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别人喜欢欺负你?

2015年3月11日 | 作者: 苏而 | 3,901 浏览

为什么别人喜欢欺负你?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的心理解析 写完陈阳的故事时,就一直在思索着写写她的心理,因为许多人对于结局的设置感到无法理解,不能接受。其实,现实生活中,也有许多陈阳,他们性格温和,与人为善,但他们一直都困扰在那种“被人欺负”的感觉中,用老祖宗说过的那句话,就是“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而他们的许多行为反应也不被旁人所理解和接受,… (阅读全文)

别让钱成为心中的痛

2015年3月4日 | 作者: 苏而 | 2,384 浏览

最近流行抢红包,我也跟风玩了一把。钱不多,三五毛,七八分的,遇到六七块的几乎都已经是“巨款”了,但照样抢得不亦乐乎。这欢乐几乎是在成年世界里第一次实现了对孩童时期那春节的记忆,而于我来说,尤为难忘的是父亲把一叠崭新的钞票塞进红纸包时那满面的慈祥,那是平常其他时候所不可能见到的。年轻时候的父亲十分地严谨刻板,而且因为经常加班、出差,我与他之间是很生分… (阅读全文)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下)

2014年11月10日 | 作者: 苏而 | 2,836 浏览

陈阳的手是刚来加拿大的时候,在餐馆洗碗时被药水泡坏的,然后每年每年地,一入春秋都要发作。记得那几年过得很辛苦,但很快乐,或者,应该说心里有好多好多的期望,所以,一点也不觉得苦。那时没有车,寒冷的冬天里,大清早的,走45分钟路去上班,鼻子冻坏了,得了鼻炎的毛病,每当气温降低,她就鼻塞头疼流眼泪;后来,她在工厂打工的时候,又伤了腰背,然后每隔一年半载地… (阅读全文)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中)

2014年11月7日 | 作者: 苏而 | 2,942 浏览

陈阳怎么也没有想到,裁员的名单里会有自己! 她在这间小公司里已经做了四年多的AP,主管Ada是个印度人,从公司成立就在这里工作了,也算是老板得意的重臣之一吧,Ada现在的工作很轻松了,就是做做Financial Statements 和Tax Returns,再跟Firm和政府做一些外联。平时闲着的时候,Nina就会跑过去跟她聊天,聊到高兴的时候,陈阳会听见Ada夸张地狂笑,肆无忌惮地;还有些时候… (阅读全文)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上)

2014年11月6日 | 作者: 苏而 | 3,685 浏览

这秋天里,每落一场雨,就更寒冷一些。 仰目之间,人字形的雁阵在头顶高高地飞过,一副要远行的模样;陈阳是个特别怕冷的人,车里的暖气早早地就开了,这样方有一些许的安全感;微信里大家都在晒美图,秋天来得很快,走得也不拖沓,反正是散尽了整整一年积累的辉煌灿烂,豪爽地回赠苍天回赠大地回赠了人间之后,在激流勇退的气势中旋身消散了。 陈阳一直地喜欢文字多一些,喜… (阅读全文)

两个光头男人的情商

2013年4月3日 | 作者: 苏而 | 3,156 浏览

曾经有一段时间,俺一直在追《非诚》,不为别的,为了看孟飞,喜欢他风趣的调侃,即兴的幽默,紧密的逻辑,点到为止的睿智。 那个词,只要你见到孟飞,就会自然而然地冒出来:情商! 曾几何时,“情商”随着它被提及的频率而渐渐升成为性格字典里一个很高级的词。情商可以包括很多社交行为,而孟飞就像完美的“高情商”典型,登台的同时便立刻吸引了大批的粉丝和崇拜者。相反,舞… (阅读全文)

别让你的才华和个性两败俱伤

2012年11月4日 | 作者: 苏而 | 1,745 浏览

俺不太写议论文,主要原因在于俺没有缜密的思维,没有丰富的见识,也没有坚实的理论能力,而且由于自身经历,体验各不相同,有些在你的角度看来深信不疑的观点,在别人的眼里却可能毫无价值甚至荒诞不经。小树的《别让你的才华输给你的个性》带出了一个很有讨论意义的话题,俺写在这里只是作一个展开。 才华和个性到底有着什么样的联系?俺以为,有才华的人,必定有着与众不同… (阅读全文)

记忆碎片

2012年8月19日 | 作者: 苏而 | 1,008 浏览

“Sheila! Sheila!” Alex又在找Sheila了。 他每天都会在走廊里喊,持之以恒地寻找。 门轻轻地敲了两下,经理说:“请进!” Alex探着头问:“你们看见Sheila了吗?” “Alex,Sheila在二楼。”经理回答。 “Sheila去二楼了?她不要我了,是不是啊?” “Sheila要你。你先回房去休息,好吗?” 这栋楼里所有的人,只要认识Alex,都是这样回答他的。 “噢,好的。你跟Sheila说我在找她。”Al… (阅读全文)

情人节·《曾许诺》

2012年2月14日 | 作者: 苏而 | 1,440 浏览

你的生命里,是否曾行走过一些人,他们如流星般皎灿,点亮无月的夜空;划落处,激情四射,却又泯灭无踪如梦如幻;他们并没有留给你太多的记忆,或者说,你还没有足够的时间去记忆,恍然回首,连隐约中笔尖书页之间的那些情节,也都如烟尘飞散。 手里无书已经许多年。游走于电视,网络以及厨房,蓬头垢面,眼袋浮肿。直至密友一再推荐,方闲闲地捋起《曾许诺》的书页,认识了西…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