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上个星期以来我们村非常热闹,起因是一位地产及贷款双料经纪要把我们小区的小学旁的一憧小房加盖成一个有11个房间8个卫生间的大房子。上星期二,我们家收到政府听证通知(PublicHearing Notice)。这是一个关于Minor Variance/Permission 的听证通知。

也许大家没听说过什么是Minor Variance. 先在此普及一下。市政府在Zoning By-Law中对每一块宅基地上能盖什么样的的房子都有定义。如果要稍加改变,如比规定盖高一米,就要申请Minor Variance。

在政府的通知信上,它例出了该申请中所有违反Zoning By-Law的Minor Variances, 一共有7条, 每一条看似都是Minor,加起来就可能不是。最近手头也有几个 consent 和 minor variances 的申请cases,对市政府的流程还是比较熟习。上市政网站一查,在该申请所附带的图纸中,标明该楼将建有11间卧室,8个卫生间,5个出口,其中两个是地下室出口。在Zoning By-Law中并无规定一栋楼可以有几个房间,几个卫生间,所以这些都不在Minor Variances的7条中。 我的亲娘,不怕不会干,就怕想不到啊。我们这个小区,一般独立屋只有三四个卧室,咱家去年申请加盖了一部分,也就多了一个书房,一个家庭厅。当时想都不敢想,早知道也加上它十间八间,开成旅馆得了。这里只是开开玩笑,真要在我们社区提出来,不被邻居们 唾沫星子喷死才怪了。

一栋楼要有11个卧室,这不是要盖个超级出租屋(rooming house)吗?要在本社区中盖rooming house,这可不是一件小事啊!做为一个村中良民,有义务立刻通知村民们。村里穷,没有大钟可敲,好在咱村有微信群,于是就在村中的微信群把所了解的信息广而告知了一番,提醒大家回家时,勿必查看信箱。村中的村民们大多数也都是向我一样的大叔大妈级人物,没有孩子在该屋旁的小学上课。如果你想按中国人自扫门前雪的想法来思量我们村的村民们,那么你就大错特错了。村里的华裔可是个个侠肝义胆,不管住的离该屋是远是近,一片反对。怎么能允许在培养我们社区花朵的小学的出口边上,摆上一个有十一间房,可以住上十几二十人的rooming house呢?

光有反对,没有行动是不行的。在村长村委的领导下,集思广益并分工合作,首先走街窜巷,让左邻右舍都意识到有该申请的听证会,认识到它将对我们村村貌及未来严重的危害性,一定要发出自己的反对声。我们的村委们在百忙中,分别联系了学校的校长,幼儿园园长,本区市议员,本区区委(全称 Hillcrest Community Association。住了十几年,还不知有个区委在)等一切可以动员和团结的力量,真真切切要给他/她们点赞无数。到听证会开会之前,我们村已发出了41封反对信,以及二封由四、五十联署签名的请愿书。村里也就两百多户,短短的十天,去掉一个狂风暴雪的周末,我们收集到了村中近一半人的反对意见,其中还包括市议员David Shiner 的反对信。我家隔壁的八十多岁的老爷爷还亲笔手写了一封反对信真为咱们村骄傲。

今天,也就是4月19日日上午9点半举行的听证会。听证会共要审理38个cases,我们的case摆在第六。在听证会一开始时,委员会先要了解一下各个case的反对情况。前面的cases最多只来一两反对者,轮叫到我们的case,我们十几个到场村民一起举手,全场看了都笑了。于是我们这些反对者和申请者被安排到单独一间,先进行闭门会谈协商。我们区市议员David Shiner,因有事不能来,派他的助理,帅哥Corey参加。

这位申请者首先大打悲情牌,说是单身母亲,带两个孩子,说改建的目的是要为社区服务,建成一个可负担的起房子,可供两个多子女的家庭居住。伟光正的理由实在牵强,这明显是要建一个rooming house,用来出租的挣money的,理由还冠冕堂皇。在北美,对任何冠冕堂皇的理由,只能摆事实讲道理的来反驳。这正好发挥咱理工男逻辑好的特长。
“Excues me, you just mentioned you would build an affordable house for the family with many children, yes or no”
“ yes”
“So I think you are not going to move in after it is finished as you just have two children,no need for 11 bedrooms?”
“Yes”
“That means you will sell this house. And I have the concerns how you are assure the purchaser of the house could be a family with many children, and how you are assure that the next home owner won’t use this house as a rooming house?”
“ I have two children, I was raised in a family with 10 children…” 又开始转移话题,讲自己的辈惨的故事。
”Sorry to hear your story, but it is irrelevant to this case. You will sell this house and could leave a rooming house in this community…” Corey帅哥也忍不住插话了…

古有诸葛亮舌战群儒,今天一个双料经纪要大战十来个大叔大妈。不过站不住脚的理由,还是站不住脚,大叔大妈的眼睛可是亮亮的。两个多小时辩论,没有一个人能接受了她的说辞。最后问她是战还是撤时,她还是明智地选择自动撤退,不再上听证会。

闭门会议胜利结束,村民们有了机会聊聊天。不好意思,在这住了十几年,村里活动不多,好几个村民还彼此不熟悉。看来下回咱得把广场舞也引进来,大家一起跳起来乐乐啊!


本区市议院David Shiner 反对信

隔壁八十多岁老爷爷的亲笔书信

了解更多信息,可到我的网站 http://www.cj-caninvest.com/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