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下)

2014年11月10日 | 作者: 苏而 | 2,836 浏览

陈阳的手是刚来加拿大的时候,在餐馆洗碗时被药水泡坏的,然后每年每年地,一入春秋都要发作。记得那几年过得很辛苦,但很快乐,或者,应该说心里有好多好多的期望,所以,一点也不觉得苦。那时没有车,寒冷的冬天里,大清早的,走45分钟路去上班,鼻子冻坏了,得了鼻炎的毛病,每当气温降低,她就鼻塞头疼流眼泪;后来,她在工厂打工的时候,又伤了腰背,然后每隔一年半载地… (阅读全文)

已保护:问天(一) - 相见

2012年11月17日 | 作者: 苏而 | 80 浏览

被密码保护的文章没有摘录。 (阅读全文)

情人节·《曾许诺》

2012年2月14日 | 作者: 苏而 | 1,440 浏览

你的生命里,是否曾行走过一些人,他们如流星般皎灿,点亮无月的夜空;划落处,激情四射,却又泯灭无踪如梦如幻;他们并没有留给你太多的记忆,或者说,你还没有足够的时间去记忆,恍然回首,连隐约中笔尖书页之间的那些情节,也都如烟尘飞散。 手里无书已经许多年。游走于电视,网络以及厨房,蓬头垢面,眼袋浮肿。直至密友一再推荐,方闲闲地捋起《曾许诺》的书页,认识了西… (阅读全文)

狐殇 (下)

2011年10月24日 | 作者: 苏而 | 1,563 浏览

我叫小唯。 我已经在大漠里等了很久了。当那熟悉的身影出现在眼帘的时候,我竟止不住失声痛哭起来。 是的,这些年经受了太多沧桑和辛酸,我挣扎着活到现在,就是为了与王生重逢。我知道自己有多丑,为了不吓到他,我从唯妃墓里盗得了她的皮囊,于是我成了绝色美人。 为了保护皮囊不腐坏,我必须天天吃人心,我并不喜欢吃人,那股腥臊味儿呛着鼻腔,叫我常常呕吐不止。刚开始的… (阅读全文)

狐殇 (中)

2011年10月18日 | 作者: 苏而 | 1,522 浏览

从此,山林里多了一只跛足银狐,荒草间偶尔捕捉一只鸦雀充饥果腹,我残喘苟活着,只为了在黄昏落日间陪着王生,但我不知道他是否已到了奈何桥畔,是否早已饮下孟婆黄汤。 天渐渐寒冷了,燕雀越来越少,我不得不在暗夜里潜入农庄偷食鸡禽,我还必须在下雪之前,储些食物,否则,这个冬天是难以渡过的。不幸的是,我终于被农夫逮住了,他挥着马鞭用力抽打着我,我呜呜哀求,却难… (阅读全文)

狐殇 (上)

2011年10月11日 | 作者: 苏而 | 2,007 浏览

我曾经许过愿心,要做王生来世的妻子。 十三年前,母亲踏着冰雪寻食后,再也没有回来了。 王生是沿着雪地的足迹找了我,把我带回家来。清冷的长炕上,我与王生依偎着互相取暖,寒冷的雪花无声地飘落在窗棂间,我可以看见风惨淡的影子,在飘摇。。。 冬去春来,花开的夜里,我常常聆听着窗外潺潺春涧溪水,用手里的珠子计算着人间的光阴,甚至精确到每一个时辰,我不停地算着,…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