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字体 -

white hair

罪孽一:地主。其实当今中国很多人都是黄世仁,因为很多人拥有物业,因此他们通过物业有一部分土地的权益。即使不是黄世仁的,也在梦想成为他。今天中国社会的标准是“不是黄世仁就不嫁”。

黄世仁的另外一罪孽就是强逼租金,这就是我今天要讲的。我的“杨白劳”是一位来自尼日利亚不到三十岁的黑人女孩儿,她是加拿大永久居民并在律师楼就业。

罪孽二:逼租。追讨租金的流程与舞剧中应该大体相似。在多次电邮短讯书面追讨无果后,我发出了终结租赁的通知书,并向法庭申请聆讯。最后法庭在缺席审判的情况下发出了驱逐令。

上周四,两位荷枪实弹的警长上午十一点来到了物业。女租客要求洗澡被拒绝,仅仅同意她刷牙。我作为业主代表在场,但一言不发。当她哭诉“就几个月租金就把我赶到了马路上”时,警长说业主也需要交按揭的!对呀,我们也是受害者。相信当年黄世仁没有按揭,但也有可能向亲友借了钱的。

法庭令规定,租客必须在七十二小时内清空。第三天她来搬东西的时候,足足搞了十多个小时。大卡车里面不乏有很多名牌奢侈品,很多东西我不会买。在欠租期间,她买了一个全新高档的床垫说(我的床垫不够舒服)昨天,我这个黄世仁和自己的老婆去了空置的单位清洁了近两小时。扔掉了十几包的垃圾。 有不少东西(甚至有全新的,未拆包装的。)实际还是可以用的,但我们嫌弃这些东西晦气。

罪孽三:试图霸佔喜儿。在我看来只有这一条是违反了当时的某一条法律吧。但怎么把它宣传成阶级仇恨呢?美国的百分之几的富裕人口交了大部分的税。还有百分之几十的贫穷人口永远不交税。

今天早饭时,我问两个儿子我是否应该追欠她所欠下的那些直接费用:租金,堂费,执行费和损坏的玻璃窗。他们不作答,可能是不喜欢我这个黄世仁爸爸。本想提醒他们早饭里面就有黄世仁收的租金,后来想想算了。
我可以向高等法院属下的小额索赔法庭申请。届时她又缺席审判的话,她的信贷级别会被毁坏。日后的执行,我可以向法庭申请到她现在或者未来的雇主那里按百分比从她的工资扣除。

我的朋友,如果你是我的话,会按以上最后一段这样做吗?

最后,无论我这个黄世仁是否最后追讨那个“杨白劳”,都不希望看到白毛女又成了当今中国的八个或者十六个样板戏。

分享博文至:
归类于: 房产 (全局), 民主法制, 天生地产, 中国特色 | RSS 2.0 |

6 条评论

  1. 2015年12月2日 22:19horse dragoon

    做的好!

  2. 2015年12月3日 23:45ufo2003

    赖账的就该让他们接受教训,,这是个契约的社会,大家都违约,就混乱了。

  3. 2015年12月4日 02:35david-davidabc

    应该追欠她所欠下的那些直接费用:租金,堂费,执行费和损坏的玻璃窗

  4. 2015年12月4日 12:28行走天下

    我们是受着同情杨白劳、憎恨黄世仁的教育长大的一代人。按照这样的教育理念,你不但不该赶她出去,还要再给她买上二斤面、扯上二尺红头绳,让她欢欢喜喜过个年。而现在中国的黄世仁们,每到年关,都是想尽办法追着杨白劳,甚至跪下来痛哭流涕地恳求他可怜自己,"你想想办法,还我一半都行"。还有的黄世仁不但没讨到欠款,还被杨白劳雇用的打手毒打和追杀。你这个北美的黄世仁真是幸运啊。

  5. 2015年12月7日 03:40本性使然

    对这样的人真的不应该心慈手软。

  6. 2015年12月14日 23:56老鼠也移民

    事件更新:谢谢大家的评论或建议!我与这位前租客有许多次的来往电邮和短信。我的立场是以下两种情况免除当事人的债务,一是永久开加拿大,二是申请个人破产。她说“两种情况都不会有,但是我没钱。”,真有点死猪不怕开水烫。我建议她推迟付款和分期付款并行,但我必须收到远期支票。我要求年底前有一个结论,到现在她还没有答复我。但是我有一份非常详细的,完整的,准确的租赁申请书 - 做业主这是非常重要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