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字体 -

国庆之日,作为加拿大人深深地感到幸运,我又回想起我如何来到这个国家。在移民这类重大的事情上,我都会用别人的脑子。素有“超人”之称的李嘉诚和两个儿子的脑子一定不错, 他们就毫不犹豫地移民加拿大。平民百姓会认为美国移民门槛高历时长,有可能办不成或者金钱精力上不值得。可是李嘉诚的儿子们不是一般的平民,他们当年也做出了和你我一样的选择。

加拿大美国可能是世界上最相像的一对“孪生姐妹”,无论政治制度和生活环境。很多美国电影都在加拿大拍摄,只需把街名和国旗更换一下就可以开机了。在老百姓眼里,加拿大没有的是“美元”,“美军”,还有“航天局”和“好莱坞”等优势。但加拿大是立国以来从未向任何国家宣战也从来没有经历政变。社会稳定包容,个族裔和睦相处,幅员辽阔,资源丰富。无论你喜欢与否,今天她很多地方已经走到世界之前列,比如同性婚姻,大麻合法化和医助自杀等等。

当年在我眼里移民加拿大优胜过美国之处主要还有:

1)没有强制兵役:因此永远不会看到自己儿子在未来可能的战争中攻打他的爷爷或我的爸爸所居住的城市;

2)没有全球纳税:那些做生意的,或上市公司打工的加国公民(如李嘉诚小儿子)作为非居民公民无需缴纳加拿大税项;

3)没有做“大哥大”:除了不用分担做“世界警察”带来的沉重经济负担,也不用担心成为恐怖主义的袭击对象。

Canada-VS-USA-1.png

以下两个小故事,令到我当年先迷恋而后抛弃那不“美”的美国,最后成了今天的加拿大人。

1984年自助游去夏威夷,在飞机上认识了一带台湾纱厂股东的导游并决定参加他们的旅游项目。在飞机抵达后第一次自助午餐时就出了问题了 ,原来是一穿西装打领带的老年台湾同胞(这个岛上太热,就没见过穿西装打领带的)中暑晕倒。我本认为是一件小事,但眼前却出现了一大群身穿制服的:有警察,保安,急救和医疗人员,我也居然成了现场翻译。当导游随救护车陪着该团友去医院时,我却被在场包括记者的人们团团围住。有慈善机构的人给我名片表示愿意支付该事故涉及的医疗费用,更多的人是关心哪位老头的情况。此时此刻,我想到在北京看到被汽车撞死躺在苏联大使馆门前好几个小时的骑自行车少女,又想到海南省公路上成千上万汽车碾过后像灯影牛肉一样行人尸体。 美国这民族对生命的如此重视,令我非常感动,并向在场的人(包括媒体在内)讲了一些动情的话。在我们午饭还没有结束,那位晕倒的台湾同胞已经回来继续用餐了。

1998年开车路过纽约水牛城,我决定在哪里酒吧里度过“欢乐时光”。刚走进去后我非常吃惊的发现,酒吧客人拥挤骚动和疯狂欢呼。我问其中的几个酒客,今天是什么节日要放烟火庆祝? 其中一个人答:“笨蛋,我们正在开战!” 原来克林顿总统因莱温斯基案困扰,周身蚂蚁地面对国会弹劾,他突然下令以巡航式导弹对在阿富汗的恐怖主义基地狂轰滥炸。我当时十分气愤,面对酒客们我高喊“房子在燃烧,人群在死亡,有哪一点值得你们庆祝的!” 我是这么与他们辨论:“如恐怖主义是苍蝇,那么你们因为我脸上有苍蝇就可以对我扇耳光了吗?” 我认为起码在坐的美国人心目中是没有主权概念的。当然我们的争论是没有结局的,最后几乎大家拳脚相对。我一生还第一次近距离,活生生地体验到“美国主义”的直接应用和民众对它的支持。由于我也不想在警察局几个小时,最后在酒吧老板的劝告下,我灰溜溜的离开了。寡不敌众的我,又在人家的地盘上,也没有想过采取什么恐怖主义行为。

听完我的故事,我想问你认为美国真的“美”吗?你当年又是如何选加拿大的。

分享博文至:

3 条评论

  1. 2016年7月1日 13:41Rhett

    美国没有强制兵役,是自愿兵役。因为福利待遇不错,不愁兵员。

  2. 2016年7月1日 15:02博主

    你讲的是今天吧,往往移民的人会考虑的更长远一点(包括看该国家的征兵历史)。你知道凡美国公民或永久居民年满18岁后的30天之内,必须向美国政府机构SSS注册吗?也就是说今天的志愿,随时改成义务(或强制)。根据战况需要,总统令随时可以将其改之。

  3. 2016年7月11日 14:20yanyan

    谢谢分享。 我想移民去往那儿得按照个人的实际情况以及当时际遇,我选择移民加拿大,当时美国和加拿大实际什么样儿都不知道,看一对移民加拿大的同事的改变,他们似乎变的安定从容,然后,就决定申请了,期间经过较长的等待期,登陆加拿大之前,对其他国家包括美国也实际了解一些,觉得每个国家都有它的特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