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周五清晨,9点左右,坐在公司的餐厅用早餐。透过两面全玻璃大窗,远处的阳光微微露面,一层薄雾恰当好处的遮掩着诺影诺现的晨光,刹眼望去,朦朦胧胧,一片迷离。

可,这毕竟是城市,电线杆,车辆,房子,红绿灯,交错横行。呆望许久,突然有点向往草原。加拿大虽绿意满诚,但却没有草原的开阔与一望无际。当然,人总是这山望着那山高。不是不知足,只是怀念。

 巴音布鲁克,一个让人难忘的地方……

你要问我在新疆,什么地方你还想再去?答案:巴音布鲁克。什么地方令你回味难忘? 答案:巴音布鲁克。什么地方令你魂牵梦绕? 答案: 还是巴音布鲁克。

因为那里有一望无际的大草原,那里有美丽的天鹅湖,那里有最绚烂的日落,那里又可以让你扬鞭驰骋跨上骏马,飞奔在这如诗如画的草原上……

这是我见到过的最漂亮的草原的,最宽阔的草原,最诗情画意的草原,最有意境的草原…… 即使别处已人声鼎沸般的嘈杂热闹,巴音布鲁克草原上的所有一切,静谧依然。而这种缓慢的草原生活对远道而来的游人饱含新鲜感外,对于草原上的哈萨克人,日子似乎永远的波澜不惊。

帮我牵马的是位蒙古族的小伙子,很小,望不到边际的草原上,视线里,看到的只有此一家毡房,或许是习惯了静寂的生活,小家伙总是羞涩含言,欲言欲至。 聊起他们家, 聊起外面的世界,小巴郎子很是开心。

如茵的草原上, 跨上骏马,一股巾帼不让须眉的豪情蔓延体内,牵着马绳,轻拍马脸,激动的告诉身下之马:

“往这走,往这边,错了错了, 是往这边,这边呢。”

无奈,马儿不领会,一眼的盲目,小走一段后,才感悟,是他背上这个临时的主人没领会,而不是马儿没领会。而这短暂的磨合,也使我们有了难言的默契,踏着青草,越过沼泽,一个一个的寻找那悠然的天鹅。

天高云低,牛羊闲情,阳光在云层里,忽明忽暗,映的远山朦胧的脊梁层林有序。沉湎如此的景色,想起内蒙古的长调,想起布仁巴雅尔的草原歌声。那种舒缓而又悠远的声音,抑或思绪,或许也只有在如此的草原上才能领略到其真正不可抗拒的魅力。于是,又一次,耳朵爱上了这种音乐的感觉。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地现牛羊的景色,莫过也就如此了。

白云低垂,天蓝如洗,感觉离天很近,伸手可触摸到云,眼前芳草碧连天

夕阳西下,暮色把每个生灵的影子拉的长之又长,一片金黄,草原以特有的宁静显示出自己博大的胸怀,此刻,大家都有做巴音布鲁克草原上的牧民的愿望……

寻寻觅觅中的天鹅

欣赏天鹅,赞美天鹅,神话天鹅,除了一身的纯洁雪白外,或许是因为他们之间那份忠贞了。寻觅途中,也只能远远的望着,离视线很远的地方,他们泰然处之,闲庭信步,没有成群成群的,而总是双双对对,异样的宁静。

看到九曲十八弯的那刻,有种久违的感觉, 想起诺尔盖草原上的黄河九曲第一弯,印象中夕阳照映下那犹如丝绸般的流水,登上高处眺望第一湾时的惊讶,以及在狂风暴雨的冰雹中大步大步往车里赶的激动……, 而所有的这一切,今天,在落日的余辉中,看到完美。

我在心中默道:这里的日落不寂寞。

登上高处,阳光依然强烈

落日接近地平线, 也是最绚烂的时刻,弯曲的水面,同时映射这圆日

太阳开始往下沉,往下沉……

直到消失在地平线下

暮色过后,半个月亮爬上来,山顶冷风袭袭,收起相机才发现,双手已冻的麻木不仁,只是,心里很暖和。就在那天夜里,那十八弯的日落的辉煌,绚烂,再次出现在梦中……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