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 的存档信息

放下《圣经》拿起枪— 暴力还是非暴力?

这个周末我心情烦闷,放下手头的活来到了酒吧。几杯酒下肚,我有些醉了。一位妙龄女郎来到我身边,拉起我的手,问我:“要出去休息一下吗?”休息一下?暗号对上了。我结了帐,跟她走了出去。 只几步远,她领我上了楼,来到一个雅致的房间。她拿出一个药片,“想试试吗?”她问。我怎么没见过这个东西?见我犹豫,她说:“这可是市场上的新产品。”我拿过来,端起水杯,喝了下去。只… (阅读全文)

谁来尊重一下华人?

本来想用《长寿本是祸》为题,但对某些读者的血压不好,所以就用这个题目吧。 近来听说某些科学家在研究用基因工程制造“超级人类”,不仅能用DNA组合决定人的智力,身体发育,还能决定人的寿命,跟机器人差不多。这可是能改变人类的重要工程。为挤进这个人类的“新诺亚方舟”,不知道人类会不会来场世界大战来选拔优势品种。我倒希望这不是真的,因为人类已经做了太多反自然的事… (阅读全文)

法轮功的出路在哪里?

我不是法轮功成员,但我最看好法轮功能成为中国未来的主要政治力量。原因如下: 1. 法轮功的国际性最强。在海外的法轮功成员,多由有文化的人士组成,这些人会成为未来中国的人才库。大多数西方国家都接受支持法轮功。 2. 法轮功的阶层跨度最大。基督教大多集中在中产阶级人群,而法轮功在各社会阶层都有信众。 3. 法轮功受过中国政府迫害,有政治影响力。 但我也认为法轮功有… (阅读全文)

林顿之死–加拿大政党政治的欺骗性

看到林顿之死的消息,我忍不住骂了一句:“又是个骗子!”他在五月份竞选时说自己要当总理,八月就死了。万一他真当了总理,加拿大岂不出了个大新闻?就他那身体,如何能承担总理之职? 我生气的原因,是我在五月份投了新民主党一票,不是因为我看好这个党,而是因为我所在的选区是保守党的地盘。保守党议员来我家拉选票时,我根本没让他进门。我投新民主党的票,就是为恶心一下… (阅读全文)

最毒妇人心(之三)—小小说

我是苏丹的一位年轻母亲。苏丹是非洲最大的国家,资源丰富,有石油矿产。这个国家北面是沙漠,南面是山脉。北面是由白种穆斯林控制,南面山区是由黑人穆斯林和基督徒控制。自从开发石油资源以来,各地军阀为争夺石油管,争战不断。奇怪的是,黑人穆斯里与白人穆斯林互相厮杀,这在世界上也是个奇观。因为部落关系比宗教关系紧密,部落之间的仇杀不断,尽管大家都是穆斯林。苏… (阅读全文)

【冥冥对话】邓小平:不否定改革,中国无法进步

我酷爱桥牌。 今天又是个周末,我约上了牌友,准备玩上个通宵。早上四点多,倦意袭来,我们散了伙。我驾上我的grand caravan, 向家中驶去。 几个转弯,我上了县级公路。几乎没有车在路上,正是天似亮非亮的时候,我打起了瞌睡。不知不觉的,我的车越过了中线,前面是个坡,也就是所说的盲区。我隐约感到对面似乎有车灯闪过。一辆十八轮的大卡车快速从对面驶来。那个卡车司机开… (阅读全文)

我会在哪退休? 兼答”一位移民老人的心声”

我正值当年, 但已经对退休做过研究. 我退休时绝对没设想过儿孙绕膝的场景. 在我看来, 如果我女儿还拈着我, 是我当父亲的失败. 我妈就不懂这个道理. 她从国内跑来, 给我已经四十多岁的姐做饭, 搞家务. 我姐不懂生活, 成天把 junk food 挂在嘴上. 我妈一走, 我姐的生活又陷入混乱. “授人以鱼, 不如授之以渔”. 我姐年轻时, 我妈干嘛去了? 为什么不教我姐生活技能? 我最近给小女领… (阅读全文)

把性革命进行到底 — 为性产业工人正名

性产业工人是对妓女的正式称呼. 我这时候写这个题目, 有三个目的: 1. 缓解一下阶级斗争的紧张空气. 有些人是老虎屁股摸不得. 明明自己多吃多占, 不注意吃相, 别人说一下都不行; 2. 给那些对我喊打喊杀的人提供一些攻击我的现代化武器. 你象义和团一样举个大刀片过来, “喀嚓”一下我人头落地, 岂不是很黄很暴力? 更重要的是 3. 把自己当回事, 或者被别人当回事, 都不是什么好事… (阅读全文)

我的瞄准镜里都有谁? –答担保父母移民一文

我是一名狙击手, 我面对的是阴险的敌人. 这些敌人伪装的很好, 他们混在我们中间, 消耗我们的斗志. 他们甚至潜伏在我们的领导人中. 这一天, 我又接到任务, 去辩识消灭潜伏的敌人. 我带上伪装网, 上到一个山坡, 布暑完毕, 静静地等着. 一伙农民打扮的人出现了. 我从瞄准镜里观察着他们, 红点一片. 我松开枪机, 看着他们经过. 又一伙工人出现了, 我又如法炮制. 又是一场虚惊. 又… (阅读全文)

向担保父母移民宣战

我向被担保移民来的父母们宣战, 如果你们自认为有正当的理由, 可以上来论战.  加拿大移民部长说:”移民们选择了加拿大, 就是选择离开父母, 离开祖国.” 大快人心! 这说明加拿大不再回避, 而是开始正视这个问题了. 自一九九三年自由党的新移民政策以来, 以多元文化的名义, 加拿大压缩了从欧洲移民的份额, 大量从亚洲和非洲移民. 这十几年来是个试验期, 中国人照例砸了自己的牌子…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