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陋的加拿大之虚伪人权

字体 -

加拿大山好,水好,人丑,社会更丑。如果你是个洁身自好的人,你最好多看看山水,少接触社会,对你的健康有好处。刚来加拿大的时候,我发现加拿大的苍蝇很笨,我甚至能空手抓住飞翔中的苍蝇。时间长了,我开始调整自己的期望值了。如果你今天问我,我会说,我越了解加拿大,就越不喜欢它。

我的不喜欢中,甚至带有蔑视的成分。我并不孤傲,可你面对一群以弱智为美的人群,你的心理承受能力还是要好一点。与加拿大社会融合,是我万万不敢当的。让我降到那个档次,起码我还要修行三十年。看看我家的加拿大猫,它不应该去的地方,你教它若干次,它也记不住。用水喷,用脚踢,全不管用。但它有个强项,只要跟食物有关,它的创造力就表现出来。你到了公共汽车上,满目皆是超重的男女,尤其是女人。我的脑海中迅速检索性交姿势七十二法,就是无法解决这个结构上的难题。她们是怎么干得呢?

但人是环境动物。在一个聪明的社会,人也会变得聪明。反之亦然。讲民主,最终使一个社会堕落,古罗马,古希腊的衰落就是明鉴。当一个社会变得民主起来,它离衰落就不远了。民主是人为的法则,而不是自然的法则。人类要么在民主的旗帜下自我毁灭,要么抛弃民主,重新尊重自然的法则。看看我昨天的经历吧。

我好久没见到我的印第安女友了。昨天我决定去请她看个电影。在车中,她告诉我她刚找了一份工作,照顾一家三口。然后她告诉我是一对年轻的夫妻加一个十六个月大的小孩。“你是去当保姆吗?”我问。“不是,是一份政府工。这对夫妻是弱智痴呆,无法持家,甚至无法照顾自己,我的工作就是教他们照顾小孩,买菜做饭,二十四小时与他们同吃同住。”我不语。“我每两周能赚五千块呢。”她兴奋地说。五千块?我感到血压在升高。“他们连自己都照顾不了,如何能照顾小孩?”我问。“human rights…“ 她刚要开始一番大道理。

“Fuck human rights!” (去他妈的人权)我咆哮起来。“难道非洲人没有人权吗?难道白人的人权应该更多一些?我不相信人权!”她吃惊地看着我。

”对于这些连自己都照顾不了的人,应该强制节育。人权应该基于动物权。一个基因有缺欠的动物,很快被大自然淘汰。弱智的成人产生弱智的小孩,这种劣等基因代代相传,地球如何负担?几代人下去,岂不满世界弱智?每个人对人类负责的表现,就是要确保自己的健康的基因传下去。对于那些没有社会良知的败类,就是要对他们强制节育!Living is a privilege, not a right! (活着是一种荣幸,不是一种权力)”她的眼睛闪闪发光。

我在对谁说话?她是土著印第安人。这个群体正在与白人主子即勾结又斗争,有便宜就上,是个寄生虫群体。白人们对他们既打压,又利用。他们也乐得把自己置于被害者的角色,成天哭穷道不公,占尽社会福利。我叹了口气。

活着是一种荣幸,所以我们必须珍惜。在几亿个精子当中,只有一个精子能与卵细胞结合成受精卵,难道其他精子没有受精的权力吗?难道细菌与癌细胞没有活着的权力吗?只有大自然有权决定把生的权力给予谁,人类没有这个权力。难道弱智白人有生育的权力,而健康的黑人与黄种人却没有?

