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肉计–胡父访谈录

字体 -

我的公开身份是中国驻加拿大使馆文化参赞。这只是个掩护而已。我的真实身份是国家安全部五局派驻在加拿大的情报站站长。自胡牟案发以来,我密切地关注着动向。这其中的原委一会就见分晓。

昨天,我通过特殊渠道约见了胡父。我们在 stanley park 见面了。大树参天,鸟语花香,虽然是秋季,可在温哥华却是一派生机勃勃。我在公园的一处僻静处找了张长椅坐定。胡父独自一人匆匆而来,人显得有点疲倦,气色还好。自我介绍之后,寒暄几句,我进入了主题。

 “胡先生有什么打算?”我问。   “争取留在加拿大等案子有眉目。”他答。我点了点头。

“胡先生是哪一年进入国安部五局的?”我问,微笑着看着他。他惊得张大了嘴。“你是。。”

“敝人是五局在加拿大的站长。”我说。 胡父一下子站起来,立正,说:“向组织问好。”

“老胡,坐,组织知道你有难处。还记得你的任务吗?”我说。

“记得,长期潜伏,收集能源情报。”他说。“没有组织作靠山,我要撑不下去了。”

“组织都知道,可华尔街闹事了,美国要内战了,世界要大乱了,我们的任务很重啊。”我说。

“愿意听组织安排。”他说。

“老胡啊,组织决定让你回国。”我说。

“啊?可我不能走哇!”他露出难色。

“你已经暴露了!”我说。

“怎。。怎么可能?”他说。“我一向小心。。” “暴露”两个字意味着什么,在这行人人都知道,重则灭门,轻则退休。

“牟父也是我们的人。他担心你向他报复,投敌了。他向加拿大情报局 CSIS (Canadian Security Intelligence Service) 告发了你。他叛变了。”我说。

“啊?”胡的头上渗出了汗。“这个混蛋!我恨不能手刃了他!”他气急败坏地说。

“好!组织决定让你执行这个任务,除掉这个叛徒。”我趁热打铁地说。“我们的人已经约他出来,明天中午十二点, metro town 的广东海鲜酒家,家仇国恨,在此一举!”

“坚决完成任务!”他跃跃欲试。

我打开皮包,拿出一个塑料袋,递给他。他打开一看,“.22?” 他问。

我点点头。“还记得怎么用吗?”

“记得,我当年可是百发百中的神枪手。”他自豪地说。

”嗯,记住,明天你到了那里,不要说话,上前就开枪,剩下的事我们的人会处理。你被警方控制住,我们就便于交涉,把你引渡回国,加拿大情报局就奈何你不得。”我说。“你还有什么要求吗?”

“我那两个孙儿。。”他犹豫了。

“别担心,组织会照顾这两个孩子。”我说,有意把“照顾”两个字拖长。

他明白了我话中的意思。完不成任务,这两个孩子。。

“程君,你可一定要帮我呀。”他突然嚎啕起来,抓住了我的手。

我像触电一样,甩开他的手。我最不能容忍示弱的人,那是懦夫的表现。我凛然道:“老胡!组织有说话不算的时候吗?”

“是,是”他恢复了理智。“牟钟鸣害死了我女儿,我咽不下这口气。。”

“老胡,放心,他不会活到开庭那一天。”我宽慰他。

“你是说。。”他看着我。

我一笑:“中国的监狱里有N 种死法,加拿大的监狱里就有 N + 1 种死法。”

他的眉头舒展了一些。“谢谢组织,我完全放心了。”

寒暄几句之后,我们分手了。

这个可怜人。我边走边想。他根本就没有暴露。但他过于张扬,早晚要破坏掉我们的情报网,包括在教会里的线人。所以必须把他弄回国。明天他一出手掏枪,我们的人就会一拥而上,把他拿下,交给警方。押送回国后,他的职业生涯就结束了。

而牟怀川,才真正是我们安插到加拿大情报局的双重间谍,所谓鼹鼠。为取得加拿大的信任,配合他的假投敌,我们不得不上演这出苦肉计。

我很同情他,他被仇恨所驱使,没了女儿,又要完成组织的任务,唉!谁要他入这行呢?

分享博文至:

    16 条评论

  1. 1
    梦工作室 - 2011年10月19日 20:13

    超强的驾驭语言的能力!

    LZ: 你一夸我,我就脸红。哪天我跟你学学汉语文化。

  2. 2
    老七 - 2011年10月19日 20:17

    这个强,比好莱坞大片好看,等下文。

    LZ: 看来你理解我了。

  3. 3
    嘴边的饭粒 - 2011年10月19日 20:49

    love it.

    LZ: 你没说 love 哪。

  4. 4
    霸天剑 - 2011年10月19日 21:22

    带点科幻色彩就更好了

    LZ: 那得在枪上作文章。

  5. 5
    蒙茶茶的午夜茶 - 2011年10月19日 22:10

    佩服!

    LZ: 你明白我就好。

  6. 6
    打倒疯言疯语 - 2011年10月20日 11:32

    这个博文一点意思都没有,不像是疯言疯语先生写的。可能是他家的猫写的!

    LZ: 展开一下想象的翅膀,就有意思了。

  7. 7
    梦工作室 - 2011年10月20日 20:11

    超强的驾驭语言的能力!

    LZ: 你一夸我,我就脸红。哪天我跟你学学汉语文化。

    我和季羡林一样在研究各种死的、半死的语,也和季羡林一样绝不是什么汉语文化的国学大师。 所以你一说跟我学学汉语文化,我就脸红。其实你不用再学了!

    LZ: 你我一样,是孤独的旅行者。

  8. 8
    梦工作室 - 2011年10月20日 21:35

    勉从虎穴暂栖身, 说破英雄惊煞人。 一听二令三人木, 顽童遥指北邙村!

    LZ: 高,实在是高!

  9. 9
    东阳狼人 - 2011年10月21日 18:09

    哈哈,此乃无忧博客之最。笑死我了。这不是疯言疯语,这是神言神语呀。好久没有看到这样令人大笑后再深思的文章了。

    LZ: 看来我遇到知己了。我这篇想说得是:1. 知识分子不扣帽就不老实,先戴上间谍帽,游街示众;

    2. 有些人总不拿自己当外人,跑到人家地盘上讲什么正义,可笑;

    3. 该顾大局的时候,还是要讲一点,别老盯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想要这个事绑架,分裂华人群体吗?

    4. 两家老的,都不咋地。办事不地道。两家的女人也不咋地,躲在后面让男人出面。

  10. 10
    Luly - 2012年5月26日 15:05

    Home run! Great slugging with that anwesr!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