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问天全集 的存档信息

苏而原创长篇《问天》- 10

2015年6月19日 | 作者: 苏而 | 970 浏览

10- 舍取 宋刚不停地拨打着文菁的号码,没有应答,没有应答,没有应答!!! 天空的云朵灰薄涣散,“嘟嘟”的盲音冲撞着整个世界,干燥地撕裂着宋刚的每一根神经,他从烦躁到盛怒,再烦躁,再盛怒,他压抑着自己,他的手心里全是汗,一滴一滴,一滴一滴地,,,不,有点黏,暖暖的,腥腥的,,,他突然发现双手掌心里有好多血,哪里来的血?好多!好恐怖! 他猛地睁开眼,呼吸急… (阅读全文)

苏而原创长篇《问天》- 9

2015年6月16日 | 作者: 苏而 | 1,114 浏览

9- 安置 海风轻轻地漫过脚下的村庄和农田,阳光如瀑,挥洒在整座小岛上。水面蔚蓝宁静,云海层层。 奶奶说,这样的天气,最容易找到青蛤。阿巧很喜欢拎着竹筐跟在奶奶身后捡蛤子。她不晓得奶奶有着什么样的特异功能,能够透过白白细砂看到底下的青蛤。她常常问奶奶,下面的世界是什么样的?奶奶总是微笑不语,拉着阿巧,任着海水冲刷脚面,慢慢地慢慢地走。   下面的世界… (阅读全文)

苏而原创长篇《问天》- 8

2015年6月15日 | 作者: 苏而 | 960 浏览

8- 牵手 宋刚躺在床上,眼睛斜斜地扫了一眼床头柜上这那本薄薄的小红证,有种晃如隔世的感觉。 他突然想到“沦落”这个词,是啊,自己居然沦落到这个地步啦?!婚姻,就这样地走进去了?! 他伸手抽过那本证书,翻开。这两天,他没事就会看看上面这个女人,清瘦的面孔,眼眶有点凹,鼻梁挺直,嘴角微微上扬,算是笑了,不过,笑起来还算好看,很单纯的一个人。 他看了看钟,才早… (阅读全文)

苏而原创长篇《问天》- 7

2015年6月12日 | 作者: 苏而 | 1,001 浏览

7- 失梦 阿巧妈呆呆地躺在病床上,瞪眼望着屋顶那有些灰白斑驳的天花板。 这是她有生以来第二次躺在医院里,恍恍惚惚地,像梦。。 每一个人都有梦,有的梦是因为日有所思,有的梦是因为夜有所惧;有的梦悄然而至,温暖恬润;有的梦惊心动魄,却来去无踪。 . 时光倒流,阿巧妈曾经也有一个梦,而她知道,这个梦,是一定要实现的:她希望还能生一个男孩! 她希望他聪明英俊,他… (阅读全文)

苏而原创长篇《问天》- 6

2015年6月9日 | 作者: 苏而 | 948 浏览

6- 小妖 宋刚没有想到那个陌生的号码居然是文菁打来的! 五年了!这一分开,就是五年! 她没有变,一副保养完好的样子。 她说,开个房吧,聊聊天。 他没有反对,虽然觉得似乎有些不妥。他跟着她走进宾馆大门,跟着她拿了钥匙,然后跟着她走进电梯。她的冷静和主动让他很不习惯,盯着她黑色薄纱下轮廓浑圆的身躯,他感到格外的冷艳。 他还是有感觉的。 . 门轻轻地扣上了。 “卡嗒… (阅读全文)

苏而原创长篇《问天》- 5

2015年6月8日 | 作者: 苏而 | 893 浏览

5 - 碰壁 卫生所的梁医生轻轻碰一下妈妈的腿,她就痛得直抽冷气。妈妈躺在床上两天了,右腿肿大,疼痛难忍,夜里也无法入睡。阿巧本来是打算送妈妈去医院的,但她坚持不同意,阿巧明白妈妈是担心钱。她知道,这医院,一进去,没有三五千块的,是出不来的。 梁医生把妈妈的两腿并直比了比,摇头对阿巧说:“还是尽早送医院吧,估计是股骨折。” “股骨折?” “是的,需要打石膏,所… (阅读全文)

苏而原创长篇《问天》- 4

2015年6月4日 | 作者: 苏而 | 1,076 浏览

4- 心灯 老桩嗝了一口酒气,颠倒倒地趴在车窗外:“几年了,你还是老样子,滴酒不沾,,不够哥们!呃,不过也好,哥几个都喝出酒精肝了,要戒也难。。呃恩,,改天咱几个再聚聚,我请客。。。” “喂,你要不要紧啊?要不我下车送你上楼去!”宋刚探出头喊。 “不用了,不会走错门睡错床的。哈哈。。呃。。” 今天晚上,与老同学一块聚会吃饭,几个该醉的都醉了。跟以前念大学时一样… (阅读全文)

苏而原创长篇《问天》- 3

2015年6月2日 | 作者: 苏而 | 1,322 浏览

3- 奶奶 从小,阿巧就知道,自己不是个好命的女孩。她记得奶奶曾经拉着她的手,叹着气说:“阿巧啊,你就是石潭边的野草,活得轻贱,但一定最坚强。” 阿巧翻看着自己的手掌,太纤细,太单薄,肌肤粗糙缺乏光泽,但关节挺实,笔直有力。她曾经注意过很多人的手,她相信手是老天插在每个人身上的标签,就像早市鱼摊上的价目牌子,它把你的价值和成色都明码实价地展示出来了。她明… (阅读全文)

苏而原创长篇《问天》- 2

2015年6月1日 | 作者: 苏而 | 925 浏览

2- 入梦 凌晨四点,宋刚就醒来了。 天空灰蓝,无月无影。 墙上的挂钟粗糙干涩地发着“滴答滴答”的声音,叫人烦。 他想起了好多年前的那个清晨,也是在这张藤床上,伴着孤独的时钟伤神。 他突然很想念文菁,这么多年了,她还好吗?他依然念着那个娇小火热的身子,还有她娇小尖巧的脸。他曾经一直相信,她就是他的女人,因为不论在哪一方面,他们都是那么地默契,而且,即使是无…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