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毒妇人心(之三)—小小说

字体 -

我是苏丹的一位年轻母亲。苏丹是非洲最大的国家,资源丰富,有石油矿产。这个国家北面是沙漠,南面是山脉。北面是由白种穆斯林控制,南面山区是由黑人穆斯林和基督徒控制。自从开发石油资源以来,各地军阀为争夺石油管,争战不断。奇怪的是,黑人穆斯里与白人穆斯林互相厮杀,这在世界上也是个奇观。因为部落关系比宗教关系紧密,部落之间的仇杀不断,尽管大家都是穆斯林。苏丹政府是由白人穆斯林控制的。

百分之九十的苏丹女性都要在青春期之前行割礼,就是用木针把阴蒂缝合,以示贞洁。这不仅容易感染,还给小便和行房带来很多麻烦。这种不人道的作法在世界各地都受到抨击。我有亲戚在比较开放的埃及,所以我在埃及受过教育,见过世面。我父母所在的村庄在南面山区,他们要我回到苏丹成亲。我刚回来不久,内战的战火就烧到我们那里,我父母和我老公都在冲突中被亲政府的 janjaweed 杀死。我们村就在发生种族大屠杀的 darfur 附近。我们这个村原来有一千多人,经过几个月的烧杀掠夺,大部分人都逃亡了,只剩下二百多人。我带着只有一岁的孩子,无处可去。AU(African Union, 非洲联盟)有心阻止屠杀,但也只能派出观察员收集信息,争取与各派达成停火协议。EU (European Union, 欧盟)也有观察员驻在这个地区。

Janjaweed 原来是骑骆驼的游牧部落,与政府军搭上关系以后,从政府那里获得武器资助,每次到村里来都会抢走一些牛羊一类的牲畜。我们看到远处有浓烟升起,就知道他们在邻近的村庄开抢了。这几个月来,我们村每隔几天就会遭抢。Janjaweed 们想把我们赶走,占领我们的土地。渐渐地我们也摸到一些规律。他们并不急于把我们消灭,他们就象鬣狗一样,以追捕我们为乐。每次他们骑马或骆驼到来时,我们都会躲进村子后边的灌木丛。他们随意地向那些行动迟缓的人们开上几枪,打死几个人,然后就开始抢牲畜。指挥官通常是白人穆斯林,士兵是黑人。他们走后第二天,AU 的直升机就会飞来,询问伤亡情况,做下记录。我们开始的时候以为他们是救世主,哀求他们把我们带到邻国乍得的难民营去。可是他们也无能为力。

我注意到直升机飞来时,总有一个讲英文的白人小伙,听别人叫他 Captain Brian. 他原来是美国人,受雇于 AU,是个观察员。我的窑洞离村口最近,他的直升机就停降在大约四十米以外的空地上。我们妇女是不能随便与男人讲话的。我每次都躲在窑洞里偷听他们的谈话。我在埃及学过英文,能听懂他们。

这样大约过了两个月,情况越来越遭。我知道干等下去,迟早我会被 Janjaweed 抓住。被集体轮奸的噩梦经常伴随着我。我苦苦地思考着。

这天大约下午两点钟,Captain Brian 的直升机又飞来了。又停在很近的空地上。他跟另一个人走下飞机,与村里的长老谈起前一天的遇袭情况。正在这时,两公里之外响起枪声。袭击又开始了。男人们操起简单的锄头当武器,守在自己家门口。村子里一片混乱,大家争着向灌木丛跑去。Captain Brian 也跟另一个人收拾起带来的器具。他们都没有武器。他们想与各派保持中立,以充当协调人。机会来了。我拿起一块毛巾,在水桶里打湿。在滚滚沙尘的掩护下,冲出了窑洞,向直升机狂奔。到了,我扑向机尾, 打开油箱的盖子,把毛巾塞了进去。我对这架直升机研究过。有一次他们没油了,另一架直升机飞来,给他们带来几个柴油箱,我看见 Captain Brian 把油加进这个油箱里。

