缤纷彩蛋DIY

2012年4月8日 | 作者: 苏而 | 713 浏览

复活节是基督教纪念耶稣复活的节日。 俺也很喜欢复活节,即使不考虑宗教的意义,挥别了漫长的冬季,在这积雪消融,百花盛开,万物复苏的季节里,也一定要让生活立刻鲜亮多彩起来。彩蛋是复活节里最典型的象征,代表着惊喜与玄机,同时也意味着新生命的开始和延续。 彩蛋的做法有很多种,花样繁复,色彩精美。今天俺要做的彩蛋,也十分漂亮,新颖,而且简单易学。 材料:熟鸡蛋… (阅读全文)

Bartholomew Cubbins 的500顶帽子!

2012年3月12日 | 作者: 苏而 | 1,285 浏览

Bartholomew Cubbins有一顶红色的毡帽,帽子上有一根直直的羽毛。据说帽子是他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传给爷爷的爷爷,然后爷爷的爷爷再传给他的爷爷,接着他的爷爷再传给他的。 有一天,Cubbins 到集市上去卖红莓,国王从他的身边经过。按照规矩,所有的臣民必须俯首脱帽以示敬意,可是国王却发现Cubbins的头上依旧戴着帽子,他非常生气,厉声质问。 战战兢兢的Cubbins无辜地捧着… (阅读全文)

小美女大变身 旗头创意DIY

2012年3月4日 | 作者: 苏而 | 5,937 浏览

傍晚接孩子回家的时候,老师说,明天学校里有个fashion show,希望俺能给孩子穿件有中国特色的衣服。俺一想可为难了,孩子倒是有一件旗袍,但太小了,而且,很薄,是夏装。回家后,问了邻居Sunny妈妈,向她借了一套好漂亮的旗服,穿在身上小模小样的,秀气娇巧。心想,要是再有个旗头就好了。于是马上翻箱倒柜,居然找到了一些零碎材料,动手开做! 先看看需要什么吧:黑色厚… (阅读全文)

情人节·《曾许诺》

2012年2月14日 | 作者: 苏而 | 1,440 浏览

你的生命里,是否曾行走过一些人,他们如流星般皎灿,点亮无月的夜空;划落处,激情四射,却又泯灭无踪如梦如幻;他们并没有留给你太多的记忆,或者说,你还没有足够的时间去记忆,恍然回首,连隐约中笔尖书页之间的那些情节,也都如烟尘飞散。 手里无书已经许多年。游走于电视,网络以及厨房,蓬头垢面,眼袋浮肿。直至密友一再推荐,方闲闲地捋起《曾许诺》的书页,认识了西… (阅读全文)

睡得真臭!

2012年1月21日 | 作者: 苏而 | 2,051 浏览

俺不太会讲笑话,只有遇到佩竹、丁香那样笑点低的童鞋,才敢斗胆说说。今天懒在床上,很舒服地想起这些年有趣的几件往事,迫不及待地记录下来,恍然明白,生活原来这么有趣啊! 我们南方人,口音极重,分不清“F-H” “R-L”。一朋友去北京念书,有一回宿舍里打牌,朋友手气好,赢了好几盘,越打越亢奋。他摔牌很用力,嘴里还大声吆喝有“黑桃!”“草花!”“红桃!”,搞得对家非常恼… (阅读全文)

寻常人家海鲜宴 (下)

2012年1月10日 | 作者: 苏而 | 5,001 浏览

上一期有许多朋友问俺龙虾的清理方法,在这里详细说明一下: 首先,龙虾的腹侧尾部两片扇形叶片中间,有一个小孔,用一支筷子插入,然后拔出,液体及排泄物会跟着筷子放出来,反复一遍,就放干净了;接着,从头部切开,稍微大一些的龙虾,拎起两截虾体,可以倒出少许白色透明凝胶状液体,那是龙虾血,有些地方的人们喜欢兑酒生喝,认为非常营养补体;然后,剪刀从腹部两侧小心… (阅读全文)

游必有方

2011年12月19日 | 作者: 苏而 | 1,572 浏览

俺的QQ里一直保存着两条留言。 父亲的留言:倩过来带了一箱牛奶,你寄回来的多维素已给她了。 倩的留言:你干什么又乱花钱呢?不要老惦记着我,你自已要多留些钱,下次不要再给我买任何东西了,知道了吗?我现在很好,这里只要我想买的东西,都可以买到。今天你爸生日,我去你们家了,你爸上排的牙都拔光了,还没去装假牙呢,老了真可怜。 一晃,一年又要过去了。 今年没有回… (阅读全文)

寻常人家海鲜宴 (上)

2011年12月12日 | 作者: 苏而 | 7,147 浏览

有句话说:欲食海上鲜,莫计腰中钱。还在国内的时候,因为居住地靠沿海,餐桌上的海鲜远远超过牛羊猪禽的用量,对俺来说,更是无海鲜不欢。多伦多的海鲜菜馆不多,香港菜的海鲜料理不错,但价格蛮贵。其实真正的海鲜文化是没有贵贱之分的,它可以呈现在奢华精美的帝王食府,也可以在热闹淳朴的沿街排档,自然,也可以优雅简洁地端上寻常人家的私房餐桌。 北极鲜贝  北极贝颜色… (阅读全文)

情窦初开

2011年11月23日 | 作者: 苏而 | 3,208 浏览

《致贝多芬》 雪儿很神秘地问俺:“你知道贝多芬为什么写下《致爱丽丝》吗?” 俺摇摇头说:“不知道。” “因为贝多芬和一个叫做爱丽丝的学生fell in love 了。” “这样啊?哈哈,你怎么知道?”俺笑着问她。 “Sunny姐姐告诉我的。”她皱了皱眉,“可是,爱丽丝的爸爸不同意他们marry。” “哦,为什么?” “我不知道,Sunny姐姐说可能因为他太穷了。” “真可惜!” 俺叹了口气,为了世界上…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