间估计是有人给办公室打电话告状了,经理上楼来了。

她冷静地请退了闯进来的护士,然后取出餐盘,与阿巧一起打菜分菜。经理的动作非常娴熟,盛汤夹菜又快又麻利,不一会儿,饭菜都发放完毕了。

阿巧这才低着头,跟经理解释道:“电梯被扣在了楼上,我等了很久。。。”

“我明白了!你去收拾餐桌吧。”经理转身走了,没有多说一句话。

傍晚,阿巧疲惫地推着垃圾车从电梯出来的时候,赫然发现厨房的门口摆着两个塞得满满的垃圾桶,写着“1st Floor”和“2nd Floor”。

厨房里的人都已经走光了,她咬着唇,拎起那两个沉重的大黑袋子放进推车,向垃圾场走去。。。

.

缥缈的云层遮着深蓝的天空,半弦月儿寂寞得让人落泪。

厚厚的积雪泛着清冷的光,推车压过雪地,“咯吱吱”地留下道道艰难的碾痕。

阿巧小心地控制着推车手柄,以保持平衡。记得第一次没什么经验,一出大楼,整辆车就滑了下去,直接翻倒在围栏旁边,垃圾袋散落一地!

今晚的天特别冷,冻得皮肤硬绷绷地,仿佛一不小心就要崩裂开来似的。垃圾场摆放着四个巨大无比的垃圾车斗,阿巧必须踮着脚尖,把垃圾举过头顶,用力地抛进去。整个过程的动作是要一气呵成的,否则手一松,整包垃圾就会掉在地上。

餐厅的垃圾全是剩下的饭菜,又重又结实,每包都有几十斤,因为太饿太劳累,阿巧反反复复地怎么也扔不进去,到后来索性连举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天寒地冻中,她精疲力竭地簌簌发抖着,手指关节僵硬得几乎失去知觉了,无奈间,她蹲在地上,低声抽泣起来!

“为什么生活有这么多的艰难?”

为什么!!!

无语问天——

整个世界静悄悄的,只有那排光秃秃的树枝张牙舞爪地矗立在孤寒之中。。。

.

夜色中,大楼里跑出一个黑色的身影:“阿巧,是你吗?阿巧——”

是巍哥!

阿巧直起身,连忙擦拭着泪水:“嗯,是。。。是我。。。”

“来,我帮你!”巍哥脱下大衣,裹着衣裳单薄的阿巧,自己弯身提起垃圾,一袋袋地扔进车斗,“这么重,你怎么扔得动啊?!”

“没事的,大家都这样做的,我也能行。。。”

巍哥叹了一口气说:阿巧,以后你就把垃圾放在后门的墙角吧,我帮你丢。中午的事我听说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你坚持一下,一切都会过去的。”

所有的艰辛和委屈在内心里汹涌翻腾,阿巧用力地摒住呼吸,在刺骨的寒风里硬生生地把眼泪冻结在眼眶中:“巍哥,我特别想家,想回渔村。。。”

.

长篇原创《问天》版权归苏而本人所有,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分享博文至:

13 条评论

  1. 1

    加拿大欺生,欺弱是常有的事情,人心的龌龊连上帝的洪水都无法冼净!

    【昨晚贴完这节时,回想这些年阿巧在我心里、在我笔下的成长过程,竟十分地感叹,阿巧经历过的每一个坎,都像扑在她头顶的砂石,她总是抖一抖肩,踩在砂土上垫高自己,一点一点地,爬出了困阱。记得在微信里看到类似的话:成为一个坏人就是上帝对坏人最严厉的惩罚。我想,世间万物,自有他们之所以存在的理由和必须承受的因果。】

  2. 2
    一目 Says:

    阿巧能这样为自己说清楚已经很强了

    【写这一节是因为大多数新移民都有过如此的经历和痛,语言不好,个性若不够强势,在工作场合受到bully时,最多也就只能如此表现了。】

  3. 3
    一夕 Says:

    阿巧很棒.这样的人,日子会越过越好的

    【一夕好!谢谢你对阿巧的信任,慢慢都会好的。】

  4. 4

    阿巧是好样的,挺一挺就过去了,啊?!

    【哈,这次你说的算!】

  5. 5

    苏而早上好!俺这不是留言,是安慰故事里的阿巧 :) 今年好天气,到现在还没有下雪,仍然可以和你说“天凉好个秋” 呢!

    【茗泉好!你说得太对了,今年的天公真是作美了,希望暖暖和和地,一直能到圣诞。嘎!】

  6. 6

    哇,才刚上班,苏而就给阿巧安排了一个大挑战!好,让我们看看”小草意志“在这里怎么逆力而上。。。

  7. 7

    ”对待不公平的事情一定要冷静,但不能软弱“ - 这是我最欣赏的态度了!原则如此,做到可不容易。阿巧的回敬简直可得100分!聪明、倔强和坚持的人在新的环境往往能迅速成长 - 这正是阿巧的性格力量!

  8. 8

    苏而!阿巧再次让我泪湿了眼眶。。。

  9. 9

    ”缥缈的云层遮着深蓝的天空,半弦月儿寂寞得让人落泪。“

    鼻头发酸,是从这句开始的——

  10. 10

    多伦多是全球最适合居住的城市之一。事实的确如此,有钱居住在多伦多养老挺好的,但要赚钱,还得到别的城市去。~

    赚钱是技术,人际关系是门”艺术“了,水深着呢。。。

    【哈,比喻得太形象了,没有“艺术细胞”怎么办? :(   】

  11. 11
    梳子 Says:

    “半弦月儿寂寞得让人落泪”——多么精妙的语句!流走的是泪,留下的是坚强。 不过,这么重的垃圾袋,要举起来扔,难度确实太大。不知道能不能站到推车里去扔?

    【梳子周末好!后来阿巧想了一些办法改进了她的工作,回头慢慢奉上!】

  12. 12
    苏而 Says:

    亲爱滴仙子,感谢你一路的陪伴,因为几次的无语问天,才有了《问天》这个名字,而这便是其中的一次。

    文末《When Winter Comes》是我非常喜欢的曲子,总在心底最脆弱的时候,听听。

    If Winter comes, can Spring be far behind?

    与心底柔软的仙子分享。

  13. 13

    thank you for this post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