我跑回窑洞,紧张地看着。他们奔向直升机,打算发动它。排气孔里冒出一缕黑烟,但发动没成功。我舒了一口气。 Captain Brian 大声地咒骂着,试了一次又一次。另一个人绝望地说:“太好了! 我们是第一个目睹袭击的美国人了。 可惜无法活着回去讲这个故事了!”美国人落到穆斯林手中,会是什么下场,人人都想得到。四周都是沙漠,能藏到哪去呢? Captain Brian 拿出卫星电话,与总部联络起来。我听见他嚷道:“什么? 一小时? 我他妈的活不到那么久! 你们不在十分钟内赶到,我就死定了!”他又叫又跳。该轮到我了!我跑出来,大声用阿拉伯语向他们嚷起来。Captain Brian 看着我,我想起他听不懂。 我用手指了指我的窑洞。他明白了。招呼了另一个人,向我的窑洞跑来。

枪声更近了,我们看到了不远处骆驼趟起的尘埃。Captain Brian 与我伏在窑洞口,他抓着他的卫星电话,不断地报告着情况。时间是那么漫长。也许只有十分钟,可显得象是永恒。村里的人都躲进了灌木丛。显然,Janjaweed 们看到了这架直升机,开始围了过来。一百米,五十米。。。快来吧,快来吧,我就要哭出来了。这时候 Captain Brian 安静下来,他的手紧紧地握成了拳。

这时,一阵轰鸣,天空出现了一架标有 AU 字样的直升机。它快速地向我们飞来。直升机的扩音器里传来喊话的声音。象是警告 Janjaweed 们不要靠近我们。Captain Brian 望了望我,指了指我的头巾。我摘下头巾,他拿在手中,伸出窑洞,拼命挥舞着。那架直升机看到了我们,向我们的窑洞飞来。Janjaweed 们也看见了。那个骑骆驼的指挥官向骑马的人下着命令。他们把枪冲向我们。AU 的直升机里传来咒骂声。不断低空俯冲,用气浪逼退进攻者们。 双方都不想主动挑起事端,又不想退后,就这么僵持着。这时又有一架标着 UN (联合国)字样的直升机飞来了。我心里一阵欢呼。这架直升机也加入驱赶 Janjaweed 的行动。

终于,攻击者们退后了。但他们在两百米外停下来,观察着我们。最后的机会了! 一架直升机降落下来,Captain Brian 就要冲出去。 “Captain Brian!” 我大叫一声。 他停下来,似乎没想道我能讲英文。我抱起孩子,把孩子递向他。他犹豫了一下,抱起了孩子,接着拉起我的手。”Let’s go!” 他大喊着。我们冲出了窑洞,奔向直升机,那只有十几米的距离象是隔了个世界。我预感着我会被攻击者们一枪撂倒。我终于上了直升机。 一飞冲天。我看见下面的村庄越来越小。我安全了。

第二天下午,我跟孩子在临时医院里等着被转移到邻国乍得的难民营。 Captain Brian 走了进来。他显得很累。“我们又去了你的村子,”他说,眼睛看着别处,声音低了下去。“那架直升机被毁了,灌木丛起了火,”他顿了下。“我们发现了二百多具尸体,没有幸存者,全村人都被屠杀了。。。”他停下来,哽咽了。

我望着我的孩子,为了这个孩子,全村的人都死了。 我流下了眼泪。

分享博文至:

    4 条评论

  1. 1
    man - 2011年8月15日 13:14

    Hi, suggest to see a doctor who can help you.

  2. 2
    happylife - 2011年8月17日 10:25

    写的挺好啊,喜欢看!

  3. 3
    visiondream - 2011年8月17日 21:45

    你文中描写的生存环境极其严酷,那位母亲的做法也是出于本能反应、生存的需要。达尔文早就讲过: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所以,那样的环境下,不仅仅是“最毒妇人心”吧。

    相比之下:一个法制的社会、发达的经济及民主与自由的大环境,能保证一个人有质量、有尊严地生存。

  4. 4
    visiondream - 2011年8月17日 21:48

    文笔挺好、构思也不错!只是用极端生存环境下的人与事来证明“最毒女人心”,是否有失偏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