这个世界需要 tough love。知道白人世界正在反思谁吗?希特勒。他反资本主义,反基督教会,支持堕胎,支持动物权利。http://constitutionalistnc.tripod.com/hitler-leftist/index.html 他是个政治天才。资本主义在欧洲留下个乱摊子,只能靠希特勒这种人去收拾。当然,他的反犹立场为人所诟病。当时不仅在纳粹德国,在北欧如瑞典,在美国,都有相应的法律对那些携带有缺欠基因的人群进行强制节育。《纽伦堡大审判》中,就有反映这一政策的情节。政客们正以“政治上正确”(political correctness) 这一镇宅法宝对人类发动战争。他们正逼迫人类再次用极端暴力方式——战争来解决问题。

民主,如同钱一样,本身并无恶。但为恶人所用,就成了罪恶。民主与人权不过是政客们分裂人群的又一个手段。民主制度象保姆一样派发尿片,用福利把人包裹得严严实实,用消费品和生产力来定义人的价值,这不是对人权的最大玷污?每个人都有象动物一样生活的权力,享受动物所能享受到的自由。我们是历史上包装得最好的奴隶。只要我们不去争取实现人的价值,奴隶主容许我们有房有车。人不如动物自由。

人类经历了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人类下一场斗争将是基因斗争。这个斗争的本质是人类法则与自然法则的较量。人类的下一个大学科,是人类动物学。“象动物一样活着”,是赞美之词。这个学科的目的,是让人恢复竞争力,要么照顾自己,要么灭绝。人的两条腿,不是用来走路的,而是用来跑路的。可我们现在用四轮代步,是进化还是退化?“人类在不断进化”,有哪些科学证据?

我有什么资格谈论人权呢?我只是台高效率的造粪机器。我每天消耗掉的能源相当于二十个穷国人口之和。每生活一天,就增加一分罪孽。我刚吃了一袋零食,相当于穷国一个人一天的口粮,而我并不需要这过剩的能量。接着我就要发愁如何从发福的肚子上减掉这过剩的体重。还有比这更病态的生活吗?

我确实是个精神病。别人处在我的地位上会偷着乐,而我却杞人忧天,犯贱为穷人抱不平。但看到人类的基因池越来越脏,我心中不安。

世界上最糟糕的工作就是当美国总统。世界上最臭的大粪产生于 white house. (白宫)

奴隶要用皮鞭唤醒,我希望我们不至于走到那一步。

分享博文至:

    30 条评论

  1. 1
    老七 - 2011年9月25日 17:05

    这篇没看懂,感觉到有情绪。

  2. 2
    qiguo - 2011年9月25日 17:49

    我猜,好像是说中国才是最尊重人权的国家.

  3. 3
    jao - 2011年9月25日 18:32

    人权这东西还真就说不清楚,很多时候在满足了一部分人的人权的同时却践踏了另一部分人的人权。,

  4. 4
    appleSZ - 2011年9月25日 21:04

    嗯,有意思!

  5. 5
    laofenqing - 2011年9月25日 23:22

    有些论点还是蛮有道理的.

  6. 6
    赵州茶 YesMan - 2011年9月25日 23:55

    不错。联想合理。加油。

  7. 7
    jim0067 - 2011年9月26日 04:55

    期待继续

  8. 8
    laoye - 2011年9月26日 12:34

    傻X

    LZ: 那个X是 “屄”字吗? 写出来,别不好意思。最好能更丰富一点,共同为语言文化做贡献。

  9. 9
    弄舟 - 2011年9月26日 12:39

    庸人通常都是这样地自以为是。

  10. 10
    xiaofeiyu - 2011年9月26日 13:34

    去年回国,遇一对博士夫妇,据说其双方父母均为高级知识分子,其全家认为,中国要有希望,就应该规定农村的人口只能生一胎,因为他们培养不了优秀人才,而象他们这样的书香门第才能培养出中国的精英,优生劣汰,为振兴中国,应该准许他们这样的人生三胎。这是尊重人权呢还是践踏人权? 人生来平等是人权的根本,农村的人是人,残疾人也是人,他们当然有权选择生育,这不是虚伪的人权。人之所以区别于动物,在于人类有头脑有博爱,而不仅仅地屈服于大自然的淘汰规律。

    LZ: 这可不是一般的残疾人。为人类做贡献没有他,繁殖的时候比谁都积极。从明天起,你的每一张工资单多扣一百大洋的税,看你还爱不爱? 有了他们,要有多少儿童挨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