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字体 -

今天纽约时报在相隔不到一小时因为连续发表两篇有关中国的文章:一是互联网的自由度排名;二是放弃一胎制政策。

中国的互联网自由度排名已经降到最后一个了(全球一共六十五个国家被统计并排名,北朝鲜除外)。今年中国彻底的输给了去年还领先的伊朗,古巴和缅甸。

internet censor

据报道,在北京西郊把守森严宾馆里的党代表大会密密地通过了一项重要国策改变。这一决议也改变了千千万万的夫妻的闺房生活。据统计到今年五月,还有一百四十五万对夫妇在申请第二个胎。

我小学中学年代里有一个同学,他叫“罗永革”。他是家中排行第十三个小孩,我们都戏称他为“十三点”。但他的妈妈确实当年的“英雄母亲”,这可不是戏称的,可是政府明文颁奖的。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再过几十年也许中国会向少生小孩的父母征收特别税款,或采用像当年计划生育类似的惩罚。到时候说不定还出了一个牛寅初而不是马寅初。

这一行的变化,一定对国内的影响很大。老是要公平的我,就在想象党代表里面是否有人通风报信让他们的子女和亲属朋友提前造人。但有一点肯定的是,人们不喜欢的官二代和富二代的人口会急剧膨胀。

在国外的影响也应该是有的。有人后悔了当年的移民。也有人想借口生第二个胎政治避难申请的也泡汤了。

这项重大改变后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就是:中国多了三千万的光棍怎么办(同时也杀了三千万左右的女婴)?有浙江大学经济学教授提出一妻多夫制遭到万人炮轰,但我认为他起码为弱势群体着想了。

one child

想想这一变化也应该有很多好处,起码叔叔,姨妈,姐夫,弟妹 … 等等的中文名词可以继续生存下去了。

分享博文至:
归类于: 时政 (全局), 民主法制, 中国特色, 两岸三地 | RSS 2.0 |

发表评论